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七章 愛無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愛無涯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殿下,今天多虧了您。」兩位老人家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滿臉的皺紋也開出了花。「您看,今天有您最愛吃的水煮魚。」

「啥說什麼?」老人趕緊打斷了老頭的話。「那是那個不孝女最愛的,提她做什麼?」

「無妨。您二老坐下來吃吧,我們現在是一家人,沒那麼多規矩的。」落韻絡也露出了難得的無憂無慮的笑臉,她拿了碗筷遞給了兩位老人家。

「在這裡快兩天了,還不知道您二老的名字?」

「我們家祖姓鍾,我叫鍾雄,我家老頭子叫李陽,是其它島上的人。」老人說。

「從今天起,您二老也不要叫我殿下了。就叫我小魚吧,這幾日我只是鍾小魚。」落韻絡說。

「這」鍾雄和李陽也不知道說什麼了。「您二老多吃點,明天我託人去買點豬肉來,我們吃豬肉燉粉條。以前小的時候貪玩,跑去母皇的御膳房偷學的。這麼多年了,不知道手藝生疏了沒?」落韻絡夾了幾塊魚肉放到了她們的碗里說。腦海里又不自覺地想起了她的父君青嵐。

母皇說父君是萬里無一的奇妙的男子。可在落韻絡的眼裡,她這個父君調皮得不得了。那幾日,青嵐看見送菜的送進來幾頭大肥豬,寧是撒嬌要吃豬肉燉粉條,還得是落韻絡親手做的。本來她沒當回事,結果,青嵐竟然絕食了,躺在床上可著勁地耍賴。落韻絡也是無奈了,撫著微微發痛的額頭,找了落辛玲一起先是騙了母皇要吃豬肉燉粉條,然後偷偷地跑去了母皇的御膳房偷學去了。

為什麼偷學呢?唉作為皇女還是要臉的。

落韻絡和老人家聊了天,吃了飯後,天色不早了。

「鍾母李父,請允許我這樣喊二位。我還有些事情要做,今天晚上很晚才能回來。」畢竟不是真的父母,叫爹娘還是開不了口。

「早點回來。」李陽說著,顫巍巍地拿過來一件有了幾個大補丁的粗布披肩給她披上了,就好像這真的是他的親生女兒一般。

「嗯。」落韻絡把披肩裹得緊緊的,點了點頭離開了。好久了,沒有感受到這樣的愛惜了。或許,這就是天影捷所說的愛即是責任吧。

她騎著她的紅馬飛快地趕回了海邊的別墅。

「殿下,您去哪裡了?兩天了也沒回來。」藍田抓著腦袋尷尬的笑了笑。

這老娘們,要是真擔心我出事,早就把這一片翻遍了。還用得著抓破腦袋想忽悠我的詞兒?

「行了。就你那點心思本殿下還不知道。」落韻絡下了馬,把紅馬遞給她說,「本殿下吩咐你的事都做好了嗎?」

「好了。您去看看,澡池除了幾個隱秘的通氣口和一個門,已經沒縫隙了。」

「澡池底下的洞打通了嗎?」

「通了,直通大海。為了保證您能好好泡澡,特地加了個蓋子。您要想去海里,打開蓋子就好了。要想泡個熱水澡,拉一下旁邊的拉線,就會有燒好的熱水流出來。」藍田笑著說。

落韻絡回過頭來有些詫異地看看她說:「你這麼聰明,以前怎麼沒看出來?」

「殿下謬讚了。」藍田又摸著腦殼笑得一臉無害的樣子說。

「行了,本殿下要去泡澡了。沒有我的命令,不管聽到什麼,都不準進來。」

「那伺候您的」

「不需要。」藍田還沒說完,就被落韻絡打斷了。

「殿下,您要用晚膳嗎?」

落韻絡停下了去澡池的腳步想了想說:「來點水果吧。」大海里應該沒有水果吃吧。「再來點兒牛肉,快點送進來。」

「是。」藍田領了命下去了,不一會兒就帶著幾個人把落韻絡要的東西拿進來了。

落韻絡把那件破破爛爛的披肩拿下來認真地掛在衣架上,就要打發她們出去。

「殿下,您這件破了的披肩,屬下拿出去扔了吧。」藍田也看見了,還挺好奇殿下怎麼會穿這樣的衣服呢。

「不用了,誰都不能打這件衣服的主意。你走吧,記住,誰都不準來。」落韻絡皺著眉頭把衣服拿了下來,小心地放在了自己的衣櫃里。

「是。」藍田也知道落韻絡不耐煩了,也就不會自討沒趣了。

大海一如既往的美麗,天空繁星點點倒映在海面上波光粼粼的。落韻絡換上了單薄的衣服打開了澡池直通觀海郎的門,站在邊緣感受著海風的凜冽和自由。

不一會兒,月亮升起來了。它太純潔了,周圍的星星都羞愧地把自己藏了起來。

「月明星稀,游魚夜海。」她的嘴角上揚。有時候,她覺得她就該屬於這裡。這裡有她想要的自由,有她愛的人。還有,在皇宮裡沒有的親情溫暖。不需要爾虞我詐,不需要處理一幫男人的事,只要這樣靜靜地吹著風,等著他來。

突然,海面上的大魚又出現了,它們發出了有些刺耳的聲音。落韻絡知道他就要來了。於是,急忙把準備好的食物酒水拿了出來,自己反而回到澡池把門緊鎖。然後穿著衣服就鑽進了熱騰騰的水裡。不一會兒,澡池裡的熱氣竟然慢慢消失了,如果能去試一下水溫,就會發現水都涼了,而且還有一股子鹹味。

「本殿下平安到了,你們回去吧。」海靈笛對著隨他而來的幾條大魚說。大魚也聽懂了他的話,鑽進了海里。

一隻大魚反身看了一下,也有些驚呆了。那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像個水鬼似的人不正是白日里糾纏殿下的人嗎?要不要告訴殿下呢。

落韻絡也看見了它,怕它壞事,急忙給了個笑臉,做了個「噓」的動作。大魚以前也見過她,她和殿下關係不錯,似乎不會傷害殿下。它轉了個身,露出牙做了個兇惡的表情示意她小心著點。只不過,它露牙的小動作太可愛了,怕是沒什麼作用了。

海靈笛看著觀海郎上的吃的,不禁好奇。這個紫色的圓圓的是什麼東西啊,那個橙色的好像母皇宮裡的燈玉。

「這個小魚說好了晚上要本殿下來陪她的。她倒好,竟然讓本殿下在這裡等,還拿些個不知道什麼玩意糊弄我。哼哼」海靈笛一臉得不快。

「我哪裡敢呢。」海靈笛悄悄地從他背後的海水裡浮了上來,雙臂很小心地環住了海靈笛的腰。儘管海水很涼,海風更冷,她的心裡依舊很開心,很暖和。是這種感覺,心甘情願沉溺的感覺,就像父君在世的時候那樣抱著她。她把額頭貼在他的頭上,不由自主地收緊了雙臂。然後安心地笑了。

海靈笛也呆住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無理的行為本該讓他厭倦,可是他竟然捨不得放開。好像很久以前他就想被她摟在懷裡一樣。

不行不行,我是別人的新郎。海靈笛搖了搖頭,迫使自己清醒了很多。他急忙推開了落韻絡,紅著臉低著頭說:「沒想到你還是這樣,登徒子。」

落韻絡看著他慌亂的樣子,可愛極了。她伸出手抬起他的頭,慢慢地靠近他,迫使他的眼對著她的眼。

海靈笛就這樣看著她的眼睛,那裡面有一個青澀的他。那雙涌動著無限愛惜的美眸此刻正為他閃著耀眼的光芒。

他又動心了,迷人的律動那樣醉人。他鬼使神差地把自己的唇貼上了她的唇軟軟的,有股子安心的味道。落韻絡也迷醉了,這可是第一次和男子有這樣的親密接觸,雖然有些被動。她把手扣在了他的後腦勺處,強壓著他貼近自己,忍不住想要嘗嘗他的味道。

她撬開了他的唇,卻驚醒了他。他把她推開,心裡暗暗地罵自己沒出息。

他可是將要成為別人的夫君,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呢?海靈笛那雙天真的眼裡瞬間溢滿了淚水。

「你,不要哭。是在下失禮了。」落韻絡一時間也慌了,這是她第一次與心愛的男子相處,實在不知怎麼處理。以前雖然有心卻不知對方的心思,只能當作知己罷了。

海靈笛聽到她的話,淚水一下子就落了下來,變成了一顆顆璀璨的寶石。落韻絡看呆了,一伸手把它們接到了手裡:「原來人魚的淚水這麼珍貴,每一滴都值得好好珍惜。」

「哼。母皇說過,你們人類貪得無厭,會把我們抓起來,用鞭子抽打,就是為了讓我們哭,好讓你們拿我們的眼淚去換錢。」海靈笛更難過了,還很生氣。

「沒有。我鍾小魚對天發誓,若是動過半點傷害海靈笛和其它人魚的心思就讓我世世早夭且不得好死。」

「好了。」海靈笛抹了抹眼淚,趕緊讓她閉嘴了,「我相信你就是了。不過,你以後可不能這麼無禮了。」

「是,在下一定謹記。」

「你還真是個死板的人,都不懂得耍個滑頭。」海靈笛嗔怪了一句。落韻絡不好意思地抓了抓濕漉漉的頭髮,這不是藍田才會有的動作嗎?一定是她傳染給了我,待會回去好好說說她。

「這些是什麼?」

「這些都是水果。這個紫色的是葡萄,肉汁多水甘甜。那個是橘子,味可苦可甜。還有……」

龍意涵和海靈笛訂了親,心裡舒服了不少。龍皇也同意把儲君之位給她,而且龍平丞的處置權也給了她。龍亦馨和龍意涵把龍平丞帶回了郡王府。

「表妹想好了沒?現在大局已定,你既無力改變,更翻身不得。」龍亦馨坐在他的郡王之位上,搖著蒲扇,慵懶得有了幾分優雅。

「既然這樣,你們又何苦留著我?」

「小妹說的哪裡話。我們可是同父同母的親姐妹,怎麼能自相殘殺呢。」

「少裝模作樣,偽君子。」

龍亦馨用蒲扇把龍意涵推到了一邊,一臉不屑地看著龍平丞說:「表妹喜歡海靈笛殿下,還沒有幾個人知道呢。難道你想讓我們捅出去嗎?可不要忘了,皇叔最恨的就是你這種暗戀姐夫的人了。」

「呵呵呵。」龍平丞一身普通布衣,生無可戀地苦笑著,「你覺得你還威脅得了我嗎?」

「我自知表妹早已不在乎,所以剛剛的話也不過是試探罷了。你既不懼這些,便也無心與意涵爭奪儲君之位了。我們當然也就可以放過你,從此再無冤無仇。」龍亦馨說著,突然轉過身來認真地看著她說,「不過,你真的甘心嗎?想想是誰害的你到了這般田地。是你最信任的侍衛紅莘。我可是很清楚的記得紅莘一家都被三表姐救過,她一開始進宮也是為了報答她的恩情。後來三表姐身邊沒有空位,只能把她安排到你這裡了。」

三姐?不可能,她一向與世無爭。從與魔族大戰的戰場回來之後,幾乎天天都待在人間,極少回來,就連龍意涵定親這樣的事她也不曾過問。

「你休想挑撥離間。」

「隨你吧,反正紅莘背叛你是真的,其餘的事情看你心情了。」龍亦馨鬆了綁著龍平丞的繩子裝模作樣地說,「來來來,快起來,看把你的小胳膊都傷著了。要是讓你二姐看見了,又要怪我了。」說著,回頭看了看皺著眉頭的龍意涵狡黠地笑了一下。「來人,帶表妹去牢里見見她家最忠誠的侍衛。」

忠誠。龍亦馨的話徹徹底底地激起了龍平丞心裡的憤怒,她握著手裡的鏈劍跟著一個嚇人走了。

龍意涵坐下來,不解地問:「為何挑撥三妹和小妹的關係?」

「還不是為了你。」龍亦馨從容地坐到了她的腿上,環住了她的脖子說,「你可別忘了你母皇最開始可是想讓你三妹娶了海靈笛,還曾想封他為龍族戰神。雖然她在人間避了嫌,但難辦她會半路殺回來。到時候你哭都哭不急。」

「你想讓小妹牽制住她嗎?」

龍亦馨點了點頭,說:「這世界上最傻的就是沉溺於感情之中不能自拔的人,瘋狂的她們比魔鬼還可怕。」

落韻絡把海靈笛抱上了觀海郎,與他舉杯對飲,賞月賞海。

漁村裡的一座低矮的小茅屋的門前還站著一個年邁的老人家撐著拐杖焦急的東張西望,在他女兒的房間里亮起了一盞燈,等著孩子回來。

無論多難,只要有愛,此生就無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