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十六章 內憂傷神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六章 內憂傷神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落韻絡一回到皇宮,就去了大殿。大臣們也在,落黎愁眉苦臉的,看見落韻絡回來,一下子覺得有希望了,臉上也帶了幾分笑容。

「母皇安好。」落韻絡行了禮,然後看了一眼身後的紅莘說,「這位是孩兒新結交的好友,很有本事。」

紅莘上前也行了禮:「陛下安好。」

「韻絡,你可算回來了。」落黎站了起來,有些激動,「想必邇城的情況你都知道了吧。」

「嗯,此次孩兒正是為了此事回來的。海邊的海妖一事還尚未平息,不過,總算漁民們的生活好些了。」落韻絡說,然後又說,「這其中還有紅莘姐的功勞。紅莘姐長期待在海邊,對海里的事比我們清楚,而且也更有辦法。」

「哦」落黎這才細細地打量了紅莘,此人一身紅衣,連髮帶都是紅色的。看其容貌,像是個富家子弟。「若是我兒說的都是真的,那麼朕必定重用你。」

「謝陛下。」

「陛下。」旁邊的左司馬大人何水揚說話了,「殿下這段時間常常住在海邊,聽回來的大臣說,殿下在海邊幫助漁民維持生計,還抓海妖,深得民心。想必殿下也習慣了海邊的環境,再者,有了紅莘先生的幫忙,這賑災一事當屬殿下。」

老狐狸,又想支開我。落韻絡心裡恨得牙痒痒,卻只能在袖子里握緊了拳頭,臉上還得春光一片。

「臣有異議。」這個時候,柳太傅出來說話了,「陛下身體欠安,要多加休息。太女殿下貴為儲君,理應為陛下分憂,挑起國家的重擔。」

「這邊,陛下還沒有倒下,柳太傅這話不是在詛咒陛下嗎?」一旁的一個武將義憤填膺地說,「再說,宮裡還有辛玲殿下,難道她就不能替陛下分憂了嗎?」

「那為什麼不能讓辛玲殿下去賑災,畢竟太女是儲君,她來主持國家大局才是民心所向。」柳太傅有些怒了。

「夠了。」落黎揉了揉發痛的額頭說,「容朕再想一想吧,退朝。」

「退朝」一邊的靜兒扶著走路都有些晃的落黎走了。大臣也開始各自散去了。

「老師,多日不見,老師身體可還好?」落韻絡恭恭敬敬地站在柳太傅的面前說。

「多謝太女殿下牽挂,老朽還動彈的了,不會讓那些骯髒污穢的東西傷了。」柳太傅說這話的時候專門放大了嗓門,何水揚和一些大臣指指點點地離開了。

「老師這話可得罪了不少人埃」

「不怕。」柳太傅的眼神堅定不移,「今天,老朽再給你上一課。」

「老師請講。」落韻絡立馬弓著身子,雙手作揖,低著頭恭恭敬敬地聽柳太傅講。

柳太傅說:「正者無畏,仁者無敵,勇者無懼,清者自清。堅持對的,用不著看其他人的臉色。你最大的缺點,就是沒有恆心,你可以為任何一個信念而改變。老朽看得出你厭惡皇宮的勾心鬥角,但本可就在海邊,卻為了你落家的江山和人民又回來了。這就是你的不堅定。」

「可是老師,我落家世代都為了守護著江山而奮鬥著,我身為落紫國的儲君,如何能不顧天下,去追尋我自己的自由呢?」落韻絡心裡有些委屈。

「那你愛這江山嗎?」柳太傅看著她的眼睛問。落韻絡一時竟然答不上來了。

「哈哈……那你可知道大愛與小愛的區別?」柳太傅笑了,又問。

「學生曾經聽一個朋友說過,愛其實是一種責任,一種甘心為了其它的人和事付出代價的感情。」

「老朽問得是你自己的答案。」

落韻絡又呆住了,她的答案嗎?小時候,她貪戀父君溫暖的懷抱,卻被母皇一道旨意調到了軍隊,回來時,父君剛好結束了他的生命。再然後心情極度煩躁的她衝撞了劉琨,還差點殺了他。最後被母皇關在了海邊的別墅里,遇見了天真爛漫的海靈笛,他那麼無憂無慮,讓落韻絡好生羨慕,於是她迫切地想留住這份讓她輕鬆的心情。可是,很多人都不願意她和他在一起。為了阻止這種事情,海靈笛還失去了記憶,她又一次習慣性地放下了,只是還想再見他一面。就在她覺得沒什麼希望的時候,漁民的描述一下子讓她找回了希望,於是她重新見到了他,還讓他再次認識了自己。只不過,她又一次食言了。老師的話讓她陷入了沉思。

「大愛無疆,為了他人不惜犧牲自己。小愛愛己,為了家的幸福和樂。」

「這就是你的答案啊1柳太傅嘆息著搖了搖頭說,「小姑娘,你要學的東西還多著呢。」說完,柳太傅就顫巍巍地走了。

「這個柳太傅看起來是個博學多才的人埃」一邊的紅莘看著遠去的柳太傅說,「可惜太老了,隨時都會沒命吧。」

「或許正因為老了,所以很多事情都能看的清楚明白吧。」落韻絡說。

「不過,你剛剛的答案的確不能讓人滿意,就連我這個半吊子都聽出來你的心不在焉。」紅莘說,「難怪柳太傅要走,你這樣不聽話的學生,她老人家沒氣死真是萬幸了。」

「如果這個問題要你來回答,你會回答什麼?」落韻絡沒有惱怒,反而問她。

「大愛包含小愛,愛國即是愛家,愛家定會護國。這便是我所理解的大愛與小愛。」紅莘說。

「果然,比我的答案好得多。不過,這樣的字句絕對不是老師想要的。」

「是埃或許當有一天你的經歷足夠豐富時,就能回答的了她的問題了。只是,到時候可能會有另一個問題了。」

「什麼?」落韻絡看著她說。

「你剛剛也看到了,柳太傅身體不好。或許到了那個時候她早就不在了。」

「你說的對。不說這些了,你剛剛進了宮,可不能亂跑,我們要去見過皇后,你才能有機會住進這後宮里。」

「好吧。」紅莘跟著落韻絡來到了劉琨的宮裡,此時他還在禁足階段。

「皇后正君安好。」落韻絡說。

「皇后正君安好。」紅莘也跟著落韻絡一起行了禮。一抬頭,卻看著劉琨驚呆住了

「起來吧。」劉琨躺在貴妃椅上慵懶地說。

沒錯沒錯,一定是她。紅莘望著的不是劉琨,而是他身後的那個透明的握著扇子還正在望著她的人。

三殿下龍海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