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五章 真正的苦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 真正的苦難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龍意涵一臉得意地在海王面前承諾:「海王陛下請放心。在下一定好好對待靈笛殿下,決不讓他吃苦受累。」

「如此就好。」海王的聲音多了幾分滄桑,嘆著氣說,「朕這兒子自小嬌慣長大的,要是任性了,你可得擔待著點兒。還是那句話,你要是負了我兒,朕就是拼了老命也要殺上龍巢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喝了你的血。你知道了嗎?」

「是。兒媳婦謹記母親大人的教誨。」龍意涵笑著,溫暖的笑容就像太陽一般耀眼。然而,她的心裡確實不屑得很。老東西,等得到了龍皇之位,你能奈我何?

「早了。」海靈笛有些聽不下去了,「我們還沒成親,別搞得我們像是一家人似的。什麼兒媳,還母親大人,那是我母親。」

「靈兒。」海王輕聲呵斥了他,「龍二殿下對你已經夠忍讓了,別不知好歹。要是你還這樣,以後朕也不管你了。」

「母皇。孩兒錯了還不行嘛。」海靈笛趕緊趴在了海王的膝蓋上,一頓撒嬌。

「好了,你們去吧。母皇年紀大了,今日就先回去休息了,這裡你們留著招待吧。」海王摸了摸海靈笛的頭,滿臉笑容的欣慰地走了。

母皇。海靈笛看著步履有些蹣跚的海王,心裡難受了許多。

「虛偽。」阿左不屑地瞅了一眼龍意涵。

海含諾也聽見了,皺著眉頭回頭看了她一眼。阿右急忙捂住了阿左的嘴,慚愧地朝著海含諾笑了笑。

「別犯傻,你這話要是被聽見了,主子也保不住你。」阿右真的心累啊,攤上了一個天真的不曉世事無常的主子不說,現在還攤上了這麼一個痴情得像個傻子似的夥伴。

這宴會也是有些尷尬,雖然沒人說,但是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靈笛殿下根本就不喜歡龍二殿下。

龍平丞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她的皇姐糾纏著靈笛,心裡說不出的不痛快。然而她只能這麼看著,然後用一杯又一杯的烈酒試圖燒得自己的大腦不再清醒。

海靈笛躲得龍意涵遠遠的,向海王說自己身體不舒服就回去休息了,只留下了心中同樣憤慨的龍意涵。正在她的氣沒處撒時,她就看見了一個人喝悶酒的龍平丞,笑眯眯地走了過去。

「多謝妹子幫姐姐把你姐夫從那個凡人手裡搶了回來。」她低聲的地說。

龍平丞的酒杯頓了一下:「皇姐再說什麼,小妹聽不懂埃」

「在訂婚之前,海靈笛的一舉一動我都知道。你以為你變成落韻絡的樣子,他就會喜歡你嗎?你可真傻。」

「你既然知道了,我也不必瞞著了。對,我是喜歡海靈笛,很久以前我就喜歡他了。哈哈哈。」龍平丞自嘲地笑了,「這就是事實,你能怎麼辦?」

「其實我並不想娶他。」

「你說什麼?」龍平丞心裡激動得不得了,一下子站了起來,把手中的酒杯使勁摔在了地上。周圍的歡聲笑語頓時就停了,人們都回頭看著她們。

「哈哈哈。」龍意涵立馬換了笑臉,「各位,舍妹喝多了,請多擔待。各位吃好喝好。」人們礙於龍族的面子,也就沒有多問,各自去玩各自的了。

「你聽我說完。你應該知道,我自小就喜歡龍亦馨,是一定要立他為正君的。但是,海靈笛也是一定要娶的,只有他才能讓父皇把儲君之位給了我。本來,我想在得到我想要的東西后就尋個由頭殺了他。」

「什麼?」龍平丞的殺手頓時把周圍都變得很冷了。

「可是,當我見到他的時候就不這麼想了。」龍意涵壓根就沒有在乎她的憤怒,自顧自地說著,「他真的是個世界不可多得的奇妙的人兒。雖然任性了許多,卻總是讓人無法生氣起來。前些日子,我一直試著冷落他,讓他恨我,這樣或許我還能狠的下心來。但是,他根本就不在乎。如此,我更狠不下心了。」

「那你要怎麼辦?」

「移花接木。」龍意涵說。

龍平丞疑惑地看著她說:「你說的是?」

「你既然喜歡他,那麼就在我與海靈笛大婚之後,趁著我接待賓客之際,找個機會把生米煮成熟飯。這樣他自然只能嫁給你了。而且,父皇也怪不得我。這儲君之位也會是我的,豈不是正好。」

「卑鄙。你竟然想毀了我和小笛兒的聲譽,我絕不會答應的。」龍平丞壓著聲音,氣的心肝都在發抖。

「好好想想吧。你對皇位沒興趣,我對海靈笛沒興趣。此事之後你可以帶著他離開,聽不到自然不會煩心。什麼聲譽,過幾年誰還會記得。」

「我絕不同意。」龍平丞憤憤地離開了。

「還是不行嗎?」這時,龍亦馨走了過來,很自然地摟著龍意涵的胳膊,妖嬈萬分。

「她會考慮清楚的。」龍意涵回過頭來,溫柔地看著龍亦馨,帶著他也悄悄地離開了。

很快訂婚宴就過去了,按照習慣,龍意涵也離開了大海,帶著尚在「逃跑」的龍平丞一起。

大海的海面平靜了很多,根本就不像是漁民說的那樣風浪滔天,陰暗壓抑。海面上的大魚歡快地跳躍著,叫聲穿透了剛來到這裡的落韻絡的靈魂。她張開雙手,盡情地享受著這片有他的氣味的大海上的空氣。

「殿下,別墅里的東西都收拾好了,您要去看看嗎?」藍田來到她的身邊說。

「觀海郎呢?」落韻絡把手背在了身後。

「按照殿下的吩咐,屬下仔仔細細地檢查了好幾遍,都沒有看到殿下刻在木頭上的字。」

果然。落韻絡眯著看起來很危險的眼睛,心裡有了幾分打算。

「傳令下去,從今日起,任何人不得到觀海郎去。另外,把澡池重新修一下。」

「殿下想如何修?」

「澡池的四周用隔音的材料建起封閉的牆,留下一扇門和通風口就行了。還有把澡池的底下打通一個一人大的口子,與大海相連。」落韻絡想了想說。

什麼?藍田有些懵了,打通了不就漏水了嗎?難道殿下喜歡洗海水澡?

「還愣著幹什麼。快去,明天交工。要是做不好,你這侍衛長就讓賢吧。」落韻絡毫不客氣地說。根本不顧及藍田心裡有多苦。

殿下,侍衛長也不是用來干這事的呀。還是快點吧,要不就保不住頭上這頂小小的烏紗帽了。

藍田得了令,急急忙忙就去找人幹活了。

現在天色還早,落韻絡騎著她的紅馬去了附近漁民的村子里,準備了解一下「海妖」的情況。

漁民們聽說太女殿下來了,都戰戰兢兢地出來迎接了。

人們的生活是真的不好埃到處是曬著的漁網,低矮的茅房的屋檐上掛著幾串辣椒,幾條魚乾。想必這也是她們所剩無幾的最後的糧食了。

「本殿下今日就住在這裡了,你們誰家還有空房?」

「小人,小人這裡有。」一個膽怯的老人家剛剛說完,就被她家的老頭子惡狠狠地拉了回來。

落韻絡也裝作沒有看見,說:「那今日本殿下就住這裡了。」

那老夫妻兩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用既滄桑又無奈的聲音不齊地大聲回答著:「恭迎殿下大駕。」

完事,那老頭子連忙把屋檐上不知放了多久的魚乾拿了下來,突然想起家裡沒鹽了。趕快催促那老人去海邊取海水煮鹽。

「您家孩子呢,為什麼不讓她們去?」落韻絡心裡很不舒服,忍不住問。

「不孝女可不像殿下這麼孝順,她嫌棄我們這兩個老東西拖她的後腿,一個人出去謀生路去了。如今家裡分文沒有,我們也只能慢慢等死了。可憐連個送終的人也沒有。」老頭子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

「哭什麼。殿下面前怎麼能失禮呢?」老人趕緊把老頭子推到了一邊,小聲地說,「惹惱了她是要掉腦袋的。」老頭子一下就嚇得止住了眼淚。

落韻絡聽到了,卻一句話也反駁不了。千順雖是落紫國的都城,集繁華於一身。處處藏污納垢,母皇清理了這麼多年也沒辦法。且不說個個唯利是圖,更甚者,還有好幾個就像何水揚那樣被一個男人奪了權利的無能之輩,寵愛到了最後連自己的孩子都保護不了。

幾個大姑娘幫老人取了海水,她家的老頭子煮了些粗鹽,往裡邊加了點兒清水就燒火了。不一會兒水就開了,老頭子把那條有些發臭了的魚乾小心翼翼地放了進去用小火慢慢煮著。他的目光一直盯著鍋里的魚乾,生怕它跑了似的。

那老人也沒有閑著,她的手裡拿著兩個黑漆漆的東西泡在了剛才煮完剩下的熱的海水裡,用筷子把它們一點點碾碎。

時間過得很慢,落韻絡就坐在快爛掉的凳子上看著她們,心裡很不是滋味。如果這是她的母皇父君,她如何捨得。

「殿下,您的飯好了。」老頭子顫巍巍地小心翼翼地端著那一大碗魚肉走了過來。

「老人家。」落韻絡急忙起來想要接過來,卻不想她這一著急嚇著了老頭子。老頭子手一抖一下子把飯扣在了地上。

落韻絡看了正想說沒關係的時候,老頭子卻一下子癱倒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天哪,這是家裡唯一能拿的出來的吃的了。我天天放在手心裡端著,生怕沒了,都怪我。」說著,一巴掌拍在了自己滿是皺紋和黑斑的臉上。

老人聽見了動靜,也趕緊從院子里跑了進來。她看見滿地的湯水魚肉,臉上的表情變得既兇狠又無奈。她氣洶洶地顫抖著走了過來,抬起手就開始打那老頭。

「這是家裡最後的糧食了,你這個掃把星,是要害死我們張家埃」老頭也不反抗,任由著老人打他,只是抬起了手擋在頭上。

「住手。」落韻絡一把抓住了老人的手。

老人回過頭來看到是太女殿下,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磕頭:「殿下恕罪。我這老頭子老了,眼力勁差,不小心把您的飯撒了,我剛剛打過他了,希望您別怪他。」

落韻絡本來挺怪她打自己的夫君,可是她的這番話確是讓落韻絡認識到了這世上真正的相扶到老。

「小人這就去給您去找吃的。」老人說完,顫巍巍地爬了起來,拿起掛在牆上的漁網就要往外走。

「等等。」落韻絡攔住了她,「其實,地上的食物洗洗還能吃。」她上前去,蹲下來把地上沾了泥的有點發臭的魚肉放進了嘴裡,嚼了起來。她慢慢嚼著,細細地品味著大海泥土和辛酸的味道。

「殿下,您怎麼哭了,是不是不好吃啊?」老頭子看著落韻絡蹲在那裡流淚心裡有些慌了。

落韻絡忍著眼淚搖了搖頭對著老人說:「您真的有一個好夫君,他做得飯是本殿下這輩子吃到的最好吃的東西了。」

「您這裡還有碗嗎?」

「有。」老頭子很尷尬地拿出了一個缺了個口子的碗遞給了落韻絡,「殿下,只有這個了。」

「無妨。」落韻絡雙手接過那個碗,忽然覺得她和那些唯利是圖的人沒什麼區別,同樣錦衣玉食,不知百姓柴米油鹽之苦。

她蹲在地上,把魚肉和辣椒一塊塊地撿到碗里,用清水洗了洗,就坐在那裡用手抓著吃了。

老人和老頭也笑了,端出了剛剛用筷子搗碎了的黑乎乎的東西在一旁吃。

「這是什麼?」落韻絡有些好奇,她們剛剛不是說沒有吃的了嗎?

老人尷尬地頂著笑臉說:「不是好吃的殿下就不要問了。」說著,還把碗往懷裡抱了抱。

這下落韻絡也知道那不是什麼好東西了。她盡量放輕了聲音說:「沒事,老人家,我就是想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這這這……」老人更尷尬了。

「黑樹葉。老一輩的人說這種樹葉是可以吃的。我和我家老婆子上山采了不少,搗碎了和在一起,等吃的時候,泡點熱水就行了。」老頭但是比較大方地說。

落韻絡伸手拿了一點放進了嘴裡的時候就皺起了眉頭。苦,苦的讓人難以下咽,渾身發麻。落韻絡握著拳頭使勁地往下咽,還是忍不住想要吐出來。她急忙拿來清水把那嚼都沒嚼的樹葉沖了下去。然而依舊還是渾身發冷。

「你們就吃這個嗎?」咽下去了后落韻絡倒是平靜了不少,魚肉果然是最高的食物了。「本殿下不是很餓,一起吃吧。」落韻絡把魚肉放進了她們的碗里,只留下了一點點,同時也把她們碗里的黑樹葉拿了一些放進了自己的碗里。不顧她們的反對皺著眉頭吃了起來。

今天本來想問一下「海妖」的事,卻沒想到知道了更加重要的事情。她是太女殿下,不該忘了這些受苦受難的人埃

說實話,真的很難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