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八章 真正的海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真正的海妖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李陽等了落韻絡半夜,她才回來,身上還帶著些酒氣。進了屋,也是倒頭就睡。

就在前幾天她剛離開不久,旭流兒就到了千順。落辛玲一早就在宮門等著他。

「二殿下,聽說旭爾國的皇帝最疼愛的就是旭流兒皇子了。」旁邊的小丫頭說,「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絕色,比的比不過咱家皇后正君?」

「你這小丫頭,父君讓你來就是嚼舌根的呀。」落辛玲點了一下小丫頭的額頭笑著說。

「咱家主子是想如果旭流兒是個好男子,就讓您娶了他。」

「胡說。」落辛玲捂住了小丫頭的嘴,還不忘四下里看看,「這樣的混賬話不能再說了,要是傳到了母皇的嘴裡,你我還有父君都吃不了兜著走。」

「是,丫頭知錯了。」

「報,旭流兒殿下到」一個士兵急急忙忙地跑回來跪在了落辛玲的面前說。

「知道了,你下去吧。」落辛玲趕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說,「眾愛卿聽令,行臣子禮相迎。」說完,後邊的大臣都拱手低頭,侍衛、公子、侍從們都跪在地上叩首在地。

落辛玲就站在那裡看著一行浩浩蕩蕩地走開,等到她們停下來的時候才拱手低頭以示大國的識禮。

「落轎」為首的一個侍從大喊一聲,所有的人都停下了腳步,轎夫們慢慢地把轎子壓低。

一個公子過去掀開了轎子的帘子,扶著一個身著大紅色的著淡黃色牡丹花的男子走了出來。他高傲的眸子里看不出情緒來。臉上遮著紅色的面紗,頭髮用一根紅色的木頭髮簪鬆鬆垮垮地綰了起來。

「你就是太女殿下落韻絡嗎?」他看著低著頭的落辛玲問。

落辛玲笑著抬起頭,卻在對上他的眸子的那一刻失神了。她從未見過這樣的高貴冷艷的眼睛,儘管她也看見了他眼裡對她的不屑,但就是願意沉溺於此。

「殿下。旁邊跪著的丫頭拉了拉落辛玲的褲腳。

落辛玲才反應過來,尷尬地笑了笑,說:「在下不是。太女殿下是本殿下的皇姐,她這些天有急事不在。所以流兒殿下這些天的所有事情都有我來操辦。」

「不是最好。」旭流兒這樣說著,就往宮裡去了。

「殿下,這個旭流兒一點面子都不給您,要不要我找人偷偷修理修理他?」丫頭可看不下去了,他長得再好看,也與她無關,敢欺負殿下,是不想好好待下去了。

「不。」落辛玲看著優雅的男子,心裡竟然生出了幾分愛慕之意。「他是貴客,更是我未來的皇姐夫,豈能如此無禮。」

「可是。」

「好了,丫頭。你不用心疼我,我沒事。」說著,就快步追了上去,還忍不住偷偷看了旭流兒幾眼。

劉琨自從落黎發現了用蠱術害她的事情后,就一直被鎖在宮裡。

大殿凄涼得很,外邊的鴿子到處自由自在地飛來飛去。劉琨趴在窗戶上靜靜地看著,已經快四十歲的他還像個少年那樣有著好氣色。

「月落烏啼,滿園霜雪。諾言似九鼎,此刻卻輕如鴻毛。」他慵懶地站起來,把艷麗的紅色長衫隨意地脫在了地上。開始邊唱邊舞,白色的輕薄的長衫在黯淡無光的大殿里飛揚著,劃破了一個人的寂寞。紅色的舞鞋上著他最愛的杜鵑花,他的纖纖玉指在空中畫出了迷人的畫。他旋轉著,帶著無意間落下來的淚水。

突然間,他的背後出現了一個一樣穿著白色衣服的人。那人的雙手扶上了他的纖腰,把還在舞蹈的他收進了她的懷裡,她低著頭看著落著淚水的美人,用她的嘴唇輕輕地吻上了他的眼睛。

她握著他的手,一用力把他甩了出去,再收手讓他在自己的懷裡轉著圈。她們沒有說一句話,只是這樣一直一起跳著舞。

「主子。」丫頭和落辛玲把旭流兒安排好就回來了,「奴婢能進來嗎?」

劉琨抬頭看了看那人,她也看著他笑了笑然後一點點地消失了。

「不,不要走。」劉琨的眼淚奪眶而出,在空蕩蕩的大殿里歇斯底里的悲傷地叫喊著。

「主子。」丫頭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一下撞開了門沖了進去,「您沒事吧。」

劉琨的紅色長衫散落在地,自己也滿是淚痕地癱倒在地上哭泣,不一會兒就暈了過去。

「母皇。」落辛玲跪在了御書房的門口,焦急萬分,「求您去看看父君吧。」

落辛玲這一喊,落黎知道劉琨出事了,急忙讓靜兒把落辛玲叫了進來。

「劉琨又怎麼了?」落黎皺著眉頭說。

「父君午時暈了過去,如今到了傍晚還未曾醒過來。」落辛玲跪著說,「雖然父君對不起您,但是他真的很愛您。這您該很清楚才是。孩兒知道青嵐皇后的死讓您對父君心生嫌隙,可是您對他的愛已經夠多了,求求您也把您的愛分一點給父君吧。」

「放肆。」落黎最聽不得有人在她面前提起青嵐了,更過分的是還把他與劉琨比。「滾出去。」

落黎把落辛玲趕了出去。

夜深了,所有人都休息了。劉琨躺在床上,突然他的身邊出現了一道白光,白日里出現的那個人又出現了。

她把手放在他的額頭上,然後發出了白光。不一會兒,劉琨就暈暈沉沉地轉醒了。

她笑著說:「琨兒,這幾年過得還好嗎?」

劉琨深情又痴迷地望著溫柔的她,忍不住鑽進了她的懷裡說:「陛下,你終於願意放下青嵐來看我了。」說著,還笑得很甜蜜。

那人聽了,笑容一下子就僵在了臉上。但是她還是抬起手來摸了摸他的頭,用她那獨特的溫柔的嗓音說:「琨兒,我來看你了。」

「不對。」劉琨聽出了她的聲音,「你不是陛下,你是龍海雅。為什麼你要來這裡?我不想見你。」說完,他抱著自己的膝蓋哭了起來。

「如此,我先走了。若是,你哪天想見我了,就用老辦法叫我出來。」說完,龍海雅戀戀不捨地望著他,慢慢地消失了。

劉琨抬起頭來,寢宮裡依舊那樣凄涼。

「來人。」

「主子。」睡在外室的丫頭聽見劉琨叫她,急忙揉揉眼睛過來了。

「白日里讓你做的事情做好了嗎?」

「做好了。按照您的吩咐把旭流兒安置在了離二殿下最近的離宮裡,只要旭流兒肯嫁給我們殿下,陛下就該考慮考慮旭爾國對殿下的支持。到時候殿下就又與太女殿下爭奪皇位的實力了。」

「嗯。」青嵐,你奪走了我的皇后之位和陛下的愛。如今我不會再讓你的女兒奪走我女兒的皇位了。我能殺了你,就能殺了你的女兒。不要怪我,都是你們逼的,你們逼的。

「主子早點睡吧。」丫頭把劉琨安排睡下后就自己去在屋休息了,她剛打著哈欠出去就看見了單獨一人的落黎,嚇得她一下子清醒了。

「噓朕就是來看看他,不要吵醒他。」落黎一個人躡手躡腳地走了進去,坐在劉琨的床邊,幫他往上拉了拉被角。

「你說說你,這麼任性讓朕怎麼辦,朕畢竟是一國之君,怎麼能失了面子?你犯了這麼大的錯,罰你幾日禁足也就是堵住別人的嘴,可你到好,把自己折騰成這番模樣。」說著,落黎嘆了口氣,「朕一直都忘不了第一次見你的時候,那時候的你那麼天真爛漫,就像一隻自由自在的野鳥。朕知道對不起你,青嵐是個好男子,他調皮得很,與你的性子很像,朕也喜歡上了他。那些日子,朕一直陪著他,為了讓他嫁給朕,就把本來許給了你的皇后之位給了他。」

「朕本以為你不會在意這些,可是朕錯了。自入宮后你就變了,不再天真了。從那時朕就覺得很慚愧,竟然不知不覺地遠離了你。今天辛玲說你暈了過去的時候真的嚇壞了朕,朕從來都沒發覺你在朕的心裡居然這麼重要。青嵐已經不在了,朕唯一知心的人就只有你一個了,你知道嗎?」落黎看著還在沉睡著的劉琨,眼裡的愛意滿溢,「朕知道你想讓辛玲坐上儲君之位,可是,辛玲她不合適。這兩個孩子小的時候就一個帶頭幹壞事,一個做跟屁蟲。那個時候朕就知道辛玲這輩子都只能跟著韻絡的後面了。天性使然,誰都改變不了。」落黎摸了摸劉琨的臉,站起來看了看外邊明亮的月亮。

「我先走了,明天晚上再來看你吧。原諒朕已經習慣對你不理不睬了。」說完,落黎就轉身走了,只是她沒看見,就在她轉身的那一刻劉琨緊閉的雙眼滑落了一滴晶瑩剔透的淚水。

陛下,原諒我已經習慣失望和恨你了。

空氣里有一股子甘甜的味道,它拂過劉琨的臉頰,輕輕去了他臉上的那滴淚水。

海邊的落韻絡擼起袖子,撩起褲腳,手插在腰間,一身粗布衣服,活脫脫一個平頭老百姓的模樣。

「殿下,今天咱們去哪裡打魚?」老鍾姨娘昨天見識過了落韻絡的本事,很是佩服。

「還去昨天那個地方吧。」落韻絡說著,指揮著整個船隊向著昨天那個地方去了。

她們和昨天一樣打了不少的魚。正準備返航時,突然海面上掀起了大風大浪。

「殿下。」阿水急了,一手抓著魚筐,一手抓著船邊大喊,「要趕緊走了,龍王爺又要發威了。」

龍王爺?管著海的應該是海王才對。可是昨天晚上海靈笛明明說過海王這些天很開心,特地讓海面平靜些日子,好讓漁民們多打點魚。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海妖。

只能這麼解釋了。「大夥坐好,趕緊返航。我估計是海妖。」落韻絡扯著嗓子大聲喊著。漁民們聽說是海妖,嚇得趕緊往回划船。

突然,海里傳來了一聲巨響,船的下面就又一條巨大的不知道什麼東西遊了過去,它張著巨大的嘴巴,一口氣就吞掉了數不清的魚。

「這是個什麼?跟座小山似的。」大魚的膽子比較大,趴在船邊上往下看了幾眼說。

「快跑。」落韻絡一把把大魚拉了回來,對著船隊拚命地吼著。龐然大物衝出了海面,噴出了巨大的水柱把好幾條漁船打翻了。

「扶好木頭,扶好木頭。」落韻絡跳進了海里把快失去意識的人轉移到了還沒有被損壞的船上,對著海里驚慌失措的人大聲喊著,「探海,大魚,阿水,快把老人先弄上船。」

她們聽了,也跳進了海里。

龐然大物還是不放過她們。它巨大的灰色的身體在海面上倒騰著,把海面激起了巨大的浪花。不僅海面上的船隻沒辦法航行,就連水裡的魚兒也不能在這附近遊了。

為什麼?落韻絡惡狠狠地望著那龐然大物。突然,那龐然大物大聲吼叫了一聲就沉進了海里。然後,她的面前出現了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一二歲的女子。

「是你,海靈笛的妹妹。」落韻絡可忘不了她在自己的面前親手消去海靈笛和她的記憶的事情。「你又來做什麼?」

「救你,順便找你。皇兄被逼婚,本殿下想請你幫個忙。」海含諾把其他人連同這一片大海都定住了。

「若是你真的心疼你的皇兄,當初就不該消除他的記憶。」

「即便不這樣做,你們還是不能在一起。天規如此,誰都改變不了。」

「天規?所謂規矩只是用來定方圓的。不在乎,它就是幾張廢紙罷了。」落韻絡不屑地說。

「那你們落紫國的規矩也就是紙上之談了?」海含諾說。

落韻絡皺著眉頭看著她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來。

「本殿下本以為龍意涵會好好對我皇兄,就決心讓他忘了你。可是,前不久,本殿下剛剛知道她只是在利用皇兄罷了。心下不忍,也幸虧你還在這裡,本殿下才找得到你。」海含諾說。

「你想讓我幫靈笛逃婚?」落韻絡問。

海含諾看了看她,點了點頭說:「你猜的沒錯。據我所知,龍族內部大局基本已定,龍意涵也不需要皇兄了。到時候若是皇兄失蹤了,誰也沒辦法逼他嫁人了。過了這段時間,龍意涵定會放棄,那時皇兄也就安全了。」

「如此也好,只是如何做?」

「五日後,本殿下會想辦法讓皇兄變成人的樣子隨你走。若是等不到,你也不必等了。那時必定有事耽擱不能來了。」

落韻絡想了想,點了點頭。

「但是,一定要記得,不能與他發生任何事情,這是天規。違反了,皇兄會死的。如果你真的愛他,就希望你能承擔起這份愛的責任,保護他。」

「你放心。靈笛的命比我貴重多了,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他。」

海含諾點了點頭,向後一揮衣袖,眾人就能動了,此刻大海也平靜了。她也沉入了大海。

「殿下,我們快走吧。」大魚看落韻絡在那裡發獃,就過去提醒了她一下。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