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二十三章 苦命鴛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 苦命鴛鴦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天亮了,宮裡聽不到雞鳴,只有幾個身強體壯的侍衛揮著鞭子,響亮地打在地上,喚醒整個皇宮裡的人。

太陽還沒升起來,朦朦朧朧的清晨涼爽了許多,空氣清新,早起的人都知道這個時候是這一天最好的了。

東宮裡,落韻絡和其餘幾個人都收拾好了東西,昨天下午落黎正式下了令,讓她去邇城安撫民心,幫她們度過難關。本來她想騎馬去的,那樣快些,可是母皇下令讓她拖家帶口地去,說是增進感情,可對於落韻絡來說這真的是拖累埃除了海靈笛、紅莘和幾個侍衛,她誰都不想帶。

自從劉琨給落黎下了蠱毒之後,雖然表面上沒事了,可是落黎的身體從根本上已經被損壞了。她整日地躺在床上,蒼白的臉色嚇人。

「靜兒。韻絡走了嗎?」落黎有氣無力地問。

「回陛下,殿下沒有來向您請辭,自然不敢走。」靜兒說。陛下這個身體,她作為大內總管,心裡很清楚——陛下沒剩多少時日了。她挺難過的,她與陛下從小一起長大。在她的眼裡,陛下一直以來都沒有先皇英明神武,但是卻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善良到近乎懦弱的地步。韻絡殿下也是這樣,一直以來都不能真正地面對自己的心,想得太多,讓自己過得太累了。

「朕這幾日老是覺得很累,怎麼都睡不夠埃你說,朕是不是真的要死了。」落黎的眼裡布滿了血絲,眼神也有些渙散。看起來就像是臨近死亡的八九十歲的老婆子,可是,她明明才不到四十歲啊!

靜兒忍不住掉了淚水,她趕緊轉過身去擦乾淨了。這東西不能讓落黎看見,否則她會更難過的。

「陛下說什麼呢!您的身體好著呢。以前您救了那麼多小動物,上天都看著呢!它會保佑您的。」

「生死有命,朕救了很多動物,卻殺了很多人,可是朕沒得選擇。如今我落紫國內憂外患,朕卻無力改變。最近老是夢見先皇跟朕說,朕沒出息,這國家她要交出去了。」落黎的眼角掛著淚水說。

「陛下別哭壞了身子,讓那些小人得志。」靜兒小心翼翼地為落黎去了淚水,溫柔地說。

這時候,落韻絡也來向她請辭了。

「母皇,孩兒要去邇城了。您一個人可得注意身體。」落韻絡看著落黎也很心疼。

「好,你走吧。盡量早點回來。」回來晚了怕是見不得這最後一面了。最後這一句落黎放在了心裡,她知道自己的女兒太重感情了,說出口的話,只能讓她擔心。

「是,孩兒一定儘快回來。」說完,落韻絡就走了。

「對了,」落黎問靜兒說,「朕聽說昨天有個藍眼睛的男人出現在了東宮裡,這個人是誰?」

「回陛下,這個男子叫海靈笛。據東宮裡的人說他與韻絡殿下關係非同一般。昨天,昨天不僅行了房,而且那個男子打了韻絡殿下一巴掌,殿下竟然也沒有生氣。」

「以前的韻絡從來都沒有對任何一個男人動過心,更別提行房了。唯一讓她在乎的就是那個她在海邊的故人了,這個人害得韻絡心思都不在宮裡了,簡直就是禍水。一定要想辦法除掉他。」落黎狠狠地說著,忍不住又咳嗽了幾聲。

「陛下想怎麼做?」

「韻絡就要去邇城了,你可有什麼好辦法既能除掉那個男人,又不會把這個事情推到朕的身上?」

靜兒想了想說:「陛下,歷來後宮爭鬥不比戰場兇險。前不久,何水揚大人把她的小兒子送進宮裡來,就是為了避免被柳怡悄悄殺害。」

「你的意思是利用柳怡的嫉妒心,殺了海靈笛?」

「是的,陛下。」靜兒說,「何水揚大人一直都受她的夫君柳青城的控制,而柳青城真正關心的也就一個柳怡。就算這件事成功了,殿下也一定會想盡辦法查到柳怡山時候柳怡一死,勢必對柳青城造成不小的打擊,陛下除掉何水揚一脈危害國家的小人也就容易多了。」

「你說的不錯。真沒想到你還有這個腦子,沒封你個官做,真是屈才了。」落黎笑著說,「去把朕想做的事情告訴柳怡,一定要記著。」

「挑起他的嫉妒心。陛下,我懂得。」靜兒嬉皮笑臉地說。

「去吧。」落黎的心情頓時也大好。

落韻絡安頓好落辛玲好好照顧落黎以後就走了。她與海靈笛和紅莘同乘一輛馬車。

紅莘認識海靈笛,海靈笛也見過她幾次。

紅莘有些惋惜地看著依偎在一起的兩個人,深深地嘆了口氣說:「你們兩個人真的打算在一起嗎?」

落韻絡溫柔地看著懷裡同樣眼波流轉的海靈笛說:「此生不換。」

她剛說完,海靈笛就一臉甜蜜地靠在了落韻絡的肩膀上。看得人是好生羨慕啊!

「唉悲劇啊1紅莘這一句話讓落韻絡極為不滿。

「紅莘姐,本來我覺得你會是第一個祝福我的人,可是現在這話是什麼意思。」落韻絡可沒有忘記她的主子一直都變態樣地喜歡著靈笛,而她又是個很忠心的人。很難排除她是為了自己主子才留下。

「靈笛殿下不懂這事,可是韻絡殿下不該不懂啊1紅莘說,「世間萬物都有著自己的發展規律。正如蛇和雞在一起沒有後代,馬和羊沒有後代。殿下,你是人,靈笛殿下是人魚,就算靈笛殿下現在依靠著化形丹變成了人形,本質上還是人魚,你們是不可能有後代的。要是所有的生物都可以隨便雜交,那這個世界豈不是亂了套了。」

落韻絡聽了紅莘的話,心裡頓時多了一塊大石頭。正所謂,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更何況她是要繼承皇位的,沒有後代,江山要傳給誰?

海靈笛看出了落韻絡的難處,絞著手指頭,委屈地說:「我無所謂的,韻絡要丟下我也好,要和其他人生小孩也好。我都能理解的,母皇說過,小不點兒含諾是她唯一的女兒,所以以後要繼承皇位。韻絡也要繼承皇位,如果以後沒有孩子,就沒人從她手裡接過江山了。」

落韻絡聽了,一時激動,一下子把海靈笛緊緊地收在懷裡說:「我也沒關係的。我還有妹妹,以後讓她的孩子繼承皇位就好了。我,只要有你,此生足矣。」

紅莘看著她們兩個,心裡說不出得難過。這份難過不僅為了這對一直苦下去的愛人,更是為了自家不成器的小殿下。她的愛太瘋狂了,為了守在靈笛身邊,她化作韻絡殿下的模樣也就罷了。還居然為了獨佔靈笛殿下,不惜搞出通天水柱,傷害無數的海中生靈。這境界差韻絡殿下太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