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六章 追與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追與捕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落韻絡當天也沒有回去,就在兩個老人家住了一晚。洗的發白的床鋪被罩,還有硬邦邦的就像是那些年睡過的邊關的石頭做的硬床。夜深了,她沒怎麼睡著。海邊的夜會涼的很,她縮在被子里都凍的嘴唇發紫。

海靈笛這些天也閑的很,龍意涵離開了,阿馨也離開了,平丞姐姐也走了。整個海笛宮也就阿左阿右能說得上話了。海含諾說他的記憶是不小心傷到了頭才消失了,這倒也讓海王放心了不少,任由他隨處去玩了。

他悄悄地浮上水面,卻突然發現海邊那棟本該冷清清的別墅今天晚上竟然燈火通明,那樣明媚的燈光和海里的夜明珠不一樣,它似乎很溫暖,很柔和,就像是已逝的父君的笑容。一時間,他的玩心大起,偷偷地遊了過去,趴在觀海郎的邊上看著。

也是奇怪,明明聽見有很多人在講話,可是這邊的超大的木板上硬是一個人影都沒有。他的膽子大了些,爬到了它的上面,裹著那個披肩,抬頭看著滿天的星星。

「明天是個晴天呦。」自從龍意涵走了以後,母皇就下令海面上可以天天平靜,以示她對海邊凡人的恩典,也為訂婚成功獎賞她們幾日好日子。

很快晚上就過去了,落韻絡頂著一雙熊貓眼走出了陰暗的屋子,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殿下。」兩個老人也起來了,她們搓著手很尷尬地說,「家裡除了黑樹葉沒其它糧食了,要不今天早上您先去別人家去吃吧。我們儘快去找吃的。」

落韻絡笑了笑,說:「二老不是還有黑樹葉嘛,我吃這個就行了。」

「那怎麼行呢。被其他人知道了,該怪我們懈怠您了。」

「無妨,本殿下來這裡就是幫你們的。現在有個機會體會一下漁民的生活對我也很有幫助。從今日起,您二老就呆在家裡,我就是您們的女兒,我會和其他人一起出海打魚養這您二老。」

「這可使不得。您是陛下的女兒,身份尊貴得很,我們這些低賤的平頭老百姓怎麼敢讓您屈尊呢?」沒想到,倆老人聽了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一個勁地磕著頭。

「快起來。」落韻絡趕緊把她們扶了起來,「只是暫時的,本殿下要想做一個好君王,不知百姓疾苦怎麼行?還望二老給落韻絡這個機會。」她抱拳低頭請求著。

「您兩位就答應了吧。難得還有這麼個大官惦記著咋們這些人。」旁邊走過來的幾個早起的年輕力壯的女人拿著漁網魚叉魚筐這些東西說。

「你們這是做什麼去?」

「殿下,今天天好。我們要趕緊趁著這個機會多打點魚,家裡還有老爹老娘男人孩子要吃飯呢。」

「如此,我隨你們一起去。且等我片刻。」說著,落韻絡順著昨天的記憶拿了拿著女人都拿了的東西就出來了。「您二老這幾日就是我的父母,這是落紫國太女殿下對你們下的命令。」

落韻絡說完就跟那幾個人走了。留下了在那裡抹眼淚的兩個粗布衣服的顫巍巍的老人。

「你們都叫什麼名字?」

「大魚。我娘說希望我以後能多打魚。」一個女人拍著胸膛驕傲地說。

「瞧你那個得意的樣,殿下別聽她瞎說。」另一個人附在落韻絡耳朵邊上說,「其實她打魚一點都不厲害。」

「剩子你瞎說啥,以為我聽不見是吧。」那個大魚追著剩子就一陣打。旁邊人都看著她們哈哈大笑,落韻絡也跟著笑了。她以前從來都不知道,原來開心只需要這麼簡單。

「殿下,我是阿水,她是探海。我們四個人常常一起打魚,您要是真的想打魚,和我們幾個走就行了。」

落韻絡點了點頭,問:「聽說這海里有海妖出沒,你們知道嗎?」

她剛說完,打鬧著的大魚和剩子就停了下來,誰的臉上都沒了笑容。

「是啊,沒錯。我們這裡經常被它們欺負。」大魚說。

「大魚說的沒錯,前幾年,有好幾個人的船被拖進了海底。到現在屍體還沒有漂上來,估計,唉。」年齡較大的一點的探海忍不住嘆了口氣說。

「那你們為什麼不去謀求其它生路呢?」

「殿下說的容易。誰會要我們這些不能文不能武的人埃」阿水說。「好幾個出去都只能做乞丐,最後還是回來了。雖然在這裡危險,倒也用不著看那些有錢人的臉色過日子,自在。」

落韻絡聽了笑了,宮中的大官為了自己的利益看盡了別人的臉色,卻依舊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尊嚴早已散落一地。這裡的人雖然窮困潦倒,連飯也吃不上,可是她們有骨氣。落韻絡怎麼也想不透,這個世界的價值觀與財富值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就不成比例?

她們一行五個人來到了海邊,這裡的碼頭早就聚集了好多年輕的,中年的,甚至老年的漁民。還有好些男人在幫忙收拾著東西。

「殿下,您與阿水,探海一條船吧。她們兩個本領很厲害,一定能打不少魚。」

落韻絡點了點頭,就和阿水上了船。

「準備出發嘍1一個老人站在一個很高的塔上大聲喊著,「海神在上,請保佑您的孩子們滿載而歸,平安回來。」

說完,所有漁民都跪了下來。落韻絡站著有些好奇地看著她們。

「願海神保佑。」她們一起拜了三拜。

「起」老人又喊到。

所有人才站了起來。一個看起來資格較老的人的船先出發,後面的船才依次出發了。老人趴在船邊上望著海里,皺起了眉頭。

「看來今天是不行了。唉」阿水嘆了口氣,「老鍾姨娘一向看的很准,看來這一帶的魚很少埃」

落韻絡也看了一眼大海,果然看不到什麼魚。她下意識地往別墅的方向看去,突然看見觀海郎上躺著一個人,他裹著衣服躺在那裡,看起來,膝蓋一下還泡在海水裡。

奇怪,她明明已經下令不許任何人去觀海郎的。

「殿下,那邊那個人一看就很有錢,裡邊穿的還是金色的衣服。」

什麼?落韻絡趕緊仔細地看著,果然衣服下邊是金色的。再仔細看,竟然是鱗片。

是他。

落韻絡能清晰地聽得到自己的心跳聲,她瞪大了眼睛,大口地喘著氣,手慢慢地附上了激動不已的胸膛上。

「殿下。」探海發現了她的異樣,正要去問她怎麼回事,就看見她的嘴角露出了很激動的笑容。

「阿水。我去去就來,你們先去打魚。」落韻絡留下這一句話,就噗通一聲跳進了海里,阿水她們都來不及反應。

她奮力地向著他遊了過去。周圍有幾條大魚。直到今日她才看清楚了這些大魚,它們有著長長的嘴巴,圓圓的眼睛可愛的很,它們流線型的灰色的身體滑溜溜的,像極了神話世界里的調皮的小天使。

它們就一路跟著她,也沒有傷害她。快要到觀海郎的時候,它們卻攔住了她,還發出了很刺耳的叫聲。

海靈笛一下子就驚醒了。剛剛有海豚給他報了信,說有人類過來了。他心裡一驚就起來了,然而已經遲了。

海靈笛就這樣和落韻絡面對面地相互看著。只不過和以往不同的是,這次落韻絡在海里。

「你,你想做什麼?」海靈笛一個激靈就跳進了海里,趕緊就要走。

「等等。」落韻絡也是一慌,就跟著他一起往深海里去了。可是,越往下海水給她的壓力就越大,很快就壓的她受不了了。

這次,誰來救她埃落韻絡眼睛里的光明漸漸消失了,很快地吐著泡泡沉了下去。就在她覺得沒希望了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腰上的力道,隨後身體越來越暖。

等她再次醒過來的時候,身上蓋著那件她曾隨手扔掉的披肩。

「這是我撿到的,如果你沒事了,就把它還給我吧。」海靈笛趴在邊上指著那件披肩怯懦地說,「上次就是你想自殺,這次還想死埃」

「沒有,沒有。」落韻絡翻了個身,握住了他的手,急忙說,「我一次次下海只是想再見你一面。」

「你放手,登徒子。」海靈笛甩開了她的手說,「你還是沒有變。」

「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落韻絡也不管他說了什麼,只是用像是在沙漠里即將渴死的人對水渴望時才會有的眼神看著他。海靈笛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有意無意地避開了她的目光,感受著還殘留在手上的她的餘溫,心裡小鹿亂撞。

「以後每天晚上都來看看我,好不好?」

海靈笛也是愣了,天真地看著她,說:「看你那麼可憐,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我就答應你吧。」

「謝謝。初次認識,我是小魚。」落韻絡伸出來她的手,卻被海靈笛不著痕地躲了過去。

「你這名字真難聽。」海靈笛撅了撅嘴說。

「沒辦法,娘說起個帶魚字的名字,或許能讓我多打點魚。」落韻絡借著剩子的話說。

「我看見了,那邊的船隊就是吧。」海靈笛指著那邊正在忙亂的人說。

落韻絡點了點頭,說:「她們拼了命打魚,可惜了,魚不多。」

「當然了。」海靈笛哼了一聲說,「那片海域下剛剛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深淵,魚兒都嚇跑了。」

「若真是這樣,今天她們怕是又要白忙了。」落韻絡嘆了口氣。

「不會啊,往前走走就行了。那裡魚很多埃」海靈笛說。

「如此,可真是太好了。」落韻絡握著手很高興。

「你那麼開心做什麼?」

「沒什麼,只是一想到今天可以讓爹娘好好吃頓飯,我這心裡就好受了不少。」

海靈笛抬起頭來才看見了正在慢慢西行的太陽,心裡一個勁地叫苦。他一個不小心睡著了不要緊,不小心遇到了個傻子也不要緊,要緊的是他的母親大人清清楚楚地說讓他每天早晨去向她奉茶,說是要在最後這幾個月好好體驗一下兒子的孝順。他能說什麼,只能這樣做了。「不和你說了,今日我有要事,晚上再來找你玩。」說完,就扎進了大海里消失不見了。

落韻絡也朝著船隊遊了過去,看著距離還不算太遠,結果愣是遊了小半個時辰。

「殿下,您幹什麼去了?」探海上來問。

「沒什麼,你們打了多少魚了?」落韻絡擰了擰衣服上的水問。

「唉果真魚不多,這麼半天了,我也就打上來兩條魚,還不夠今天吃呢。」

「我們往前走走吧,我剛看了看,發現那裡魚很多。」落韻絡說。

她們相互看了看,一咬牙答應了。還招呼著另外幾條船也跟去了。大概走了一盞茶的時間,落韻絡看了看海里,就說:「就這裡吧。阿水,撒網吧。」

「好。」說著,阿水就麻利地把漁網撒了出去。不一會兒,收網的時候,阿水的表情就變了:「探海,快來幫我,好多魚埃」探海聽了,趕緊幫忙往上拉網。落韻絡畢竟是習武之人,一上手就幫她們把網拉了上來。

「太好了,不僅吃的魚有了,還能賣不少,可以買點米面油鹽了。」周圍的漁民也都開心地把網裡的魚塞進拿來的魚筐里。

後邊的人知道了,也都過來了。

「大豐收嘍。」老鍾姨娘開心地喊著,就讓船隊往回返了。

「為什麼不再多打一點魚?」落韻絡有些不解了。

「這是我們的規矩。做人不能太貪心了,魚要留下根才會繁衍,到時候才能有足夠多的魚來養育我們的子孫後代埃」

「原來如此。」落韻絡嘆了口氣說,「若是千順里的大臣有幾個能想你們這麼想,大家的生活就能好不少。母皇,也不至於為此提前愁白了頭髮。」

「殿下,您要開心點。」大魚在另一邊大聲喊著說。

「是埃」阿水也說,「愛笑的人,她的運氣是不會差的。我們這麼艱難都能挺過來,您還愁什麼埃」

說的也是,落韻絡笑了。現在靈笛也找到了,為了不讓他的皇妹起疑,她連真實的姓名都沒有告訴他。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只不過,人真的會貪心。如果來這裡的目的只是為了見他一面。那麼現在留下了,就是為了多見他幾面,為這裡的百姓解決她們的麻煩。為了什麼?愛情,名利?或許是吧,落韻絡自己也不清楚了。

天色還早,大夥分了她不少魚,還有一些油鹽醬醋。她交給了老頭,老頭高興壞了,連忙做了他女兒最愛吃的水煮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