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一章 回宮瑣事一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回宮瑣事一二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落韻絡快馬加鞭趕回了落紫國都城千順,竟然比她的屬下還回去得早。落黎看著獨自一人回來的落韻絡也是一臉無奈了。

「你又是一個人回來,路上要是遇到了危險可讓誰保護你?」落黎很是不悅地埋怨她。

「母皇,如果有壞人是孩兒都對付不了的,我手下那些個人也只是去送死,實在沒必要。」落韻絡滿面春光地說,臉上的表情很是輕鬆。神都見過,龍也見過,人魚更是見過。現在依舊還站在這裡,說明她的命真大,沒人會真的傷害她,更別提殺了她。

落黎把所有人都打發下去了:「你們都走吧,朕要與太女拉拉家常。」

「是,太女殿下您這邊坐。」落黎身邊的小宮女倒是很識趣,隨後都退下了。

落辛玲剛從劉琨那裡出來就看見御書房裡的下人都退了出來,甚是奇怪。

「靜兒。」她喊住了落黎身邊那個很懂事的小宮女說,「你這小丫頭這個時辰不去御書房伺候母皇,竟敢還在這裡瞎逛。」

這話沒有責怪的意思,倒多了幾分打鬧的意味。

「二殿下安好。」靜兒微笑著行了禮,「您說這話靜兒可擔當不起,若不是太女殿下剛回來,陛下她老人家想和大殿下拉拉家常,哪裡會有我們這些人偷懶的好時辰。」

「皇姐回來了?」落辛玲有些激動,「你莫不是哄騙我?皇姐若是回來,如何不見她的車駕隨從?」

「靜兒哪裡敢騙您,此刻大殿下就在我們陛下的御書房裡。」

「如此說來,本殿下要去見見她。靜兒,你們這些人也去偷偷閑吧。」

「是。」眾人拜別了落辛玲后,她也急急忙忙整理了一下儀容,就連走帶跑地向御書房走去。

「母皇,可是有要緊話要說與孩兒聽?」落韻絡看著所有人都退了出去說。

「也沒什麼大事。朕深知辜負深愛之人的痛苦,所以想了又想,還是覺得你和旭流兒的婚事由你自己決定吧。」落黎說,「我已與旭爾國那老東西說明白了,讓她兒子在我們這裡住上個一年,若是你對他有了喜愛之情,娶了就好。」

「這樣不會讓旭陽覺得難堪嗎?」

「不會,以朕對她的了解,那老婆子根本不想讓她兒子嫁過來的,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想起一出是一出。」落黎皺著眉頭說。

「雖說如此,但孩兒已經想明白了。母皇,還請恩准旭流兒入住我東宮,待我與他熟悉之後,就立他為正君。」

「此外還有一事,前些時候,何水揚把她小兒子送進宮了。」

落韻絡的眼神變得深邃了不少:「看來,何水揚很急埃但是母皇為何會答應她?」

「朕也是念在她對兒子的一片真情的份上。她說那個卓怡要殺了她小兒子,她沒辦法只能把小兒子提前送進來了,還說希望你能好好保護他。」落黎說,「朕見過那個孩子了,是個好男子,比那個妖艷的卓怡好多了。」

「既然她都知道柳青城和卓怡如此狠毒,為何不把她們趕出去?」

「因為我們的左司馬大人現在根本就是一個空架子。」落辛玲推開了御書房的門說,「母皇安好,皇姐安好。」

「誰讓你進來的。」落黎皺著眉對著落辛玲大喊了一聲,嚇得她立馬跪倒在地。

「孩,孩兒聽說皇姐回來了,一時心裡高興,就打擾了您與皇姐的談話。」落辛玲趴在地上戰戰兢兢地說。

「高興?朕看你巴不得韻絡死了,你來坐上這太女之位才好。」落黎拂袖說。

「母皇,我敬您,還望您不要以叵測之心懷疑我。」落辛玲的眼睛瞪得圓圓的,不知道是氣的還是害怕,她的身體不停地顫抖著。

「叵測之心,你的意思,朕是個小人了?」

「兒臣不敢。」落辛玲意識到說錯了,一下子把腦袋磕在了地上。

「母皇。」落韻絡也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辛玲自小與孩兒一起長大,她心思單純,滿腔的熱血都是為了母皇,還望母皇不要這樣對她。」

「算了,今日韻絡回來是大喜之事,既然她為你求情,朕就放過你。你可記好了,以後進來前要先通報。」

「孩兒謹記。」落辛玲抬起了頭謝恩,「謝母皇寬恕,謝皇姐求情。」她面無表情,但是落韻絡還是能感覺得到她的心很痛苦。

「你先下去吧。」

「是。」落辛玲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摸了摸一轉身不小心落下來的淚水。

「母皇,您這是做什麼?辛玲她沒做錯什麼埃」

「你還不知道吧,你離開的這些日子,朕偷偷地查了前些時候朕重病的原因。」說著,她就拿出了一個小盒子,「朕真是沒想到,朕一直愧對著的劉琨竟然會使用蠱毒。」

什麼?蠱毒。落韻絡也是吃驚:「可是,這些事與辛玲並沒有關係埃」

「劉琨是她親身父親,她為了維護他,知情不報,置朕於生死之地。朕豈能容她?況且還不知道她有沒有參與這些事,若是她也參與了,那她的目標就是你的太女之位。」落黎站起來說,「只怕青嵐的死也與他們脫不了干係。」

父君。落韻絡突然想起她剛從海邊回來的時候辛玲用趙君孩子的事搪塞她的事,也覺得一陣后怕。但是,她救了母皇,還不顧劉琨的反對把她從海邊救了回來,這就說明她並不與劉琨夥同,至少現在還是可信的。

「母皇,孩兒還是相信她。因為正是她,孩兒才能回來救您,就連那救命的藥丸都是她做好的。」

「若是她一直都有藥丸,等你回來才拿出來以掩飾自己的罪行呢?」

「藥丸是她提前做好的,孩兒也聽御醫說了,這是天山雪蓮所制。至於為什麼她不自己救您,怕正是因為皇后正君是她的親身父親,為了避免壞了父女的感情吧。」落韻絡說。

門外的人的淚水落得更多了:皇姐,謝謝你如此相信我。從此我必定為了你拋灑熱血。落辛玲的眼神多了堅定,也多了些不易察覺的恨意。

「好了,朕不與你爭論這些。今日還有其他事要說。」

「想必是為了冊封的事情吧。」落韻絡想了想說。

「沒錯。你自來不喜歡何水揚,但是她那小兒子的確是個好孩子,絕不能讓他屈尊於卓怡之下。」

「孩兒明白。」

「你也去吧。朕的身體還沒好利索,得去休息了。」

「母皇保重身體,孩兒告退。」落韻絡說著就離開了。

她一出門就往落辛玲的西宮跑。這傢伙受了這樣的委屈,估計又得躲在宮裡的某個角落裡偷偷抹眼淚。

「辛玲,辛玲。」她剛到就大喊開了。

「太女殿下安好,二殿下在寢宮裡,誰都不見。」小宮女說。

「本殿下自己去吧。」說著就往裡邊走去。

一推門,一個酒杯就砸了過來:「誰讓你們進來的。」

「是我,你姐。」落韻絡接住了杯子嘆了口氣說,「就知道你一個人躲在這裡難受。」

「跟姐說說吧。」

「皇姐回來了辛玲真的很開心,卻也不好過。」落辛玲裹著被子坐在角落裡說,「母皇器重皇姐,就要時刻提防著我。父君討厭皇姐,要我遠離你。這些都是我不願意承受的。」

「你呀。」落韻絡彈了落辛玲個腦殼:「不放在心上就不用承受,隨他們去吧,你只要知道皇姐在你身邊保護著你就好了。」

「多謝皇姐。」落辛玲激動地說,「以後皇姐有事儘管來找我,只要我做得到,一定會好好完成。」

「你放心,姐什麼事情都找你。」她拍了拍落辛玲的肩膀,兩人都笑了。

「笑了就沒事了。我還有事要去處理就先走了。」

「皇姐慢走。」

落韻絡出了西宮,長出了一口氣,然而沒人知道她的這些不成文的承諾變成了一粒危險的種子深深埋在了落辛玲的心裡,就等著有人給它點恨或妒的養料。

不遠處,落韻絡的累的半死的屬下才回來。

「藍田,今日你陪本殿下去騎射。」落韻絡攔住了剛回來的侍衛長說。

「埃」藍田心裡苦啊,她們的殿下體力可真好,騎馬跑了兩天還這麼生龍活虎的,可憐了她們這些比較軟骨頭的下人了。

「怎麼,有意見?」落韻絡手背在身後,又恢復了冷漠威嚴的狀態。

「不敢不敢,屬下這就去準備。」藍田一溜煙跑了。

「剩下的人替本殿下更衣,把紅馬洗乾淨了帶去馬常」

「是。」眾人都軟趴趴的沒有精神。

「都沒吃飯嗎?」落韻絡有些不高興了,她以前在軍隊里的軍紀可不是這樣的。

「是。」她們急忙響亮地回了話。吃飯了嗎?沒吃,為了趕上殿下,馬也累慘了。

「如此甚好。」然後她走了。

藍天白雲下,不再是有你的那片汪洋大海。靈笛,如果在那裡你能幸福,那就這樣吧。

落韻絡抬頭望著天空,嘴角露出了笑容,這個時候他大概又在和那些大魚一起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