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二章 出逃訂婚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出逃訂婚宴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很快就到了八月初八這一天,原本是海里的大喜之日,可這海王生怕有人會搗亂,又在海面上颳起了大風,捲起了大浪。讓漁民們好生煩惱,甚至有痛哭流涕的,還有跪在海邊祈禱的。

是啊,漁民的日子不好過,這段時間不是颳風就是下雨,沒有魚打,她們連飯都吃不上了。

「老婆子,家裡已經揭不開鍋了,孩子們都要餓死了。」一個老頭子趴在地上哭得死去活來的,若是把他放在街上定被人當成笑話。可是,這個沒人在乎的小故事真的一點兒都不好笑。

老婆子皺著眉頭看著大風大浪的海面,又看了看趴著的老頭子,心下一橫,拿著傢伙事就往碼頭去:「老頭子,你就省點眼淚,等我死了再哭吧。」

「你不能去,你是這家的頂樑柱。你要是沒了,我們爺孫可怎麼過埃女兒兒子死的早,現在你個沒良心的老婆子也要撂挑子走人了。」老頭子抱住她的腿,死活不讓她走。

「這不正合你意嗎?以前吵著鬧著要我去死,現在老子去玩命,你倒又不讓去了。」她狠了狠心把老頭子推開了走了。她要不去,她們都要死,去了,或許還能有一線生機。

阿左阿右把海靈笛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紅色的發簪上鑲著只有在深海里才能找到的珍貴的紅寶石,紅色的流蘇一道一道橫著掛在了他的黑色的頭髮上,這可是龍族用精血煉出來的,據說可以救人一命。紅色的寶石鑲滿了他美麗的金色尾巴,就連他的宮裡也變得粉嫩可愛多了。

海靈笛待在寢宮裡,雙手托著鼓著的腮幫子可愛得很。

「殿下,您不開心埃」阿右看見了心裡也生出了幾分喜愛之情,就像一個母親對自己的女兒那樣的感覺。

「阿右,阿左呢?」海靈笛問她,他那一雙清澈的藍色的眼睛竟然比這世上所有的寶石都乾淨。

「殿下,阿左在忙別的事。您大喜的日子,她可不會懈擔」

「為什麼?本殿下總是覺得阿左對我好的不得了呢。」

阿右笑了笑沒說話,轉身去給他整理床鋪了。

「奇怪的阿右。」海靈笛低聲嘀咕了一句,又坐在那裡撅起了嘴巴。「阿右,本殿下想要出去走走。」

「可是,陛下有令,今日您必須待在海笛宮裡。」

「本殿下不會走遠的,就在周圍看看,散散心。對了,上次讓你查的事情查到了嗎?」海靈笛從柜子里拿出了那件被泡泡包住的披肩說。

「查到了,似仙老人今日不會來參加您的訂婚儀式。她會前往驚魂淵採集藥材。」阿右說。

如此看來,不得不出去走一趟了。

「殿下,您拿著人類的衣服做什麼?」阿右也好奇了。

「本,本殿下冷,拿來暖身子。」說完,眼睛忽閃不定的海靈笛就溜了。

這下,阿右更是一臉懵逼了。人類衣服在大海里一下子就濕透了,哪裡還能保暖埃比起這個,阿左的事不知道做好了沒?

「阿右,殿下呢?」剛想到阿左,她就回來了。

「別人不了解,你還不知道那個閑不住的小祖宗埃這會兒又跑出去玩了。」阿右笑著說。

「你糊塗了。」阿左皺著眉頭說,「殿下今日不該出去的,你忘了我們的計劃了嗎?」

「當然沒有。可是我們至今沒有告訴殿下我們想做什麼,他現在又失憶了,你憑什麼確定他會聽我們的話,和我們一起走。再說了,今天這事帶著殿下也不方便。他出去了反而好。」

「殿下要是在訂婚宴上回來了,我們豈不是前功盡棄了嗎。」

「不會的,殿下去找似仙老人了。似仙老人是個怪老婆子,殿下要想從她口中打聽到消息,難上加難。所以呢,這一時半會是回不來的。」

阿左聽了,點了點頭,說:「你說的也是。」

剛說完,海笛宮用來叫醒宮裡人的海螺聲響了起來。

阿左阿右皺著眉互相看著對方,堅定地點了點頭就帶著隨身武器出去了。

海含諾的失心之法還不熟練,被施法的海靈笛的記憶越來越差,竟然把海里的路線都忘記了,一不小心就來到了大牢。

「靈笛殿下安好。」大牢門口的獄卒行了禮說,「殿下來這種地方做什麼?」

海靈笛連退後了幾步遠,這些個獄卒一個個凶神惡煞的,太嚇人了。

那獄卒半天沒聽到海靈笛回答,就抬起頭來偷偷看了幾眼。這一看,可把她嚇壞了,靈笛殿下嚇得尾巴都在發抖,雙手偷偷地藏在了身後,估計也是攥著拳頭吧。她急忙鬆了松表情,笑得很僵硬地說:「靈笛殿下,您不會迷路了吧。」

「才,才不是呢。這是本殿下的家,怎麼會迷路呢。」海靈笛說得很沒底氣。

「既然如此,殿下來此有何事?」獄卒看見了他身上的裝扮,也猜了個大概,「今日是殿下訂婚的日子吧。」

「是,本殿下今日大喜,本應該高興的。可是,母皇心生憐憫,這大牢里的人雖十惡不赦,但也受到了懲罰。所以本殿下就代替母皇來看看她們。」說完,海靈笛一本正經地往裡邊去了。

獄卒長長地舒了口氣,明明就是迷路了還嘴硬,一個殿下來這種地方能連一個人都不帶在身邊嗎?

獄卒關好了大門,跟在了海靈笛的後面。這麼可愛的殿下,還是得有人保護的好。

「不錯不錯,她們都挺聽話的。」海靈笛裝模作樣地指指點點。

「靈笛,靈笛。是你嗎?」突然間,海靈笛聽見有人叫他。

「是誰?」海靈笛被嚇了一跳,一下子就躲在了獄卒的身後。

「殿下,不要害怕。是前面那個衣著華麗的龍人說話呢。」

「龍人?我們的大牢里為什麼會有龍人?」海靈笛偷偷地露出大眼睛看了看。

「上次水柱通天就是她搞出來的。她這一搞,弄得我們海族普通生物死傷無數,漁民無魚可打,實在罪大惡極。小殿下奉了陛下的命令把她捉拿歸案了。聽說她還是個龍族的殿下,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沒人來接她,害得我們這些個人還得每天好吃好喝地供著她。」獄卒說得也是心酸,坐牢的都比她過得好。

「原來是這樣埃」海靈笛一步一步地慢慢移了過去,「你剛剛是在叫我嗎?」

那個人沒有說話,只是略帶憂傷地端起那個快有些破損的杯子品了一口茶。

「你認識我嗎?」海靈笛又問了一句。

這下她終於回過頭了,海靈笛也驚著了,這人長得好像龍意涵。她看著他笑了,那笑容就像月光一樣清幽淡雅。

「那你還認識我嗎?小笛兒。」她反問了一句。

小笛兒?海靈笛一下子想起了她是誰,只有她才這麼叫過他。

「你是平丞姐姐,龍族四殿下。」海靈笛激動地趴在簡陋的牢門上。

「是啊,我們只見過一面,真難得你還記得我。」

「平丞姐姐哪裡話,你與我自小就是朋友,不管見過幾面都是最好最好的朋友。」

是嗎?真的只能是朋友嗎?龍平丞臉上的落寞被她褐色的長發遮蓋住了。

「快打開牢門。」海靈笛對著獄卒說。「你下去吧。」

獄卒回頭偷看了一眼,有些為靈笛殿下的智商著急,這龍人明顯的就是單戀埃還是她家老頭子好,風裡雨里這麼多年都和她一起過來了。愛情,哪裡用得著要死要活的。

「平丞姐姐,」海靈笛坐在她的對面說,「聽說你弄出了通天水柱,傷害了無數的生靈,還搞得漁民也無魚可打。是嗎?」

龍平丞微笑著看著他,有些失神,隨意地點了點頭。

「平丞姐姐,你為什麼要這麼做,這可是傷天害理的事情埃」海靈笛一怒之下拍了顫抖不已的桌子,一下子把丟了魂的龍平丞嚇醒了。

「因為你埃」龍平丞的聲音很溫柔,就像是海靈笛最愛的陽光一般。

「我?」

龍平丞點了點頭,說:「那日你出了危險,為了救你,我不惜用了大量的法術做了通天水柱,以求能帶你逃離危險。可是,沒想到,這一切被你的皇妹知道了。她收買了我的屬下紅莘,讓她在背後給了我一掌,我就暈了。等我再醒來就已經在這裡了。」

「不對啊,我們家小不點兒含諾才不會做出這種收買人的事情呢。你撒謊。」海靈笛很憤怒地站了起來。

「或許是仇人收買的吧,我也不清楚。」

「那你告訴我,龍族遠離我海族,你又是如何得知我遇到了危險,還能及時趕來救我?」海靈笛現在真的懷疑她了,誰讓她說了小不點兒含諾的壞話呢。

「二皇姐與你有婚約,我是來幫二姐忙的,順便也來看看小時候的好友。」

「那真是夠巧的。」

「是啊,正所謂無巧不成書。」龍平丞也鬆了一口氣,想不到這海靈笛看起來糊塗,骨子裡還是個小聰明。

「如此,也是我家小不點兒冤枉了你。你為什麼不找人來救你出去啊?」

「你那好妹妹說了,除非我父皇來,否則絕不放人。」

「那母皇呢,她知道這些事嗎?」

龍平丞淡淡地點了點頭。

「不可能,她要是知道了,肯定會救你的。」海靈笛說,「除非你真的做錯了事情。」

「本來就錯了。我傷害了生靈就是最大的錯。」

「如果你非得這樣說,我也會愧疚,畢竟你是為了救我。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救你出去的。時候不早了,我得走了。」海靈笛拜別了龍平丞。龍平丞看著遠去的紅色身影,剛剛心下一陣陣沒有發作的痛鋪天蓋地地涌了上來。

你真的要定親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