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十七章 龍族家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 龍族家事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見過皇后正君后,紅莘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跟著落韻絡出去了。

落韻絡也察覺出了她心不在焉,就問:「紅莘姐,從剛剛在皇后正君那裡你就心不在焉的,可是有什麼事?」

「沒事。」紅莘對著落韻絡笑了笑,然而迅速冷卻下去的表情分明告訴他人她心裡有事。

「罷了,紅莘姐不想說就算了。你在你們那裡見的多,來到我們這凡間想必眾多不適應吧。」

「不會。」紅莘說,「以往我也常常會來凡間聽聽小曲,喝喝茶水,看著這滿大街琳琅滿目的商品,實在驚嘆於人類的聰慧。龍巢里的人儘管個個法術高強,但是卻忽視了作為一個普通人需要掌握的生存技巧。倘若有一天我們沒有了法術,想必龍巢極有可能亂作一團,再也活不下去了。尤其是那些達官貴人,更是嬌弱的不成樣子。」

「說的不錯。」突然在紅莘的身後憑空出現了這麼一句話。紅莘頓時抬起頭,瞪大了眼睛,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紅莘姐,你怎麼了?」落韻絡趕緊扶住了她。

「可能是傷還沒好利索,給你添麻煩了。」紅莘說。

「那就趕快去休息一下吧。等你醒來,我帶你去我千順有名的千石林園去散散心。」落韻絡指使著旁邊的幾個侍女攙扶著紅莘下去了。

「等等,這些人你還是留在自己身邊吧,你可別忘了我的身份,要是一個不小心嚇著她們麻煩就大了。」紅莘說著,忍不住偷偷向後看了一眼,就看見一個搖著扇子,一臉溫和的女子正在看著她。剛剛的話就是她說的,不過因為她隱了身和聲,所以沒有人能看的見她。只是,堂堂的龍族三殿下為什麼會一直待在凡間長達二十年呢?

「好吧。」落韻絡說,讓一個侍女帶紅莘回她的房間后就離開了。龍海雅也跟著她一起去了。

「殿下,您接下來要回東宮了嗎?」藍田問。

「不了。今天天氣好,咱們一起去看看旭爾國的那個皇子。」落韻絡語重心長地說,正好也想想怎麼牽制住旭陽那個老東西。

紅莘剛回到屋子裡,龍海雅就隨她一起進來了。

「三殿下安好。」紅莘趕緊行了禮。

「不必緊張。」龍海雅把紅莘扶了起來說,「剛剛聽你一席話,正中我下懷。龍巢里還有你這樣見識的人不多了,她們都躺在隨手一點就能吃能喝的溫柔鄉里,遲早要吃大虧。」

「殿下為什麼不和陛下說這些事。屬下人微言輕,可殿下不一樣。龍皇一直都比較聽您的話。」

「說過,但也無用。不吃苦哪裡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龍海雅說,「不過,你一直都待在四妹的身邊,現在怎麼會與落韻絡在一起?」

「殿下有所不知。」紅莘把龍平丞犯錯弄出通天水柱和暴打她的事情都告訴了龍海雅。

「我這個妹妹,越來越不像話了,也虧得你一番苦心。」

「屬下受苦不怕,就是怕小殿下被二殿下利用做了擋箭牌和槍手。在海笛宮的那一次,二殿下知道靈笛殿下和小殿下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起了殺心。屬下害怕小殿下有危險。」紅莘一想起龍平丞一臉狠毒地打她還堅定地站在龍意涵的身邊,心裡既難受又擔心。

「既然皇妹不顧你的死活,你也不要回去了。」

「可是。」

「你現在回去也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讓皇姐起疑心,還會激怒皇妹。倒不如先待在落韻絡的身邊,靜待時機。」龍海雅心裡也十分難受。她們三人與死去的大殿下不同,是同父同母的親姐妹,從小一起長大,但是自從母親去世以後,她們的感情就越來越淡。以至於到了現在,竟然還起了殺心。

「對了,三殿下,您也要小心。龍亦馨這個人十分奸詐,容不得二殿下的皇位受到任何威脅,現在她們對四殿下已經下手了。屬下恐怕過些時間她們有了空閑機會就會來找您的麻煩。」紅莘突然想起了小殿下放她走的時候龍亦馨一臉得意狡黠的笑容,就覺得他一定會覺得自己只能投靠三殿下。也正因為如此,她才想到找落韻絡。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沒想到三殿下居然會在千順里待著。

「你這麼說,我突然也想起了一件事情。你們剛剛進宮的時候,我在上空看到有人跟著你們。其中一個我見過是皇姐身邊的一個密探,另一個看起來像天族人。」

天族?奇怪天族人怎麼會盯上她們?紅莘心裡實在不解。

「天族人跟著我做什麼?小殿下的事情天族早就知道了,跟著我也沒什麼用埃」

「或許,她跟著的不是你。」龍海雅想了想說。

紅莘想了想,有些疑惑地說:「是,韻絡殿下?」

「嗯。」龍海雅說,「當年我被千順的一道金光吸引到這裡,那道金光正是從落韻絡的身上發出了的。當時,落紫國皇帝就立她為儲君了。我本想好好看看她有什麼本事,結果這些年除了在戰場上殺敵外,也沒見過她做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

「殿下這些年一直不回龍巢就是為了韻絡殿下嗎?可是屬下記得殿下對這些東西並不感興趣埃」

龍海雅聽了,忍不住想起了現在還被禁足的那個悲傷的美人說:「不全是,這裡有比落韻絡更吸引我的人。」

「是誰?」

「不該問的就不要問了。我不會告訴你的。」

「既然如此,屬下就不再過問了。」

「你好生小心著那些跟著你們的人。我也會在暗中查看一番。我先走了。」龍海雅搖著扇子就化風離開了。

這個世界,越來越有意思了。不過,這並不是什麼好事埃

離宮裡,旭流兒梳著他的墨黑色的長發。望著鏡子里的自己發著呆。這已經是他來落紫國的第十一天了,可是,落韻絡卻沒有從海邊回來,照顧著他的一切的是落辛玲。

「喜鵲。」旭流兒說,「把那盞琉璃燈點上。」

喜鵲知道旭流兒殿下這是又在想家了。

「太女殿下到」喜鵲剛剛要去拿燈,就看見了門外的落韻絡,高興地大喊著。

旭流兒也趕緊去行了禮,還時不時得偷偷看看落韻絡的模樣。只見面前的人長得與落辛玲並不像,相比之下,更加英武俊朗。旭流兒的心裡頓時好了很多,心跳也不自覺地加快了。

「剛剛你拿什麼東西?」落韻絡沒有理會他,直接問喜鵲。

「回太女殿下,這是我們家殿下走的時候,陛下送給他的。聽說,這燈還有個很美好的故事呢。」

「哦,那你能給本殿下講講嗎?」落韻絡剛沒有理會旭流兒,直接問喜鵲。

可是,妒忌害死人埃喜鵲在和落韻絡說笑的時候,不小心看見了旭流兒有些陰暗的表情。

這下不好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