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十章 藏書閣的禁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藏書閣的禁書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殿下。」阿左阿右把海靈笛從被窩裡拉了起來,「起床啦。」

「幹嘛。」海靈笛閉著眼睛把阿左阿右甩開,一到頭又睡著了。

「殿下,您忘了,陛下還在等著您去敬茶呢。」阿右附在他的耳邊說。

這一下,海靈笛一下子就驚醒了:「天哪!完了完了,遲到了。」說著,他下來就各種找衣服穿。

「殿下,您慢點,還沒洗臉呢。」海靈笛急急忙忙的快速遊了出去,衣冠不整的。

「陛下,靈笛殿下來請安了。」

「讓他進來吧。」海王按了按有些發痛的額頭。這小子還是這麼懶埃

「母皇,孩兒給您請安了。」海靈笛匆匆地進來了,卻把海王嚇了一跳。

「你,你這是做什麼。不束髮,也不洗臉,花黃不貼,還掛著幾道淚痕。」

「母皇,切勿著急。」一旁的海含諾說,「昨晚,孩兒與皇兄暢談人生,耽誤了就寢。還請您原諒孩兒一時失了分寸。」

原來小不點兒也在埃海靈笛揉了揉還有些發腫的眼睛看了她幾眼。怪了,她睡得也不見早,怎麼就這麼精神呢?

「你又為他說情了。你看看,同樣是晚睡,他這個哥哥還不如你這個妹妹做得好呢。」海王也是無奈了。

「母皇不可這麼說。孩兒自小習武修鍊,皇兄卻從不沾染這些,自然比不得我精神。要是母皇飛得按照對待我們這些人的要求來對皇兄,著實讓人覺得您看不起我們。會讓武者心生無用之意。」

海王聽了,想了想,也就點了點頭,說:「你說的倒也不錯,如此,朕就原諒這一回。以後,靈笛可不能再晚睡晚起了。母皇事兒很多,不能為了你的這一杯請安茶耽擱了。」

「那就取消了請安茶不就好了嗎?」海靈笛小聲嘟囔著。

「你說什麼?」海王皺著眉頭,有些怒了。有時候,你自己覺得小聲說話無人聽見,可不代表別人就真的聽不見。

「沒有沒有。孩兒說,以後一定早睡晚早起,做個勤勞的好孩子。」

「也好,朕就等著看了。」

海靈笛急忙接過侍從遞過來的茶水恭恭敬敬地遞給了海王。

「母皇,請用茶。」

海王欣慰地點了點頭,接過茶品了一口就放下了:「朕還有事,就不陪你們了。」

「是,恭送母皇。」海靈笛和海含諾一起送走了海王。海靈笛鬆了一口氣,端起桌子上還沒喝完的茶水,大口地灌了下去。

「真是浪費,這麼好的茶水,就喝一口。」

海含諾笑了笑,說:「皇兄,昨夜星辰正好,皇妹與你相談甚歡。」

「嘁小不點兒,你說話永遠都這麼文縐縐的,真的很讓人討厭的。」海靈笛說,「還有我們住在深海里,你怎麼知道星辰正好?」

「這不是你和那小魚說的嗎?」海含諾說。

「你,你,你居然偷偷派人跟著我。太過分了。」海靈笛指著海含諾,都快氣炸了。

「皇兄不必生氣。要生氣也不該生我的氣。」海含諾倒是平靜得很。

「不生你的氣,難不成還生自己的氣嗎?」海靈笛真的很委屈。有個多事的母皇不說,現在還多了一個監督他的妹妹。果然,昨晚的話都是假的,海含諾還是個聽話的好孩子嘛。

「皇兄沒說錯,你是該生你自己的氣。或許你還沒有意識到自己處在一個什麼樣的環境中。龍二殿下利用你,現在還暫時不會傷害你。龍四殿下與你是,是好友,若是有一天她也想爭奪皇位,那麼皇兄你必定會受到她的迫害。輕者,搶你回去做夫,重者,殺了你,與龍二殿下魚死網破。」

「少嚇唬我了。小不點兒含諾,你真的是杞人憂天了。我相信平丞姐姐,她絕不會這麼做的,況且她人品極好,怎麼會傷害她的好友呢?」海靈笛理了理自己的蜂窩頭說。

海含諾也是無奈了,但也怪不得他。她抹去了皇兄的記憶,自然對龍平丞的事情也忘了。可惜,這個不懷好意的賊子,怕是至今也沒有真心地放手。龍皇也是偏心,隨便把她扔給了龍意涵就沒事了。他明明知道龍意涵礙於他的威嚴絕對不會找龍平丞的麻煩的。

「皇兄很多事情都忘記了,除了她們,還有些你沒有記住的人。」

「沒錯,你是說過,這個人害得我失去了記憶,還險些把我擄走。可惜不知道她是誰,否則,本殿下一定抓她痒痒,讓她笑死。」

這懲罰方法,唉海含諾看著天真無邪的海靈笛,心裡不由得擔心更多了。

「皇兄,你連我派的人都發現不了,更不要說別人了。如果真的有人要傷害你,你真的是躲不了的。」

「那我要怎麼辦。你們一個個都是大戰神,大武者,我就是一個混吃等死的嬌生慣養的皇子,等那天嫁出去這一輩子基本就只能這樣了。我還能怎麼樣?」海靈笛一屁股墩在了椅子上。

「皇兄,何不去藏書閣看看,或許那裡有你能學習的一些簡單的法術。」海含諾也不惱。

「既然這樣,你陪我走一趟吧。」

海含諾點了點頭說:「好,反正我也無事可做,正好也書。」

海靈笛回去整理了一下,就和海含諾一起去了藏書閣。

「皇兄,你來看看這本。」

海靈笛接過來看了一眼,就皺了眉頭:「《奇術后法》是我們海族最偉大的法術師海逸字所著,一直一來都是習法之人必學的。可我海靈笛偏偏是個法術上的廢材,曾氣走了五個老師,氣暈了三個大師。你讓我學這本書,豈不是要了我的半條命嘛。」說完,他就把書扔給了海含諾。

「那這一本呢?」

「《泯滅之志》一書里的法術太過殘忍暴力,曾被海逸字認為是法術界最失敗的作品。」

「如此說來,皇兄更喜歡海逸字大師所創造的法術了。」

「才不喜歡呢,她自以為有才,把法術界的法師學徒都貶低了。如此狂妄之人,才不值得本殿下喜歡呢。」海靈笛高傲地說。

「那麼,皇兄究竟想學什麼?」

「小不點兒,你這樣一本一本地推薦給我,不是好方法,不僅限制了我對法術的選擇,還耽誤了你讀書。這樣吧,你看你的,我找我的。如果有合適的,我再來請教你。」

海含諾想了想說:「皇兄說的也是,那就這樣吧。不過,那邊的書架上的書都是禁書,不能翻閱的。」

「知道了。」海靈笛一溜煙就饒了個圈子跑到了海含諾說的那個書架邊去了。

上邊有一本很漂亮的書,書上有一座五彩斑斕的海底懸崖。

海靈笛仔仔細細地看了又看,忽然想起來這是哪裡了。他有很長時間都沒有去那裡玩了。沒想到,它居然會是禁書上的東西。

可是,為什麼呢?只是一座懸崖埃

情詩崖,究竟有什麼故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