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十三章 靜待陰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 靜待陰謀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殿下。」一個透明的生物從郡王府的地板里滲漏了出來,變成了一個長得還算不錯的男子對著龍意涵說,「果然如您所料,邇城發了大水之後,落韻絡丟下海靈笛殿下回京去了。」

「這個凡人太麻煩了,三番五次地糾纏著海靈笛。要是海靈笛因為她拒絕嫁給我,可就麻煩了。」龍意涵對慵懶地坐在椅子上的龍亦馨說。

「那就殺了她。」

「不可。」龍意涵連忙阻止說,轉身看見跪在地上的男子,皺著眉說:「你出去。」

「是。」那個男子什麼也沒說,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他拿出藏在衣兜里的錦帕,眼裡滿是怨恨的表情,然後變成了透明的不知名的生物從地上的縫隙里流走了。

龍亦馨搖著蒲扇說:「你是在害怕天規嗎?」

「落韻絡所在的落紫國遲早要統一天下,她很可能將會是人間的皇帝,天上的那些人也一定知道。如果我們殺了她,天神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到時候這天上地下我們可就無處可去了。」龍意涵想著前幾天她在天宮裡不小心看到的天書上的一小段話,不由得暗自傷神。

「所以你就只能掌握著她的行蹤了?太窩囊了。」

「小不忍則亂大謀,我是要做龍皇的人,可不能為了一個凡人斷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好了,下一步怎麼辦?」龍亦馨有些不耐煩地問。

「你放心,千順里有我的人。聽說凡間的後宮很亂,也不知道能不能要了一個儲君的命?」龍意涵不懷好意地說。

龍亦馨走到她的身邊,摟著她的胳膊,一雙眼睛彷彿攝人心魄,說:「能的,皇帝都差點死了,何況是個儲君呢?」

「你可真是個美麗的妖精。」龍意涵的呼吸越來越重了,眼睛也有些發紅。她再也按捺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一把抱起了龍亦馨往寢宮去了。

「別急,過些天再去看看海靈笛吧,爭取讓他死了對那個凡人的心。」

「好。」龍意涵胡亂地答應了下來,一下子沒忍住,吻上了龍亦馨的嘴唇。

「韻絡殿下,馬車真的是太慢了。」紅莘無聊地說。

「紅莘姐習慣了化風而行,相比之下,這馬車的速度確實就像蝸牛了。」落韻絡笑著說,「不過,你還有傷在身,這樣的速度也正好你休養了。」

「說的也是,以現在身體恢復的速度,我想再過三天就能痊癒了。」

「太好了。你們這身體也太可怕了,這麼重的傷只需要四天恢復的時間。要是我,能在床上躺半個月好起來也算是一大奇聞了,更別提在馬車上休養了,那簡直就跟要了命似的。」落韻絡笑著說,「再過兩天我們就能回去了,到時候紅莘姐就住進我的東宮吧。」

「你安排就好。」

龍意涵不情願地提了提衣服走了出來,看著外邊跪著的司雨之神,一臉地不開心。

「你來做什麼?」真是沒眼色,壞了本殿下的好事。

「殿下,臣此次來有事請求。」

「快說。」

「這幾天,臣按照您的命令在邇城連天降下大雨。大海在邇城內的分流中的水平面極速上漲,已經衝垮了人類建造的大壩,淹了數十個村莊,死傷無數。」

「做的不錯。只有這樣的事情才能把落韻絡從那個小漁村帶走吧。」

司雨之神兩隻手在袖子里攥的緊緊的,偷偷瞄了幾眼正在暗自得意的龍意涵,下定決心說:「您要臣做的事臣都做完了,還望殿下能准許臣脫去官服,回鄉了卻餘生。」

龍意涵看著她,不屑地說:「司雨之神,孤王記得你家中的長輩都好大的年紀了,而且你的父母早亡,只有一個父君和兩個女兒,是吧。」

司雨之神一聽,驚的下巴都要掉了,她連忙抱著龍意涵的大腿,哭著請求著:「求殿下放過臣的家人,臣願意永遠守口如瓶。要是天神查了下來,臣一定獨立承擔,絕不連累殿下。」

「你能這樣說,孤王真的很感動。不過,司雨之神,是你多想了,你幫了孤大忙,我又怎麼會傷害你的家人呢。你既然有老了的長輩和年幼的孩子,就趕緊回家吧,照顧好她們。」龍意涵笑眯眯地說。

「是。臣恭祝殿下心想事成。微臣告退。」司雨之神說著,就準備轉身出去了。

然而,就在她剛剛轉身的那一刻,龍意涵抽出了帶著許多尖尖的鉤子鞭子,一甩手,就纏住了司雨之神的脖子,再一用力,司雨之神就轉了兩個圈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到死她都不明白一向溫暖的像陽光一樣的孩子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你把她殺了,萬一你父皇要找她做事,該怎麼辦?」龍亦馨拉了拉贍衣服,看著地上的屍體,皺起了眉頭。「來人,趕緊處理乾淨。」

不一會兒,下人就來收拾乾淨了。

「阿馨,你要知道,想坐上這個神的位置的人,數不勝數。」說完,龍意涵拍了拍手,就憑空出現了幾個人,其中一個長得居然和司雨之神一模一樣。

「你想讓她來代替司雨之神?」

龍意涵點了點頭。

「你要知道司雨之神可不是什麼人想當就當的。據說只有她們這一族最強的人才能做的了。」龍亦馨說。

「沒錯,所以就給選她。」龍意涵笑著說。

「太像了。」龍亦馨又仔仔細細地看了幾眼說,「簡直就像是雙胞胎。」

雙胞胎?原來如此。「意涵,你可真是個天才。」龍亦馨說著,就扭著小腰過去摟住了龍意涵的胳膊。

「好了,司雨之神家在那裡,需要做些什麼,你都清楚。趕緊走。」龍意涵把人都趕走了。

正準備好好欺負一下龍亦馨,就被龍亦馨攔住了。

「好了。這些天你剛被封了儲君,就待在我這裡什麼都不管了。照這樣下去,明眼人都知道要撤了你。」

「真掃興。」龍意涵不情願地說著,「既然你也說了,我就先回去處理一些政務。」

「去吧。」龍亦馨笑著把龍意涵送走了。

大海的深淵裡,像往常一樣美麗安靜祥和,唯一不正常的就是一向不愛學習的海靈笛居然泡在藏書閣。

「皇兄心情不好埃」海含諾看著有些鬱悶的海靈笛說。

「問你個問題。」

「你說。」

「海塗奎和清徐一起死了。你說為什麼情詩崖還會一直長著?就算她們的魂魄還在,也應該先去報仇才對。」

「皇兄一言中的。這個答案可能誰都很慢知道了,畢竟活了那麼久的人很少了。」

「好了,你出去吧。」海靈笛低著頭說。

「前幾天讓你考慮的事情怎麼樣?」

海靈笛頓住了,隨後才有些低落地說。說:「再讓我想想吧。」

「不過只有三天可以用了。」海含諾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要隨她走嗎?可是,她隱瞞了自己的身份,還隱瞞了名字。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