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十九章 羅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羅網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左司馬大人何水揚的何府里,柳青城的屋子裡,卓怡又在鬧了。

「父親大人,何溫赫早就進宮了,聽說再過不久就要和書棋一起被冊封為綺君和溫君了。可是我連東宮還沒有進去過呢。」卓怡跪在柳青城的面前苦的那叫一個凄慘。

「別哭了。上次讓你除掉何溫赫那個小蹄子,你做的不利索。何水揚起了疑心,把何溫赫送進宮去了。我能有什麼辦法。」柳青城的腦子這幾天被卓怡鬧得疼得厲害。

「孩兒哪裡知道,何溫赫把我送他的茶水賞給了下人,結果那個下人死了。」卓怡委屈地說。

「你還敢說。」柳青城生氣了,一下子把杯子摔到了地上,「要不是我極力壓下了這件事,你早就進了官府了。」

「父親大人不要生氣,孩兒知錯了。」

「算了,你就乖乖地先在家裡待著,不準再來和我鬧。聽到了沒有?」

「是。」卓怡怯懦地回答了一句。

這時候門外來了一個侍衛。

「主子,宮裡劉皇後身邊的宮人在外求見。」

「快請儘快。」柳青城連忙整理好了衣服,還瞪了一眼卓怡,「快擦乾淨淚水。一副沒了魂的模樣,真是丟我的臉。」

卓怡趕緊擦乾淨淚水,站在一旁。

「丫頭姑姑,不知劉皇后讓您跑這一趟,有什麼事情?」柳青城的變臉速度也是快,前一秒還又頭疼又生氣的,下一刻就嬉皮笑臉的,丫頭忍不住在心裡作嘔。

「劉皇后禁足多日,甚是想念家鄉,想請您去一趟,陪他老人家聊聊天。」

「好,待我收拾一下,就隨您去。」柳青城笑著帶著卓怡退下了。

「父親大人,您認識劉皇后?」卓怡有些奇怪,他從來都沒見過父親去皇宮裡。

柳青城沒有說話,只是換著衣服,梳妝打扮。

「您怎麼不讓其他人進來服侍您呢?」

「用不著。」柳青城一臉嚴肅地說,「你聽好了,從今天起,你的名字就是劉怡了。」

什麼?

「你的親生母親負了我們,何必執著這一個姓呢。」柳青城想起那段往事心裡就難受,雖然她花心,但是也是他這一生唯一喜歡過的人了。所以一直讓卓怡和她一個姓。「今天我會進宮,爭取讓你入了東宮。何水揚是靠不住了,還是我親自來吧。」

「多謝父親。」劉怡開心地說。

落韻絡和紅莘共乘一輛馬車,前往千石林園。

紅莘一直一言不發,一看就是有心事。

「紅莘姐,這些天你來了千順反而更煩惱了。究竟有什麼事情?」落韻絡問她。

紅莘笑了笑說:「多慮了,不過,要是真說有的話,還真有。」

「請說。」

「聽你說過劉皇后被禁足的原因,可是我還是想不通。像這樣的事情,陛下應該徹查,就算不殺了他,也該把他打入冷宮才對。怎麼只是禁足這麼簡單?」紅莘確實想不通。

「紅莘姐的疑惑我曾經也有過。在父君過世后的一段時間,我一直查害我父親的幕後黑手。最後一直查到了劉琨,可惜的是,他辦事的手段太過乾淨利索,竟然一點蛛絲馬跡都沒留下。我一氣之下,衝進了他的宮裡,逼他說出實情,結果母皇趕到后,他竟然告狀說我因為他坐上了我父君的皇后之位,心生怨恨,想要殺了他。可是,我手裡既沒有劍也沒有其它武器。本來這種事情只需要禁足反思最多一個月的時間就好了,結果母皇寧是把我關到了海邊的別墅里。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覺得在這個皇宮裡壓抑得很,很想要逃。」落韻絡說起這些事的時候心裡滿是青嵐臨死前想要見到她的畫面,和海靈笛在海面上歡快跳躍的身影。

「你是說,陛下有意壓下了這些事嗎?」紅莘說,「如果是這樣,陛下應該知道這其中所有的事情。可是,一個帝王怎麼會容忍這種事情?」

「母皇手裡有劉琨害她用的蠱毒盒,但是本該誅九族的大罪過,母皇卻只禁足了劉琨,除了不讓他出門外,其餘的一切照常。」落韻絡說,「我也曾想過或許母皇的手裡沒有實打實的證據,但現在看來不是這樣的。」

「也許陛下僅僅是因為喜歡他勝過愛自己了吧。」紅莘打趣。

「不要鬧了,母皇當著天下人的面,說她這一生只喜歡我父君一人。」落韻絡說。

「那還真是奇怪埃」

「主子,外面飛來一隻鴿子。」一個小侍女站在劉琨的身邊低著頭說。劉琨頓了一下,心裡染著火又旺盛了不少。

「殺了交給廚房,今晚本宮要吃鴿子肉。」他狠狠地說。

「是。」小侍女剛退下去,丫頭就回來了。

「主子,左司馬大人的正君柳青城到了。」

「請他進來,讓其它人都出去。」劉琨平復了一下心情說。

不一會兒,柳青城就進來了,所有的下人都出去了。

「皇后正君安好。」柳青城行了禮。

「好了,起來吧。」劉琨傲慢地說,「事情辦的如何了?」

「回皇后,基本妥當,何水揚基本上所有的勢力都在屬下的手裡,屬下還收了不少朝中其它的勢力。」柳青城的臉色變得嚴肅了很多。

「不錯,很快旭流兒就要進東宮了。在這之前,我要你想辦法殺了落韻絡。」

「主子,屬下聽說落韻絡很快就要去賑災了。若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殺了她,陛下肯定會在一氣之下徹查,說不定我們都得完。」柳青城皺著眉頭說,太亂來了。

「你說的也不錯,落紫國的江山再沒有交到我孩兒手裡,不能先毀了。等安定下來,有的是機會收拾她。」劉琨咬了咬牙說。這個時候窗口上停了一隻鴿子,它的毛色是灰色的,獃頭獃腦地可愛的很。

「來人。」劉琨一下子就來氣了。「趕緊捉了做菜。」

「這個鴿子是?」

「青嵐那個賤人留下來的,隨處覓食,還真的和它那個主人一樣,不知廉恥。」劉琨又想起了帶著一群亂飛的鴿子的青嵐,心裡痛的不得了。「既然不能除掉她,就先讓她再活幾天。這幾天蠱毒練得怎麼樣了?」

「回主子。屬下一直勤奮練習,種在何水揚身上的蠱蟲一直都在成長,估計再過幾年就能破體而出,成長為一隻奇毒無比的蠱蟲。」

「很好。你下去注意聯繫朝中的各位大臣,這次賑災找個由頭先把落韻絡的太女之位徹掉。」

「是。」

落韻絡,青嵐,你們誰都不要妄想斗過我。

旁邊的龍海雅看著已經被恨蒙蔽了心智的劉琨,心裡很難過。她陪著他二十年了,還是沒能讓他快樂陽光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