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二十二章 不悅的重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不悅的重逢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龍海雅帶著海靈笛上了樓,見到了站在那裡微笑著的天影捷。

「早就聽說海族的靈笛皇子出落得亭亭玉立,長得可人乖巧。今日一見,才發現,靈笛殿下竟然還是個不屈的小辣椒埃」

這話說的海靈笛一臉的不自在,紅的就像猴屁股,下意識就躲到了龍海雅的背後。

龍海雅發現了,也笑了,對著天影捷說:「殿下就不要開他的玩笑了,您看都害羞了。不過,靈笛你在這裡做什麼?你半點法力沒有,武功也不會,我想海王不會讓你出任務吧。」

海靈笛聽了,忍不住有些難過。本來他只是想要躲得離大海遠遠的方便逃婚,可是半路上卻聽說落韻絡竟然要成親了,不僅會有一個漂亮的正君,還會有兩個貴君和一個公子,心裡很是不爽,想要當面問清楚她。誰知,剛進了千順就遇到了那樣的事情。

「看來靈笛殿下是逃出來的吧。」天影捷知道得多一些,就說。

龍海雅還是很疑惑:「靈笛,你不是要嫁給二姐了嗎?」

「我,我,我逃出來了。我不想嫁給她,我討厭她。海雅姐姐,你可不要幫著她們帶我回去。」海靈笛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龍海雅說。

逃婚啊!龍海雅心裡沒有覺得龍族吃虧,反而覺得龍意涵配不上海靈笛,一個是蘭心蕙質的妙人,一個是狼子野心的無情人。這樣的搭配也真虧海王和她的母皇瞎了眼。

「當然了。我絕對不會送你回去的,放心吧。不過,你接下來要去哪裡?」

海靈笛咬著嘴唇,一臉委屈的模樣。想進宮,可是他又害怕打擾落韻絡,畢竟人家要成親了,他這樣子去算什麼。

「送進宮裡去找落韻絡吧。」天影捷也大概知道一些海靈笛和落韻絡的事情,知道她們兩人彼此有意思。

「殿下說笑了。」龍海雅笑著說,「剛剛我是利用了靈笛是落韻絡的男人的由頭嚇跑了那個噁心的女人,可是那也只是暫時之計,算不得真的。」

天影捷神秘地笑著看著海靈笛說:「三殿下看來很多事都不知道啊,要不要進宮還得看靈笛殿下願不願意。」

龍海雅這下懵逼了,她靜靜地看著海靈笛。

海靈笛雙手絞在了一起,不敢抬起頭看她們,仔細想了想,就重重地點了點頭。

「這?」龍海雅不解了。

「你這局外人就不要湊熱鬧了,還是想辦法讓海靈笛名正言順地進宮去吧。」天影捷說。

「我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要不讓紅莘帶他進去?」

「我看還是想辦法讓落韻絡知道靈笛在這裡,然後讓她派人接進去吧。」天影捷說。

「能行嗎?她又不認識靈笛。」龍海雅搖了搖頭說。

「誰說不認識的。」

這下龍海雅更是不解了,海靈笛一直生活在大海里,怎麼會認識落韻絡呢?怪,太怪了。

「緣份來了,擋都擋不住啊1天影捷高深莫測地說著。

海靈笛拉了拉龍海雅的袖子說:「海雅姐姐,就按照她說的做吧。多謝這位姐姐的幫忙,不知您高姓大名。」

「天帝之女,影王天影捷。」

海靈笛聽了,獃獃地看著她說:「原來,影王長得和人類一模一樣啊,就是頭髮白了些。」

「哈哈哈靈笛殿下真是可愛,討人喜歡吶。往日里別人聽我這樣介紹,都會心生幾分膽怯,唯獨靈笛殿下一人這麼說。」天影捷大喜,忍不住對這個天真的男子多了幾分好感。

「不不不,」靈笛急忙擺手,趕緊行禮,「影王千歲。」

「人間不必多禮,你們還需謹記我們現在就是普通的百姓。」

「是。」

「好了,下去安排吧。龍海雅,你要記好要做的頭等大事,必要時,我會派琦鶴去輔佐你。」天影捷恢復了嚴肅說。

龍海雅帶著海靈笛化作風直接回了宮裡,把他放在了東宮的後花園里。

「靈笛,既然你與落韻絡認識,想必她也知道了你的人魚身份。我就把你放在這裡,待會兒會有人來的。不過,你千萬要記得,不能說是我帶你來的。」龍海雅說,「現在宮裡除了個別人沒有人知道我的存在。」

「嗯。」海靈笛應下了。,隨即龍海雅就隱身離開了。

這個時候,後花園的花已經全開了,漂亮的蝴蝶在花叢中翩翩起舞,空氣中到處都有一種馨甜的香味,讓人心身愉悅。再加上明亮溫暖的太陽,海靈笛的心情大好。

他忍不住在花叢間和那些小東西一起飛舞,他的衣袖拂過紅的粉的黃的花朵,揚起了滿天的花瓣。他開心地笑著,飛快地旋轉的。似乎這個世界從來都沒有逼婚嫁人和看她成婚的煩心事。

剛來這裡散步的書棋遠遠地看見了他,心裡竟然很是詫異,這樣好的舞姿和天真的人兒居然會在皇宮裡出現,真是難得啊!

然而,書棋並沒有糊塗,他很清楚地知道,這樣的人要不就是在勾引主子,要不就是傻。

他走了過去,為海靈笛鼓掌:「這位不知是哪家的小少爺,美得不得了呢。」

海靈笛聽見了,停下來,回頭看著他。這個人看起來像個正人君子,一身綠色長衫,知書達禮的模樣。他想起了天影捷的話就說:「我就是個普通百姓。」

普通百姓能出落成這個樣子?分明就是在騙人。不過,書棋也沒有揭穿他,笑著又問:「小少爺在這裡做什麼,怎麼來的這裡?」

「飛,飛過來的。對,我自己飛過來的。」海靈笛想起龍海雅說不能說是她送他過來的,於是,瞪著一雙堅定的大眼睛看著書棋說。

飛?書棋這下子皺眉頭了,難不成這人真是傻子。可惜了,長得這麼好看。書棋這麼想著,忍不住又同情了幾分。

「我,我是來找落韻絡的。」海靈笛又說。書棋心裡一驚,一下子上去捂住了海靈笛的嘴。

「小聲點,你這小東西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在東宮裡竟然敢直接喊殿下的名字。」書棋也是嚇出來一頭的冷汗,這下他了確定這個人腦子有問題了。

「那,殿下在哪裡啊?」

「你隨我來,我先給你找點兒事做,好讓你能在宮裡待下去。」書棋拉著海靈笛走向他現在住的地方,「小少爺,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海靈笛。」

書棋轉過頭來看了一眼,這下子真的嚇到他了,剛剛沒有注意到,這個小傻子的眼睛竟然是利還記得在海邊別墅那裡他曾聽藍田說過殿下在找一個藍眼睛的男子。莫不是就是眼前的人?這人除了好看,也不懂其它的事,殿下找的真的是他嗎?還是先去試探一下。

書棋安排好海靈笛就往落韻絡的書房裡去了。

「殿下安好。」書棋拿著茶杯行了禮,端過去茶水。「今天,小人在後花園裡見到了一個傻裡傻氣的人,現在在我那裡。自稱要見您。」

「推了吧。本殿下正在忙著賑災事宜,無暇估計這些。」落韻絡拿起筆來正在寫著賑災所需要準備的事情。

「殿下。」書棋想了想說,「這個人挺奇特的,竟然有一雙藍色的眼睛。」他偷偷地看著落韻絡的表現。

藍眼睛,落韻絡手中的筆停頓了下來,雙眼裡滿是期待,她一把拉住了書棋問:「你可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書棋被落韻絡嚇了一跳,他見過冷漠的她,失落的她,傷心欲絕的她,卻從來沒見過她這副期待的模樣。那樣的表情讓人心碎,讓人無法拒絕。

「回殿下,他的名字是海靈笛。」

落韻絡不敢相信地站了起來,顛顛撞撞地就往書棋的住處跑去了。書棋也知道不對勁,就緊跟著也過去了。

「靈笛,你在哪裡?」落韻絡一過去,就推開了門,沖裡邊喊著。

海靈笛一聽到她的聲音,忍不住要落淚,但他還是堅強地把淚水咽回了肚子里。他忘不了那天她轉身離開的背影;忘不了那些她不在的夜晚,他獨自一個人坐在觀海郎上賞著沒那麼明亮的星星;忘不了聽到她要成婚時心裡那種撕心裂肺的痛。他不懂這是怎麼了,一度以為自己是不是中了什麼毒就要死了。

他迎著落韻絡激動的目光,穩穩地走了過去,抬手給了她一巴掌,把剛剛趕到的書棋嚇了一跳。

「你知不知道我每天都在那裡等著你,你知不知道我一個人怎麼度過一個又一個漫長的夜晚,你又知不知道我絕望過多少次又有多少次告訴自己沒關係,離開你就好了。可是」海靈笛語噎了,他一下子撲進了落韻絡的懷裡,「我就是沒出息的放不下你,沒有你的每一天,我都覺得沒有意思。沒有了你的大海不再遼闊,星星也不再閃耀,海風也沒有了刺骨的寒冷。沒有了你的披肩,什麼溫度都沒有了。你知不知道,我真的,真的,好想好想你。」

落韻絡收緊了抱著海靈笛的手,感受著他的悲傷,心裡五味雜陳。突然間她看見海靈笛的雙腿竟然在一點點地變化,她急忙把海靈笛推進了屋子,關上了門。書棋不解地看著,心裡酸酸的。這時候門口閃閃發亮的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過去一看,這竟然是那種成色特別好的珍珠,看來這個海靈笛還是個有錢人,不簡單啊,敢閃殿下耳光,殿下居然不生氣,還一臉心疼地抱著他。這一進屋子還不知道要干點什麼呢。

落韻絡把海靈笛放在床上,望著他的尾巴,忍不住皺著眉頭思索。

「怎麼了?」靈笛有些不滿地問,「難道你不知道我是人魚嗎,幹嘛那樣一副表情,是嫌棄我嗎?」

「不是,」落韻絡急忙擺手解釋說,她一遇到海靈笛就這樣容易投降,「只是在想這麼讓你恢復呢?」

「原來是這個事情,簡單,看我的。」海靈笛說著,就伸出手指頭,不情願地把它放在嘴裡,皺著眉頭眼淚汪汪地用力一咬,忍不裝氨的一聲。這下可讓在門外的書棋紅了臉蛋,他捂著臉害羞地低著頭跑了。

「這是幹什麼?」海靈笛這一下讓落韻絡心裡有些難受,這小子太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了。她正準備把他的流血的指頭放進自己嘴裡的時候,就被海靈笛制止了。只見他把血滴在了金色的魚尾上,魚尾瞬間就變成了雙腿。

然後,傲嬌的海靈笛把手指伸了過去,委屈地看著落韻絡。落韻絡忍不住笑了,看著他慢慢紅了的臉蛋,把他的手指放進了自己的嘴裡。

海靈笛自己都沒意識都,那時候他看她的眼神到底有多麼得溫柔。他以為她忘了他,雖然他現在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忘了他。可是,沒關係了,因為她還像以前那樣關心他,容忍著他的小脾氣。

這,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