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九章 動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動機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皇兄。」海靈笛深夜剛回去,就看見小不點兒海含諾坐在他的寢宮裡。

海靈笛尷尬地笑了笑,眼睛左瞧右瞧的,就是不看海含諾,還有意無意地說:「今個真高興,特地出去玩了玩。沒想到,一下子沒注意就晚了。呵呵呵」

海含諾也笑了,說:「皇兄也不必騙我了,我知道你去見那個凡人了。」

「呵呵,你是說小魚吧。」海靈笛知道這個小不點兒肯定是有了證據才會這麼說的,索性也不瞞著她了。

小魚?海含諾驚了一下,隨後在心裡不屑地一笑:落韻絡,真沒想到,你居然為了騙過我和其他人,起了這樣一個名字。

「是她。」海含諾也順著說,「白日里,我發現海里新出現的深淵裡住著一個修鍊多年的巨魔,本想去查看一番,卻沒想到它正想淹死那些漁民,吃掉她們的魂魄來增加它的修為。我記得天規里不許傷害凡人,就出手鞭殺了它。那個時候我看見她正在水裡救人。」

「含諾,你是怎麼知道她是小魚?」

「她告訴我的。」

海靈笛點了點頭,阿左阿右也不在,這個小不點兒也不知道想做什麼。

「皇兄,不用找了。阿左阿右被我支出去了。」

「你有什麼事嗎?」海靈笛也跟吃驚,以往他這個妹妹可是從來不會這樣的。

「訂婚宴上,你對龍族二殿下的態度不是很好。今天來是想問問你到底想不想嫁給她?」

海靈笛沉默了,嫁或不嫁,他還能選擇嗎?兩個皇帝親自策劃的婚禮豈能被他一個人的意願就左右呢。

「含諾,母皇的心意已決,誰都改變不了了。」

「我沒問母皇的意願,我問的是你的意願。」海含諾站起來,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她在等一個答案。

「嫁,當然得嫁。」海靈笛低著頭不敢看海含諾,他害怕她看到他的猶豫。

「那個凡人呢?皇兄放得下她嗎?」

海靈笛也站了起來,對海含諾說:「小不點兒,你今天真的很奇怪。怎麼會關心我的婚事?」

「因為我們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妹,我只是不想哥哥過得不快樂。你曾說過,嫁給一個不喜歡的人,你這一輩子都不會快樂的。」海含諾說,「如今,還真是變了。你失去了記憶,就連自己的堅持也忘了。」

「沒忘。」海靈笛很激動地說,「可是又能怎麼辦?我是人魚,又不能變成人和小魚一起走。含諾,今天你真的很反常。你一向聽母皇的話,若是我要逃婚,你也應該把我鎖起來才對,怎麼會說出這些話?」

海含諾低下了頭,說:「皇兄,其實,我暗中派人去查了龍意涵。發現龍亦馨和她的關係非同一般,而且龍意涵對他疼愛有加。我擔心,她娶你只是想坐實儲君之位,一旦你失去了利用價值,就會過的非常悲慘。」

「胡,胡說。」海靈笛不相信,「阿馨是我最好的朋友,怎麼會這麼對我呢?」

「皇兄好好想想,你和龍亦馨是什麼時候才成為朋友的?」海含諾的話勾起了海靈笛的回憶。

當時,每個人的生活都波瀾不驚的。然而龍意涵打破了這種平靜,她突然對外發誓要娶海靈笛為正夫,且一生一世只對他一個人好。

這件事搞得沸沸揚揚的,好多人來祝賀他,龍亦馨也在裡面。他自己的心裡也有點小驚喜,小甜蜜。可是,龍意涵從來都沒有來看過他,慢慢的,這種感覺也就消失了。那段時間,龍意涵的表妹龍亦馨倒是常來陪他玩,這一玩,也就成了朋友。

「皇兄可想明白了嗎?」

「我還是不相信。」海靈笛的眼裡有幾分疑惑和不信,還有一些悲痛。

「皇兄不必急,我給你三天時間考慮,到時候你來了,我就當你想離開大海,到時候我自然會助你一臂之力。若是你不來,從此你是快樂還是難過,海含諾都再也管不著了。」海含諾說完就離開了,只留下了不知道該如何做的海靈笛。

在落紫國,旭流兒暫時在離宮住了下來,現在只要等到落韻絡回來同意他入住東宮,他才能進了東宮。

「殿下,今日您見了劉琨皇后正君,還需得客氣著,雖然不知道他犯了什麼錯,被陛下囚禁了起來,但是呢,我們要想在這裡立穩了腳步,就必須得到他的同意才行。」

旭流兒看著正在為他收拾衣服的喜鵲,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他說的話了。

那個龍人讓我牽制住落韻絡不去海邊,也不知道為什麼,總之,還是先聽話好了。

「屋子外面陽光明媚,您不出去走走嗎?」旭流兒說,連通報也沒有就進來了。

「皇后正君安好。」

「坐吧。」劉琨強忍著不發,「本宮出不去了。沒想到,旭流兒殿下來這裡兩天了,連這麼大的事情都不知道啊?」小浪蹄子,你別想給我帶帽子。

「知道,只是不知道陛下如此狠心,您連自己宮裡的庭院也去不得。」

「是埃比不得殿下,沒夫人管著,就能像只野貓那樣沒人管得了了。」

旭流兒在心裡暗暗笑了,這分明是在罵他沒禮貌,嫁不出去。若是不是為了旭爾國的百姓,他才不來這裡受這份氣。

「他的身上有龍族人的味道,仔細聞聞,好像是皇姐的味道。」突然,有一個隱形的人站在劉琨的旁邊說。

劉琨的眼神一下子就變得凜冽了許多,或許他幫得上他的忙。

「來人,把本宮準備好的禮物拿上來。」說完,丫頭就拿上來一個首飾盒。

劉琨打開它,拿出一個金鑲玉的鐲子說:「你大老遠地來也不容易,這是我出嫁的時候父親給我準備的嫁妝,說是以後我若有個兒子,就讓我把它送給他。要是只有女兒,那就把它送給未來的女婿。」說著,劉琨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如今青嵐哥哥去世了,落韻絡這孩子就沒有了父親,著實可憐。如今我也把她當作自己的孩子一樣對待,這一對鐲子也就送給你吧。」

女婿!看來他是想把本殿下嫁給他自己的兒子呀。

「正君,這鐲子太貴重了,您還是送給您自己的親女婿吧。旭流兒還有事就先行一步了。」說完,旭流兒毫不客氣地就走了。

「沒錯,是皇姐的味道。」他剛走,龍海雅就一身白衣地出現了。「只是,我想不通,皇姐怎麼會和這麼個不起眼的人扯上關係?」

「這個也不要想了。他既是前來和親的皇子,又深得旭陽的喜愛。若是我女兒能娶他回來,必定會得到旭爾國的支持,到時候奪位就有希望了。至於他與你皇姐的關係我一點也不想知道。」

「琨兒。」龍海雅看著他眼裡對她的冷漠,心裡也涼了半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