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十四章 來勢洶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來勢洶洶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邇城的事情很快傳到了天影捷和龍皇的耳朵里,兩邊都震驚了。天宮和龍巢里都有司雨之神,到龍巢的司雨之神一般都是用來應急用的,天宮的司雨之神才主掌天下各地的司雨之事。

天影捷心裡擔心會是天宮裡的司雨之神搞的鬼,安排了一些事情就即刻回天了。

天宮和凡間不同,沒有平坦的大地,只有數不清的小島漂浮在白雲之上,每座小島之上都有一座華麗的宮殿,只是越往上的小島越大,宮殿和景色越複雜多變。天神們以此來區分身份的高低貴賤,所謂的九十九重天不過就是這些小島上下依次排列成了九十九層。有些天神的神階不夠,就無法穿過第九十九重天的法力屏障,也就沒有辦法見到天帝,除非天帝召喚她們或者有人帶她們來。

太陽神不知辛勞地駕著車太陽車,馱著太陽在空中按照預訂的軌道溜達。仙鶴們從比天宮更高的地方飛了過去,休閑自在。各路天神駕著自己的坐騎踏著雲彩忙著自己的事。

不過天影捷可不會為這些美景所耽誤大事。更甚者說,比起這些,她更愛千順夜晚的景象。小販子在大街上叫賣著,數不清的男男女女在一起嘻嘻哈哈,各色的神鬼面具也是奇妙。有時候天影捷覺得人類才是最聰明的,她們僅僅憑著一雙手就能創造出這麼美麗的景色,比她們這些用法術完成的神強多了。假如有一天她沒有了法術,還能否像那些凡人一樣生活下去呢?

她一路上行,一直來到了第九十九重天才停下。她穿過了巨大的有著法力屏障的門,守衛向著她行禮:「影王千歲。」

天影捷沒有理她們,一直來到了金碧輝煌的大殿才停下,這個時間,所有重要的大臣都在大殿里議事。她來到了高高地坐在正前方的穿著金色龍長袍的人不遠處停下了。

「母皇萬歲。」天影捷跪下行了禮。

「起來吧。」那個威嚴的女人一抬手,所有人都朝著天影捷跪了下去,而天影捷站了起來,昂首挺胸。

「影王殿下千歲。」

「眾卿平身。」天影捷說完,她們都起來了。

「影王,你這麼久才從凡間來,可有急事?」天帝的聲音空靈得很,彷彿洞穿了每個人。

「啟稟母皇,兒臣奉命調查通天水柱一事,這事本不大。可是,我卻發現了另一樁有關可能由龍族挑起來的事,這件事涉及到了凡人,恐怕會影響天書的正常記錄。事關重大,所以兒臣才會待在凡間這麼久。」天影捷恭恭敬敬地說。

「龍族好大的膽子。」天帝和周圍的天神都有些震驚了。「若是普通的凡人,天書也不會受其影響,不知道那個凡人是誰?」

天書一直記錄著天上地下所有事情,天神所做之事也都是按照天書的指示去做的。一旦中間出了足以影響天書的大事,那麼天下的時間就會靜止,所有人都會永遠停留在那一刻。凡人最容易受到傷害,所以才有了那些天規。

「回母皇。她是落紫國儲君落韻絡。」天影捷剛說完,四周的天神又是一陣嘩然,不一會兒也都安靜下來了。

「朕記得這個落韻絡掌管著天下的命運,將會是天下之主。」天帝說。

「母皇說的沒錯,所以孩兒想盡全力阻止龍族的陰謀。」

「嗯,你做的很好。」

「多謝母皇誇獎。此次來其實並非為了此事。前先日子的通天水柱一事是龍族四殿下龍平丞作為,目前已經被龍二殿下龍意涵帶回龍巢。據我所知,龍皇把她交給了龍意涵處置,到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天影捷皺著眉頭說,所有的事情都連在了一起,究竟是什麼人在背面指使這些事情的發生。這個人不怕天族,不怕龍族,更不怕人族,不會是魔族吧。自從上次大戰之後,魔族一直都沒有動靜,安分了不少。那究竟會是誰?

「就交給龍皇處理吧,希望他能公平。」

「母皇,兒臣還要告狀。」天影捷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說,「兒臣要狀告司雨之神雨斯,她在凡間邇城之地降下來連天大雨,導致無數房屋被毀,死傷無數。凡人苦不堪言。」

「影王休要污衊微臣。」這下子雨斯可不幹了,看著周圍強烈指責的眼神,她的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回陛下,前不久微臣受龍二殿下的邀請去她宮裡喝了幾杯,一直大醉,今日才剛醒來,如何能去邇城降下大雨。分明就是影王在污衊微臣,還望陛下明察。」

「雨斯說的極是。她那日去龍巢的時候,微臣還見過她。也是今日她才從龍巢回來。」布雷之神也站出來說。

「影兒,對此你可有話要說。」

「孩兒,孩兒無話可說。因為孩兒害怕是雨斯所為,故在這朝堂之上試他一試。」天影捷語噎了。

「荒唐,影兒行的是荒唐事。」天帝這下子也有點怒了。

這時候外邊的天兵跑了進來,跪在天帝面前說:「陛下,龍族二殿下龍意涵求見,說有急事稟報。」

「宣。」

「宣龍族二殿下龍意涵覲見。」

不一會兒,龍意涵就穿著她那身深紅的朝服進來了:「微臣見過陛下,陛下萬歲。」

「你不在你龍巢議事,來我這天宮可有急事?」

「回陛下,臣有一事事關重大。」這時,龍意涵跪在了地上說,「微臣要狀告司雨之神雨斯。」

「意涵,你在說什麼?」雨斯有些不解,明明前幾日她們還是好友,怎麼今日她就要狀告自己?

「雨斯先聽她說完。」天帝說。

「是。」雨斯只能乖乖地站在一邊。

「雨斯本是臣的好友,可是這樣的事情,微臣深知不該對她有所包庇。前幾日微臣請了她去龍巢喝酒,結果雨斯逞能喝醉了。她這一醉,就拿著她的雨器去了邇城的上空,還連降了幾天的大雨,邇城死傷慘重。微臣傾盡全力也靠不住她,在與她糾纏了幾日之後,微臣不得已打暈了她。這才讓雨斯停了下來。」說著,龍意涵撩起了袖子,露出了被雨器打傷的特殊的傷痕。

這下子雨斯也驚呆了,龍意涵胳膊上的傷的確是雨器所傷。而且龍意涵是她的好友,不至於誣告她,難道真的是她做的?可是為什麼她一點記憶也沒有。

「都怪微臣,若不是微臣請雨斯去喝酒也不會造成這樣的事。還望陛下懲罰。」龍意涵把頭磕在了地上,顯得那麼真誠。

「雨斯,你可知罪。」

「雨斯知罪。」雨斯無法反駁,跪在了地上,認罪了。

「龍意涵,你能為了大公忘卻私情,也是難得。朕就把這幅天山奇譚圖送於你以示獎勵。」天帝說,「至於雨斯,犯下大錯,不可饒耍來人,把雨斯壓至虛洞,墮入人道,永世受輪迴之苦。」

「是,多謝天帝不殺之恩。」雨斯跪謝了天帝,然後對著龍意涵說,「意涵不必難過,沒想到我竟然犯下了這麼的大錯,你用不著幫我承擔責任。來世所能再見,還望還能與意涵成為好友。我,就先行一步了。」

說完,雨斯就被天兵天將壓下去了。

龍意涵滿露不舍,一直目送雨斯出去,才轉過身來,給天帝磕了頭說:「多謝天帝對雨斯的不殺之恩。」

「起來吧,龍巢有你這樣的公正的人也是幸運。你就先回去吧。」

「是。」龍意涵起來就走了。

天影捷跪在地上,皺著眉頭,其他人沒有看見,可是她跪在地上卻看的清清楚楚,龍意涵磕頭的時候分明對著地在得意地笑。看來這兇手是誰很難斷定了。

「影兒,你在發什麼呆。」天帝把沉思的天影捷喊了醒來,「唉你要是像龍意涵一樣多好埃」

「母皇,孩兒一定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變得更加優秀。」天影捷聽出了天帝的失望,急忙說。

「既然如此,你起來吧。」

這時旁邊的士官對著下面的大臣大聲說:「退朝。」

「吾皇萬歲。」

所有大臣都走了,天影捷正要走的時候卻被那個士官喊住了:「殿下,陛下在天池旁邊等著您呢。」

「勞煩帶路。」

「殿下,這邊請。」天影捷跟著士官走了。

天池的水是溫的,裡面有好多千年不敗的蓮花,還有幾朵金蓮。天帝站在邊上等著她。

「母皇萬歲。」天影捷行了禮。

「起來吧。其他人都下去吧。」天帝遣退了所有人。

「母皇可有事情要吩咐?」

「你派人盯著龍意涵。」天帝壓低了聲音說。不由得讓天影捷大吃一驚。

「母皇也懷疑她?」

「她是好是壞,朕不知道。不過,朕自己的女兒還是很了解的。正所謂清者就是我兒。」天帝笑了。

「多謝母皇信任,孩兒一定查明事情真相還雨斯一個公道。」

「不。當務之急不是雨斯的事情,是落韻絡的事情。若真的像你說的那樣,這些事的背後一定有人指使。雨斯事小,切勿打草驚蛇。」天帝說。「至於雨斯,朕讓她直接投胎成了大人,也沒有消除她的記憶和法力。朕已經下了密召,必要的時候你可以去找她協助你。等所有事情都了了,朕會重新招她回天。」

「如此深思,母皇果然有見識。」天影捷激動地跪在了地上。

「好了。你去吧。」天帝讓天影捷重回凡間。

她一人站在天池旁陷入了沉思。

「陛下,可有煩惱?」天後正君來了,溫柔地問,「聽說影兒回來了怎麼不見人影?」

「朕還有事要她做,夫君不必擔心了。」天帝說,「這些年來朕一直都在想著同一件事情。」

「您說的是另一本天書吧。傳說天書有兩本,一本是乾,現在就在我們天宮裡。另一本是坤,據說它的形態不定,無人見過。」天後說。

「就算是見過,也沒人知道這是天書,它太擅長隱藏了,一直在等它真正的主人出現。據說只有似仙老人能認得它。」

「是埃若是坤願意為了天帝您做事,就能彌補乾的不足。」天後說,「乾會讓時間禁止,這些年來您一直小心翼翼地守護著凡間,實在太累了。」

「大概,這就是坤想要的,和平。它還真是個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