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47 臟活
小說:| 作者:| 類別:

047 臟活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我老感覺著後邊有一雙眼睛在一個勁的盯著我,我走到哪,那一雙眼睛就跟到哪。所以在我伸手推門的時候,猛的回過頭向後看了去。在離我不遠的花池邊上,一道黑影唰的跑向了我對面的衚衕。

我深吸了口氣,使勁往衚衕裡面看了幾眼。這時,趙龍吊著膀子顫巍巍的走出來,斜楞著眼睛沒好氣的沖我喊道,「瘋子,你干卵呢還不進來,外頭有女的啊?」

「沒有,我覺得我被人盯梢了。」我吐了口氣,又四處看了幾眼才推開門走進了診所。趙龍還不信,覺得我是多慮了,他說方成虎都出面了,拐子李這會兒估計正後怕呢,誰有功夫出來盯著呢。

再說啦,咱三在拐子李眼裡還不算啥選手。他要想找咱們,一拿一個準,還用得著盯梢?

我豁牙乾笑道,「你就覺得方成虎吃定拐子李了?」我翻了翻白眼看著趙龍,順著走廊進了裡屋,二晨這會兒也剛剛包紮完了,都是皮外傷,養幾天就好了。

趙龍聽我提到方成虎,一張臉上再次掛滿著崇拜的神情,拳頭也使勁攥緊了小聲呢喃道,「我特么遲早得混成方成虎那樣……」

「做你的夢去吧1我翻著白眼看了眼趙龍。二晨拿著趙龍的錢包去交過了錢,回來看了我一眼,也沒理正陶醉在方成虎影子中的趙龍,直接撇撇嘴問我,「瘋子,咱走不走?」

「走!離這個傻子遠點。」我吸了吸鼻子,跟二晨故意繞著趙龍走。不帶說瞎話的,趙龍這會兒的模樣就跟個情竇初開的大姑娘似的。

我正跟二晨合起伙來埋汰趙龍呢。診所外面傳進來一陣急剎車的聲兒,接著有人急匆匆的往裡走,還挨個門推開四處瞅,找人。

我尋思著肯定是賈志海來了,就出去開了半拉門把腦袋伸出去看了眼走廊。來的是果然是賈志海,我朝他擺擺手示意,「海哥,這呢,我們在這。」

「槽,兄弟,我可找著你了。」賈志海樂顛樂顛的跑到我跟前。我拉開門讓他進去,趙龍這會兒也不陶醉了,他扭頭看見是賈志海來了,臉色唰的下就拉了下來,瞪著眼睛沒好氣的冷聲說道,「你還有臉來找我們吶?」

賈志海先是一愣,接著一臉不好意思的樣兒。還挺會來事兒的憨笑道,「兄弟,兄弟。今天這事兒是我辦的不講究,這麼著吧,現在咱就撤,我帶哥幾個吃大龍蝦去,就當是賠罪了,OK不?」

我看賈志海最後把目光落在了我身上,就跟我說話算數一樣。我還沒搭話,趙龍從邊上裹上了衣服,一點都不帶稀罕搭理賈志海的伸手推推搡搡的讓他起開,別擋道。接著,趙龍叼了根煙,豁牙冷笑道,「你有事就麻溜點說,別特么沒事兒在這瞎雞八跟我叭叭,我可沒時間跟你耗著。」

賈志海也不惱,滿嘴兄弟長兄弟短的跟我們聊,整的我確實有點不太好意思了。也就趙龍老是板著張臉,壓根就沒給賈志海一點好臉色。

到了診所外邊,賈志海從車上拿出來兩條赫門遞給我跟趙龍,說是算壓壓驚,先抽著,這煙挺不好弄的。說罷話,賈志海讓我們趕緊上車,一塊吃口大龍蝦,鮮的。

結果,趙龍還是不肯上車。他吊著膀子斜楞著眼瞪著賈志海,「你小子到底憋著什麼屁呢?有屁就快點放,別等會兒憋死你了。」瞅著這樣兒,趙龍對賈志海是一點好印象都沒有。不過也是,出事兒之前賈志海果斷的跟我們撇清關係說明他這個人比較現實,我猜測他現在這麼跟我們熱乎,也不過就是看上了方成虎的關係,估計是想順著我們這條線抱大腿。

他聰明,不過我們也不傻。趙龍死活不肯上車,就一個勁兒的逼著賈志海說事兒。

逼得也實在是沒招了,賈志海咬了咬牙,沉默了半響才漲紅著臉說,「我不是都說了,你們今天要能完整的出來,我肯定跟你們結拜,咋的啊趙龍,這你也忘了?」

「我忘你個大頭鬼1趙龍瞪著眼狠狠罵道。接著一招手,我們三個就往相反的方向走。我剛走兩步,順手從趙龍懷裡把兩條煙給拽了出來甩給了賈志海,我說,「無功不受祿,煙你拿走,有啥想說的就利索點,不說我們就真走了昂。」

可能是見我們真的翻臉不認人,賈志海沉著一張臉愣是憋了好半天才說,他手裡有點賺錢的活兒,不過他不好出面去做。想找幾個生面孔出面,賺了錢我們跟賈志海五五分。

說罷話,賈志海沉默了下伸出了手指,「一天兩千塊錢跟玩似的,怎麼樣瘋子,夠可以吧?」

說實在的,賈志海開出的條件確實讓我跟趙龍心動。尤其是我這人心窩子軟,也容易相信人,差點就跟賈志海談起來。要不是趙龍硬扯住了我,板著臉問我是不是還沒被賈志海坑夠,我肯定還得跟賈志海扯一塊去。

我跟趙龍向來是沒有為過什麼事兒紅過臉,這次也一樣,我見趙龍不樂意,也就沒強說什麼,扭頭就要走。倒是賈志海不依不饒的追了我們兩條街,趙龍連車都沒開,說是溜達溜達心裡頭得勁兒。

一路上賈志海的嘴就沒有閑著,不是說賺錢的事兒就是說賺錢的事兒,反正怎麼心動怎麼說,我都佩服他那張嘴,不去搞傳銷真是特么的屈才。

本來都走的挺快的,可趙龍突然冷不丁的停了下來。他眼珠子賊兮兮的轉悠了兩圈,站住腳撇了眼賈志海說,「我就問你一句話,是臟活不?」

一看趙龍有想法,賈志海瞬間興奮了起來。可當他聽到趙龍這句話后滿臉的笑意瞬間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隱晦。他先是「唉」的嘆了口氣,接著慢悠悠的說,「現在賺錢的活兒哪有多乾淨的,不過你們放心,我這活兒是從拐子李那偷偷挖來的,說白了就是拐子李的賺錢路子被我自己偷偷圈起來單幹了,要不我能跟你們說得出幾個生面孔么,對方廠里的人都認識我,萬一哪天我被拐子李發現了,不得扒層皮吶?」

趙龍斜楞著眼朝賈志海豁牙冷笑道,「你特么膽也是真肥,典型的要錢不要命了唄?」

我也跟著撇了賈志海兩眼,有時候我都覺得該把我的名兒讓給他,喊他瘋子得了。他乾的這事兒風險太大,萬一被拐子李知道了,扒層皮都是輕的,吃裡扒外在道上這些混混眼裡是最忌諱的事兒了。

見我們都把矛頭指向了自己,賈志海倒是挺沒所謂的苦笑了起來,「你們不懂,這事兒沒人樂意琢磨。我比你們任何人都想活著,這不是我妹妹學鋼琴了么,我想給她整一台……」

話說道最後,賈志海臉上漸漸浮現出了一抹幸福之色。

「嗨,哥們兒,醒醒吧。」我冷笑著拍打著賈志海的肩膀。賈志海回過神看了我兩眼,我伸手掏出手機舉起來示意給他看:

「剛剛你說的話我都錄音了,信不信我現在就發給拐子李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