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46 身後有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046 身後有人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方成虎似乎是對拐子李的反應習以為常、又像是覺得很滿意。他搖晃了下脖子,伸手鬆開自己襯衣最上面的兩個扣子,接著大步流星的帶著我們三個往外走。

門口的張浩然臉色極為差勁,這一次他沒有敢攔住我們。方成虎率先走到門口處的時候,張浩然帶人竟然主動讓出一條路來。

經過張浩然身邊的時候,我看到他正以一種複雜的眼神望著我,說不出的怪異。

幾分鐘后,我們四個人站在了足療店的門口。方成虎自顧自的摸出煙來點上一支,僅僅用了十幾秒鐘就狠狠嘬完了這支煙。緊接著,他緩緩轉過頭看了我一眼,微笑著告訴我,早點回家,不要讓我雯姐察覺出什麼,還有今天的事兒,也一個字不許告訴雯姐。

此刻的方成虎再一次恢復了之前的樣子,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男人,說不出的斯文、紳士。壓根就跟剛剛那個滿身戾氣、傲視群雄的他沒有一丁點的關係。

我深吸了口氣,雖然我不知道洪興商會的可怕之處。但看到拐子李剛剛那面如死灰的樣子,我就知道方成虎一定不會平凡。可越是這樣的人接近雯姐,我心裡就越是害怕。

想起雯姐,我放佛渾身充滿力氣。終於,我還是鼓起勇氣問方成虎,「叔,你到底是什麼人……」

說罷話,我心跳開始加速。甚至我內心深處有一種錯覺,我害怕方成虎什麼都不說扭頭就走,如果真這樣,我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說實在的,我沒有膽子去追過去。

但,實事相反。

方成虎面無表情的開口問道,「你聽過狼來了的故事嗎?」

「聽過啊,小時候雯姐經常給我講。」雖然不知道方成虎為什麼這麼問,但我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

方成虎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裡面的狼凶不凶?第一次真正的出現就吃掉了小孩。」

我點頭,滿臉的疑惑道,「小時候覺得凶,現在覺得沒那麼可怕。」

「嗯,知道就好。」方成虎隨意的回答了一句。接著,他說如果狼真的現在出現在我面前,那我一定會怕的尿褲子。但相反,如果狼不來,那他就只是童話故事裡的狼,是個傳說,很飄渺的存在,人們心中畏懼的並不是見不到的狼,而是自己。

講完這番話,方成虎一頭鑽進他自己開來的車裡。連給我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看到他一腳油門踩下去,揚塵而去。

趙龍獃獃的望著方成虎漸漸消失的尾燈呢喃道,「男人,就應該像他這樣活著。」

這句話從這天開始,乃至於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成了趙龍的座右銘。他發誓要成為像方成虎那樣的男人。

回到趙龍的破車上,依然是二晨開車。趙龍像是從短暫的崇拜中緩過了勁兒,在車上指手畫腳一臉澎湃的給我和二晨講著關於洪興商會的傳說。

洪興商會源於什麼時候趙龍不知道。但他接觸的一些在市裡跑黑車的人們也經常說,我們省里前幾年是洪興商會的天下,據說剛開始的時候也是一幫兄弟自己白手起家,帶頭大哥的名字就叫洪興,後來慢慢發展壯大,就有了人們知道的洪興商會。

當年洪興商會最輝煌的時候,整個省里大大小小的城市都明令禁止毒的交易,如果有某位大哥偷著私自跟外省的人交易被洪興商會的人知道,下場基本是全家死絕,比古時候株連九族也不過分。

在一個黑澀會的明令禁止下,還真有過出頭鳥。唐市當時一位大哥就因為私自跟外省的交易被洪興商會的人發現,結果全家老小都被剁了手腳,甚至還有傳說後來再唐市的某個小縣城見過哪位當年叱吒風雲的大哥,下場竟然是流落街頭乞討生活。

不過,還有傳說,洪興商會的老大在自己最輝煌的那幾年,經常被人發現過馬路扶老太太,只不過真假沒人知道,最起碼,趙龍不知道。

聽完趙龍講述的洪興商會,我一時半會都沒緩過勁兒來。真的,我無法想象一個黑澀會竟然還搞什麼禁毒,確實有些讓人覺得可笑。不過結果竟然比政府的禁毒還管用,自從有過出頭鳥后,竟然沒有一個人敢繼續交易。

所以,這就是趙龍想拜方成虎為師的理由,這便是他崇拜方成虎的理由。當年如此輝煌的商會,後來卻遭到了政府的打壓,洪興商會在短短一年的時間裡土崩瓦解。

隨著洪興商會的解體,各個市、縣再一次瘋狂的冒出了大大小小的黑澀會大哥。像拐子李這樣大痞子更是不計其數,占條街就能做大哥,混的風生水起。

其實,我挺不明白為什麼政府要打壓一個聽起來不算太壞的商會。不過我覺得,可能是因為洪興商會控制力太過強大了吧。就像是幾年後的內涵段子,並沒有什麼危害社會的行為卻遭到了封殺,原因我猜測也只是因為號召力太強大、組織人數眾多吧,上面的人覺得有隱患,所以直接封殺。

這一系列的事情都與我無關,像方成虎這樣的人。如果他真是洪興商會的人,那他留在雯姐身邊肯定是有所圖的。我越想越心煩,趙龍還在不斷的吹噓洪興商會多麼的厲害,我卻依靠在座位上默默的點了支煙。

繁華的街道,熱血澎湃的趙龍,一言不發的二晨,胡思亂想的我……

突然,我被一陣手機鈴聲打亂了思路。

鈴聲響了很久,趙龍終於忍不住轉過頭來,傷口壓在了身下,他呲牙咧嘴的沖我喊道,「瘋子,傻了啊?接電話礙…」

聽到喊聲,我這才反應過來,是我的手機在響。

低下頭看了一眼,是個陌生的號碼。我胡亂的掐掉已經燙手的煙頭,順手接了電話。

「喂,誰啊?」我沙啞著嗓子問了一句。

「哎呀,是我,大海。」電話中傳出來賈志海嬉笑的聲音。我淡淡的「哦」了一聲,便沒了反應。

可能賈志海以為我沒好氣他了,他挺不好意思的在電話里說道,「那啥瘋子,見個面吧,咱哥幾個談談。」

「咱們有什麼好談的?」我吸了吸鼻子,緩過神后我這才覺出來自己渾身都難受,尤其是身上有幾處傷口還在隱隱作痛。

這時,二晨停下了車。他指了指前面的一家診所,正是賈志海帶我們來的哪家診所,接著我們三個下車,顫顫巍巍的走了進去。

我渾身疼的厲害,也沒心情跟賈志海扯閑話。我隨便說了句,「我們現在在富康診所,你要談就趕緊過來。」說罷話,我掛了電話。

其實,我是真沒什麼心思見賈志海。我尋思著簡單包紮一下就趕緊回家,方成虎的事兒在我心裡一直是個疙瘩。今天這件事他什麼都沒跟我說,但我卻覺得特別奇怪,他為什麼要救我。

我胡思亂想著。這時,趙龍跟二晨已經進了診所,我搖晃著腦袋也跟在了後面。可突然,就在我剛要推門進去的時候,忽然覺得自己身後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