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六章 天影紅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天影紅日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自從海靈笛離開后,落韻絡暫時住在海邊的別墅里,天天站在觀海郎上眺望著大海等著海靈笛,然而他卻再也沒有回來過。

「殿下,該啟程回千順了。旭流兒殿下很快就要到了。」書棋恭恭敬敬地說,「小人已經讓藍田侍衛準備好了。」

落韻絡沒有說話,揚起了她的頭閉著眼睛感受著夾雜著鹹鹹的海的味道的微風。大海上邊的天空和城市的不一樣,總像是洗過了一般清凈,朵朵白雲悠閑得很。她睜開眼睛看著大片大片的雲說:「書棋,明天大概又會下雨吧。」

書棋也抬頭看了看,順勢把手上拿著的披肩搭在了落韻絡的身上,說:「小人可不懂這些,不過這麼多的雲彩,大概是要下雨吧。」

「你是個好男子。」落韻絡回頭看了看文靜的書棋說,「和剛到我身邊的時候不一樣,你那樣冷漠,弄得我還以為你是個姦細呢。」說著,自顧自地笑了笑,卻沒有看見書棋的手在寬大的袖子里握得緊緊的。

「殿下您也變了,以前您總是那麼犀利,現在溫柔多了。大概是因為您要等得的那位故人吧。」

故人。書棋剛說完,落韻絡又沉默了,她依舊眺望著遠方,然而只有幾條大魚在海面上歡快地跳著。

「我們走吧,他不會回來了。」落韻絡的披肩滑落在地,她也沒有理會,轉身走了。書棋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披肩,也離開了。

龍意涵經常來看海靈笛,可是海靈笛待她就像對客人一般,生分得很。

這一日,她像往常一樣去海靈笛的宮裡看他,卻被阿左阿右攔在了門外。

「龍二殿下,我家主子休息了。您改日再來吧。」

「他往日這個時間是不會休息的,今日可是哪裡不舒服嗎?」龍意涵的眼睛眯了起來。擔心是假,怕他跑去找落韻絡才是真。

「這……」阿左看著阿右擠眉弄眼,讓她趕緊救常

阿右趕緊接著說:「您說得沒錯,主子是病了。」說著,趕緊揮手讓阿左跑回去通知海靈笛。

阿左也明白了她的意思,說:「殿下,我家主子燒顧,屬下就先去了。」還不等龍意涵同意阿左就溜了。

「我去看看。」龍意涵把阿右推到一邊,就要進去。

「小祖宗啊別打扮了,」阿左急急忙忙跑進來,「您那未婚妻就要進來了,快躺穿上裝病去。」

「什麼?」海靈笛趕緊跳上床去,用被子把自己遮得嚴嚴實實的,閉上眼睛就開始呻吟,「哎呦,哎呦……」

龍意涵進來看著海靈笛還在,鬆了一口氣:「你們兩個好好照顧他,本殿下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阿左阿右看著龍意涵離開的身影,心裡都清楚。

「阿右,我們殿下嫁給這樣一個連問候都沒有的人會幸福嗎?」

阿右搖了搖頭,低聲說:「以前她對我們殿下還挺好的。不過現在,殿下和她的婚事已定,她也就沒必要裝了,每天來看殿下,也只是確定殿下還在而已。」

「如此說來,嫁給她還不如嫁給龍四殿下龍平丞呢。她至少對殿下是真心的。」阿左的眸子里閃著些悲痛。

「你們兩個說什麼呢?」海靈笛悄悄地來到她們的身後可嚇了她們一跳。

「殿下,您這樣是很容易嚇死人的。」阿右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臟說。

「好阿左,好阿右。我要出去玩會兒,晚上就回來。」海靈笛掐媚地笑著說。

「這個怕是不行吧。」阿左為難了。

「當然行了,」阿右攔住了阿左的話,「阿左,殿下都說了會回來的嘛,你還瞎擔心個什麼勁。」阿左有些迷惑地看著阿右,很想知道她想做些什麼。

「那我走了。」海靈笛生怕她們會反悔,一溜煙就跑了。

「殿下,您慢點兒。」阿左回過頭有些不滿地對阿右說:「你想幹什麼?殿下是不能出去的,你忘了那個凡人了嗎?」

「你先不要急。我已經派人打聽過了,那個凡人離開了。我也派人跟著殿下了,他丟不了。」阿右說,「阿左,我早就知道你喜歡殿下了。」

阿左驚呆了:「你,你別瞎說。」

「我是不是瞎說,你心裡清楚。你心裡更需要清楚的還有一條,就是你只是個侍衛,你配不上高貴美麗的殿下。」

「我心裡明白,不需要你來提醒。」阿左狠狠地說。

「殿下有關那個凡人的記憶都被小殿下消除了,這對龍二殿下是個好機會。你不想讓殿下嫁給那樣一個人,我又何嘗願意。」

「那可是龍皇與海王定下的婚事,我們又能如何?」

「我讓殿下離開,就是想就我們兩個人來想辦法。不如我們去找小殿下吧,她雖是個小孩子,但是智謀連成人都比不上。她對殿下也很好,或許會幫我們。」

阿左想了想,點了點頭說:「你說的對,我們這就去吧。」

落韻絡坐在馬車裡,看著路邊一閃而過的風景,突然想起她以前想過和海靈笛就在海邊生活一輩子。

這時路邊站著一個穿著白衣服,長著一頭白髮和金色眼睛的清秀的美女正在看著她,那眼神彷彿要洞穿她。

落韻絡心裡一驚,大喊:「停車,快停車。」她下了車,把紅馬牽了過來。「你們先走,我隨後就到。」

「是。」眾人不敢違背她的命令離開了。

「閣下是誰,為何一直看著我?」落韻絡來到她的面前說。

「我認得你。」那女子說,「我在母皇的書上見過你。」

「書上?姑娘這話可真怪。」

「你很精明,卻很悲傷。」女子又說。

「你到底是誰?」落韻絡最恨別人看見她的軟弱了,有些生氣地說,「哪國的皇女?」

「你本是註定會當成為皇的,可惜,現在你的命運被打亂了,一切都成了迷。」

「你說什麼?」落韻絡皺著眉頭看著她,「你究竟是誰,人神還是魔?」

「天影婕,天族人。也就是你們凡人口中的天神。」

「天神。」落韻絡退後了一步,「為何來找我?」

「你的身上有龍族人的氣味。」

「大概是前段時間那個頭上長角的傢伙的味道吧。」

「兩頭龍的味道。」天影婕說。

「兩頭?可我就見過這一頭龍。」

「無妨,我在追查衝天水柱的途中嗅到了你這裡保留的味道,如此看來,你並不知道。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了。」

「等等。你打擾了我這麼長時間不該給我點賠償嗎?」

「按理說,是你自己要下來的,與我沒有關係。」

「你自己都說了,我身上的味道是你追查的,那麼你必定會打擾我。就算不在這裡,下一站你也會來的。」

「你說的沒錯。」天影婕輕聲笑了笑說,「你想要什麼?」

「聽說天神是天地間最博學的人了,我沒有什麼過分的事要你做,只想問一個問題。」

「你說。」

「愛是什麼?」

這一問把天影婕也難住了:「天書里什麼都記載了,唯獨漏了對愛的解釋。不過舅母曾經說過愛其實是一種責任,比如夫妻之間相許一生,親人之間血濃於水,朋友之間相識相知這些東西的維持都需要責任。」

「我愛上了一個美麗的男子,這能說是愛嗎?」落韻絡有些落寞。

「你們之間並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也就沒有責任一說,算不得愛,也就是喜歡得緊吧。」天影婕的一席話讓落韻絡無從反駁。

「多謝解答,你說的沒錯。不過情深意重罷了,哪裡比得上親人之間不得不付出的責任。在下告辭了。」落韻絡牽著她的紅馬一步一步地走著。

天影婕看著她離去的背影,也化作一陣清風離開了。落韻絡,今日天書上顯示你我既然有了緣分。希望再見你我能成為朋友。

時間過得很快,一眨眼就傍晚了。今天的太陽是紅色的,艷麗明媚得很。落韻絡走在餘暉下,孤獨落寞,就像是已近暮年的老人一般。她停下了腳步,抬頭看著那輪紅日,想著大海在這樣的陽光下的樣子一定紅光閃閃,大魚依舊跳躍著,或許他也在某一處愉快地玩耍吧。

她想到了他歡快的笑聲和美麗的身影,心裡安慰了很多。她這一生是離不開宮裡的爭鬥了,若是他能這樣快快樂樂地生活一輩子,也算了了她的一份心愿。

海靈笛,我把自己的小小願望寄托在了你的身上,還希望你能好好保管,也不負我們相識一常落韻絡長舒一口氣,恢復了以往的神采,騎上她的紅馬,在美麗的黃昏紅日里奔向遠方。

海靈笛偷偷地跑到了海面上,和大魚玩耍著,突然發現遠處有一座別墅。他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得開心,悄悄地潛進了海底,慢慢地趴在一大片木板底下。

「小不點兒含諾說了,這一片有壞人,上次我就被暗算失憶了。這次一定是誰敢害本殿下。」他偷偷地把頭露出了海面,才發現這別墅里居然沒人。

「太可恨了,傷了本殿下居然還敢卷著鋪蓋卷跑了。」他很生氣地坐在上邊隨手一拍,居然不疼,還塞回頭一看才看見了那件很華麗的披肩。

他把它放在鼻子上聞了聞,很奇怪的是,海靈笛居然會覺得這衣服上的味道讓人很安心。他的淚水情不自禁地落了下來,根本停不下來。

「我這是怎麼了?是誰暗算本殿下,快出來。」然而沒有人理他。

天漸漸黑了,他想起來答應了阿左阿右要回去的,就吐了個泡泡把害他落淚難受的披肩帶著走了:「不能讓上邊的味道消失了,本殿下一定要查清楚這上邊放了什麼葯,為什麼會讓人難過,還會讓人哭。等本殿下找到害我的人一定點他的笑穴,讓他笑死。」

天空變得很黑了,不一會兒就下起了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