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三十章 兇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 兇手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雨斯找到落韻絡,急切地告訴了她發現的事情。落韻絡聽了,急忙交代了藍田一些事情就趕回去了。

這個時候,紅莘和汀榕合也回來了。

海靈笛已經醒了,只是他的臉色鐵青,不像前些日子那麼紅潤。

汀榕合見過落韻絡后就被拉過來為海靈笛治病了。

「韻絡,這是怎麼了?」海靈笛眼神迷茫無神。

「小公子不要講話。」汀榕合也是有眼色,知道這個男人對太女殿下很重要。落韻絡坐在床邊,把海靈笛摟在懷裡。

汀榕合為海靈笛把脈,一會兒就鬆手了,她笑的有些奸詐,惹得落韻絡眉頭深皺。

「殿下,小公子這是染上鼠疫了。不過還好,這也不是什麼大病,待小人開幾副葯煮成湯,再加入熱水中,為小公子進行葯浴治療。小人保證,後天小公子的病就能痊癒。」

「好,需要什麼葯儘管說。」落韻絡急忙說。

「那還要勞煩紅莘先生同小人一同前往準備葯裕」汀榕合不懷好意地含笑看著紅莘,「另外,其他幾位主子也有一些鼠疫的癥狀,小人建議也要泡葯裕」

「好。來人,傳令下去,所有隨行的人都要泡葯裕」落韻絡對著一個侍衛說,「紅莘姐,麻煩你了。」

「那我就走一趟吧。」紅莘說著,一把捉住了汀榕合的胳膊,拉著就出去了。

外面天氣不錯,陽光好的很。不過,很快要入秋了,夏天的那份燥熱也漸漸消散了。

汀榕合摸著一棵大樹,連連讚歎:「紅莘,你看這裡竟然還能有這樣大而壯實的樹,不過可惜了,樹下有了蟻群,很快也就完蛋了。」

「你到底想說什麼?剛剛就看你不對勁了。」

「這裡沒人,我就告訴你。我汀家世代行醫,代代都被稱作天才。為此不少人來找過我們。」

「那又如何?」

「這世間會生病的可不止是人。那位公子的葯浴我會親自調葯,你可懂得?」汀榕合一副大爺的模樣坐在樹下的石凳上,懶倦地望著紅莘。

紅莘嘆了口氣,她早該想到了。

「你想做什麼?」

「給人治病的錢是一萬兩,現在小公子的病要加碼。」汀榕合說。

「多少?」紅莘心裡忐忑不安的,她可沒有忘記這個變態的愛好。

「不不不,我不要錢。我只要那位公子的一滴血。」

「什麼?你要研究他。」

「人魚啊!我先輩們窮極一生研究世間萬物,並制定了不同的治療方案。可是這深海里生物確實研究不全。」汀榕合惋惜地說。

「難不成你的祖先還上過天研究過天神龍人不成嗎?」紅莘不在意地笑了笑,這人有才能她信,可是這天地神佛怎麼會允許一個凡人研究到自己的身上呢!

「當然了。」汀榕合笑了笑,附在紅莘的耳朵邊小聲說,「天也不是不可上的。」

汀榕合的這句話嚇著了紅莘。

「怎麼樣,幫不幫我就一句話。小公子可是人魚,遇水就會變回原型,肯定不能讓其他人來照顧,你要怎麼辦呢?」

「會有人的。至於你說的我要好好想想。」

「好吧,現在夜深了,明天午時一刻給我答案。」說完,汀榕合轉身要離開了,「現在我要去備人和人魚需要的葯了。」

汀榕合走遠后,龍海雅出現了。

紅莘有些吃驚,急忙行禮:「龍三殿下。您怎麼在這裡?」

龍海雅搖著扇子,溫柔的像春風一般的臉龐沐浴著月光,紅白相間的衣服上墜著的流蘇隨著微風飄揚。用一支木簪挽起的三千青絲柔順地拂過臉頰。美得不可方物。

「我來保護落韻絡。剛剛那個人的祖先我見過,大皇姐病重時,父皇走投無路找到了她的祖先。只可惜大皇姐病得太重,剛找到那位神醫就去世了。父皇悲憤之下殺了她們全家,只留下一個在外地行醫的女孩。沒想到的是,從那時起,她們汀家就有了一個不成文的規矩,不僅一脈單傳,而且在孩子成人後就會趕出家門。我猜是怕滅門慘案再次發生吧。」

「這汀家厲害了,一脈單傳,還每一脈都是女孩。」紅莘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她們的醫術太高了,高到可以控制所生孩子的性別。」龍海雅說,「不過,今日來找你,並不是為了她,是為了另一個人。」

「誰?」

「海靈笛。」

「靈笛殿下怎麼了?」

「那個旭爾國皇子旭流兒不簡單,還有書棋。她們試圖利用靈笛來控制住落韻絡,你去提醒一下落韻絡要小心。至於靈笛,你去海笛宮找海含諾,讓她帶靈笛回去。」龍海雅說。

「可是殿下,靈笛殿下之所以能來凡間就是海含諾殿下在背後幫忙。屬下這樣去怕是不妥吧。」紅莘說。

「靈笛體內有多種不善的力量交織,告訴海含諾,她那麼心疼靈笛,一定會帶他回去的。」

「是,屬下這就連夜去。」說完,紅莘就化風而去。

龍海雅望著皎潔的月光,有些懷念剛遇見劉琨的那些日子。那個時候,他還不是落黎的男人,只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小少爺。他最喜歡製作塗料,然後把院子里每一朵花都認認真真地畫下來,不論是花骨朵還是凋零了的殘花,他都愛。到底是為了什麼,他寧願變成現在這個瘋魔的樣子,也不願意隨她去幸福地生活。

龍海雅嘆了口,隱身了。天影捷這個壞傢伙,竟然讓她來做這樣的任務。

大海的夜色一如既往,海風鹹鹹的,吹在臉上有些疼。那些名為海豚的大魚還在海面上無憂無慮地跳躍著,嬉鬧著。

紅莘來到了別墅的觀海郎上,望著波光粼粼的海面,有些思念在案前忙著宮裡事務的龍平丞,她的小殿下了。

突然,別墅里所有的燈都亮起來了。紅莘知道大事不好,剛要逃,就被一個人攔住了。

這個人從頭到腳都是黑色的,周身還有黑色的魔氣。她長得妖治美艷,頭上幾根黑紫色的羽毛把她的發綰了起來。她的眼睛也是黑紫色的,裡面萬般嬌媚動人。

紅莘看呆了,她從來沒有了見過這樣好看的人,儘管她是魔族的人,紅莘還是忍不住動了心。

「這位,這位小少爺,你不在魔族帶著,來海族做什麼?不怕被人抓嗎。」

小少爺?那人挑了一下眉頭,用她的纖纖玉指撩動著耳邊飛起的髮絲,隨意地笑了笑說:「等你啊1

紅莘一下子反映過來了,不過已經遲了。她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心裡忍不住悲痛起來。是她的小殿下來了。

紅莘轉過身來,頭也不抬地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深深地把頭磕在了木板上,悲憤地說:「罪人紅莘見過小殿下。」

龍平丞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她,她抬起了她的頭,對上了她的雙眸,然後給了她的一個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