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星落妄海尋千尺>第四章 等著,這就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等著,這就來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

「母皇,孩兒正打算返回海邊。您這時叫我有什麼事?」落韻絡站在御書房落黎的面前恭恭敬敬地說。

落黎轉過身,蒼老著的臉上儘是慈祥,她看著落韻絡說:「你自小就是個滑頭,想必已經聽說了旭爾國皇子要來嫁給你的消息才急著離開吧。」

窗外的百靈鳥不分時機地唱起歌來,引得落黎忍不住扭頭去看,落韻絡也抬頭看去。

「朕記得青嵐很喜歡這種鳥。韻絡啊,朕當時能一眼看上你父君,就是因為看見他在和他養的一大群百靈鳥唱歌。朕當時就在想這世間怎麼會有這樣神奇的男子。」落黎笑得很溫柔,「你這父君也是個有脾氣的,不肯來宮裡選秀,朕沒辦法就去學訓鳥,這才感動了他。」

「父君是個好的父親,孩兒也很想念他。」落韻絡伸手過去,那隻鳥絲毫不怕她,展開翅膀就飛到了她的手上。

「看來這鳥是韻絡你養的埃」落黎說。

「這是父君養的,與孩兒很熟悉。」

「哎,也是朕的錯。朕本允諾讓琨兒做皇后,後來三心二意愛上了青嵐。這些年琨兒雖然沒說什麼,可是朕知道他的心裡是怨朕的。朕有的選擇卻把握不好,有近日的那場大難也是活該。可是。」落黎接過了那隻鳥,然後把它放飛了。「韻絡,你不一樣,你是被逼的。」

落韻絡也是無奈地一笑:「這麼說,母皇是一定會讓孩兒娶了這旭爾國皇子了?」

落黎坐了下來,說:「對,就當是朕逼你的。如果上天有眼,也該報應在朕身上。」

落韻絡心裡一驚,一下子跪了下來,抱拳說:「母皇言重了。聽說旭流兒皇子也是個不可多得的大美人,不僅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而且知書達理。有他輔佐孩兒,孩兒,求之不得。」她這樣說著,心裡想的確是那一片大海,那裡自由自在的,是這國之牢籠比不上的。還有那樣天真爛漫的藍眼睛美人,歡快的暢遊在大海里的身影和無憂無慮的笑聲。

「只是,孩兒還有一故人要見。」落韻絡急切地說,眼神里的執著讓落黎彷彿看到了有點兒倔強的青嵐。

「若是你喜歡他,何不讓他進宮裡來,封個側君也好。」

「不,」落韻絡想也不想就拒絕了,「孩兒不會讓他入這深宮的。他天性自由,孩兒喜歡的也正是這種自由。如果他失去了這份自由,也不會是孩兒喜歡的人了。」對不起,靈笛。宮裡太危險,我不會讓你受這份苦的。你該待在大海,就像無數自由自在的大魚一樣。

「求母皇給孩兒十日的時間,到時孩兒再回來與旭流兒殿下好好相處。」

「哎,也罷,你去吧。」

落韻絡剛出了御書房,就看見了落辛玲在那裡站著,她沒有看見落韻絡的憂傷,說:「皇姐,你可交了大運了。」

「辛玲,可不要胡說。若是能讓,我定把那美麗多姿的旭流兒皇子讓給你。」落韻絡說。

落辛玲擺了擺手,臉上的笑意不減:「皇姐可不能胡說。旭流兒皇子可是點名要嫁給你。再說了,我說的大運不止這個。」

「辛玲快說,我倒能有什麼大運。」

「左司馬大人有個父君叫柳青城的,皇姐可記得?」

「當然記得。何水揚大人不僅讓被趕出家門的柳青城做了正夫,還收留了他的孩子。也就是你當日就在我身邊的那個公子卓怡。」落韻絡說,「這件事轟動不小,人人都稱讚何水揚是個大善人。」

「沒錯,這次何水揚上書要讓你把卓怡納進東宮。」

「卓怡已經住進了東宮,她還要怎麼辦?」落韻絡皺起了眉頭,她壓根不喜歡那個做作的男人。

「皇姐不必生氣,你隨便給他個名分,放在東宮裡養著就好。」

「辛玲說的沒錯。」她們的談話被落黎聽了去。

「母皇安好。」

「母皇怎麼出來了。」

「你們談話的聲音這麼大,朕又不是聾子,自然聽得見。」落黎說。「你妹妹說的對,何水揚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太聽她夫君的話。她手裡有些勢力,得好好抓著才行。」

「母皇,」這下落韻絡真的有些生氣了,「孩兒聽說何水揚還有個兒子叫何溫赫,她既然這麼想讓她的兒子進宮,就讓她把何溫赫一起送進來吧。」說完,拂袖離去。

卓怡這幾日也回家了,本來覺得陛下會給母親面子讓他坐上太女殿下正君的位置,可是現在。他跑到柳青城的房裡哭。

「父親,您不是說會讓我成為太女的正君嗎。現在,正君之位不僅有人了,就連姨夫生的那個小賤人也要與我一同被送進宮裡了。往後要怎麼活啊?」

柳青城心疼地摸著趴在他腿上的卓怡說:「我苦命的孩子,旭爾國皇子要嫁過來,連陛下都阻止不了。今後他要成為太女殿下的正君,就要遵守宮裡所有的規矩。到時父親定為你想辦法除掉他。至於何溫赫那個小蹄子,你自己想辦法就好了。」柳青城有意無意地拍了拍卓怡的肩膀,眼中的狠戾暴露無疑。

落韻絡棄了座駕,騎著馬狂奔,把一眾下人遠遠地甩在了後邊。路過的一棵樹上站著的紅衣龍人看著她心裡也是吃驚,化作風離開了。

大海這幾日一直都比較平靜,漁民打了不少的魚,臉上的笑容燦爛了不少。龍平丞坐在二樓的書房裡,處理著龍族的一些事。突然,憑空出現了一抹紅色的身影,隨後紅莘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龍平丞依舊做著自己的事,頭也不抬地問:「何事讓你如此驚慌?」

「小殿下,落韻絡她正快馬加鞭趕回來。」紅莘單膝跪地,抱拳說。

什麼?太快了。龍平丞也是吃驚,手中的毛筆在紙上暈染了都無暇顧及。

「她最快什麼時候能到?」

「今日黃昏時分。」

「黃昏,」龍平丞走來走去,想了想說,「紅莘你想辦法拖住她。」

「小殿下您要做什麼?」紅莘有些不安。

「我要帶靈笛走。」

果然,「小殿下萬萬使不得,靈笛殿下是二殿下的未婚夫,她已經不滿您與靈笛殿下在一起了。現在您要帶走他,是要逼著二殿下與您為敵。」

「紅莘,」龍平丞臉色陰沉了很多,「你一直都想讓我搶奪儲君之位,我只要娶了靈笛,這位置自然就是我的了。」

「可是,殿下,靈笛殿下已經被許配給了二殿下,您現在這樣做,只會讓龍皇陛下厭惡。更何況,靈笛殿下根本不喜歡您。」

「夠了。」龍平丞像是被踩住了貓尾巴,翻身一揮手把紅莘打到在地上。「你是我的貼身侍衛,只需要聽我的命令即可。若你再多說一句,我就親手打死你。」龍平丞說完,轉身離開了。

紅莘趴在地上,雖然心裡極不願意,但是礙於這壓力,她也只能去了。

落韻絡在一片樹林里聽了下來,她回頭摸了摸自己的紅馬說:「從來沒讓你這麼累過,辛苦了。我們歇歇再走吧。」

「希望你還走得了。」突然空中悠悠地傳來這樣的聲音。不一會兒,樹林里瀰漫著大霧,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落韻絡握緊了劍,心中警鈴大作。

四周慢慢出現了好多猛獸,紅馬一聲嘶吼,想要掙脫韁繩逃命。落韻絡把紅馬放在身後,拔出了劍沖了上去。

豺狼虎豹什麼都有,落韻絡只管揮劍砍著,不一會兒,就濺了一身的血。猛獸好像害怕了她一個個開始後退,慢慢消失在了大霧裡。地上數不清的屍體血跡也消失了,就連身上的血也沒有了。慢慢的,大霧也消失了。

落韻絡皺起了眉頭,看著身邊來來往往的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她的人,有些迷惑了:難道剛剛是場夢嗎?如果真的是假的,她這一頓亂舞劍也算是笑話了。

她舒了一口氣,轉身望向她的紅馬,紅馬依舊很害怕。

「好了,你剛剛也做夢了是不是?」剛說完,紅馬的蹄子不停地在地上點著。這下子,落韻絡也知道自己沒有做夢了,因為紅馬的眼睛里一個人的倒影都沒有。

她握著劍沖向了那些說說笑笑的人,一陣狂殺,一時間哭喊聲不絕。慢慢地,所有的人都消失了,包括屍體血跡,大霧也慢慢回來了。

「出來吧。也讓我看看是哪路的妖邪之物。」

「太女殿下果然很聰明。」說著,大霧裡走出了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年輕女子,她有著人的模樣。「在下紅莘。奉了我家主人的命令在此攔截你。」

落韻絡笑了笑說:「可是我看閣下並不想與我為敵。」

「你說的不錯。」紅莘和善地笑了笑,「韻絡殿下是個理智聰明的人,是在下一直在等的友人。」

「你,想與我做朋友?」落韻絡有些不解地看著她,似乎想要看穿她的心思。

「是,我家主人若是能像你這樣理智,或許早就能闖出一番天地了。」

「不知你家主人是誰?」

「殿下也休問,紅莘雖覺你與我可交心,但是我家主人畢竟是主人,在下不能透漏她的半點消息。」

「可是她讓你在此攔截我,可是你卻與我聊天。她要是知道了,你不會受罰嗎?」落韻絡說。

「哈哈哈。」紅莘笑了,「難道殿下不覺得聊天也是在拖延時間嗎?」

什麼?老狐狸。落韻絡拔劍沖了過去,與她纏鬥在了一起。紅莘紅袖拂過,就把她定在了原地。

「你們想對靈笛做什麼?」

「殿下先不要動氣,現在還在午時,靈笛殿下還在。」

殿下?「你說什麼?靈笛是皇子。」

「其實,你這麼聰明,應該看出靈笛殿下不同了吧。」

是啊,雖然他不說,但是落韻絡的直覺告訴她海靈笛不是人,而且沒辦法離開大海。可是就算這樣又如何,她喜歡的只是他而已。

「不論靈笛是什麼,都無所謂了。」落韻絡有些落寞地說,「我都要大婚了。」

「你說的是旭爾國的那樁婚事吧。」紅莘想了想說,「我是真的想交你這個朋友。今日我可以告訴你,這些事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有人想借旭流兒纏住你。」

「為什麼?」落韻絡很不解。

紅莘解開了對她的禁錮,說:「落韻絡,如果我說今日你所遭遇的一切都源於海靈笛,你還會去見他嗎?」

「靈笛是個好人,我相信他也是被逼的。」

「如此甚好。我這就送你去見他。」說完,紅莘帶著落韻絡化作風走了。

「我的紅馬1落韻絡轉頭看了一眼也正對著她嘶吼著的紅馬說。

「真是沒辦法。」紅莘回來把馬也帶上了。哎,這輩子用法術送一匹馬還是頭一次。她堂堂龍四殿下的貼身侍衛居然會有這麼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