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三十二章 柳怡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 柳怡之死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這裡是哪裡啊?靈笛看著眼前這個美妙的世界,心裡興奮又舒服。這裡是一個白色的世界,長著巨大的有著黑色輪廓的牡丹花,各種各樣的大魚小魚任意地在這個沒有水的空間里游來游去,他自己也有一雙美麗的腿,腳腕上掛著一串鈴鐺,每走一步都會發出悅耳的叮叮噹噹的聲音。

靈笛望著紅色的,白色的,黑色的,綠色的魚,忍不住也想同它們一起遊玩。正當他想著,他那條美麗的金色的尾巴就回來了,他開心地晃動著自己的尾巴,向著那些美麗的魚遊了過去……

柳怡站在一旁看著海靈笛的表情,知道自己要做的事已經完成了。正當他開心的時候,靈笛的尾巴漏出了水面。金色的尾巴帶著黑色的葯浴水甩出了水面,濺了嚇得目瞪口呆的柳怡一身水。

柳怡雙手捂著嘴,雙腿發軟地往門外走去,卻跌倒在地上。

「救命藹—」他喊了一聲,就連忙接滾帶爬地出了這間屋子。

聞聲而來的汀榕合看著嚇得滿臉狼狽的樣子的柳怡,趕緊上前去把他拉了出來,然後關上了門。汀榕合得意地看著已經被嚇得不知所措的柳怡,也大概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她從柳怡的手裡把裝著海靈笛的血的小竹筒搶了過來,毫不客氣地把他推到在了地上。

這時候聽到柳怡這一聲救命的人也都趕了過來。落韻絡濕了發梢,看了一眼癱坐在地上的柳怡,然後皺著眉頭望了一眼緊閉的房門。

柳怡這時候也反應過來了,趕緊抱住了落韻絡的腿,結結巴巴地說:「有魚,有有,有魚。」

落韻絡心裡一驚,抬起手就把柳怡打暈了。汀榕合摸了摸下巴,嘴角微微揚起,看來太女殿下是知道那位小公子是個什麼了。

雨斯這時候也從屋頂上飛了下來,沖落韻絡點了點頭。

「沒本殿下的命令,誰也不能進來。」落韻絡下了令,就一個人推開了門走進了屋子。

屋子裡到處充斥著草藥的味道,熱氣瀰漫,似仙氣裊裊。落韻絡一襲黑衣,三千青絲隨意披著。浴桶里的人兒閉著眼睛,雙手不停的在空中舞動著,蘭花指妙不可言。金色的尾巴帶著縷縷水線揚起,把水線散成水珠。他揚起的嘴角沒有一絲憂愁。整個人彷彿在仙界翩翩起舞一般,好似脫塵的仙子般,與平時天真可愛的他判若兩人。

落韻絡站在邊上看呆了,他的長發順著他的鎖骨滑下,浮落在各種草藥間。

可能是等得太久了,雨斯忍不住用傳音提醒落韻絡。她這才覺得不對勁,趕緊把他從葯浴中抱出來,把一件黑色長袍披在他的身上。被抱著的人兒並不安分,他的雙眸微微睜開,魅惑得像只狐狸。他的纖長的玉臂毫不客氣地環上了落韻絡的脖子,纖纖玉指拂過她的臉頰,順著她的脖頸滑落到了她的鎖骨。

落韻絡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從來都不曾接觸過房事的她,渾身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著要他。她感覺得到自己很享受這個過程,他的手劃過的每一寸皮膚都在發燙。她把他放在了床上,然後細細地端詳著他的臉頰,那麼地美。長袍沒有遮住的地方如白雪般嬌嫩。

落韻絡在心裡長長地嘆了口氣,然後直起身子來,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拿過被子把他那金色的尾巴遮了起來。

「神醫進來一下。」

汀榕合聽到了,趕緊把血收好,就進去了。

「給靈笛看看。」

汀榕合看了一眼臉上含笑的小公子,思索了一下,皺起了眉頭。她趕緊把了把脈,片刻后吃驚地瞪大了眼睛。她想過柳怡那個狐狸媚子會害小公子,可是沒想到他盡然敢在這麼多人的眼皮子底下趕盡殺絕。

「嚴重嗎?」落韻絡的心也揪了起來。

「殿下,恕小人斗膽。小公子這病恐怕是——」

「你不是專職疑難雜症的神醫嗎,靈笛又不是什麼大病,你怎麼會看不了?」落韻絡眼睛都瞪圓了。

「殿下,小公子這不是玻」

「不是病?」

「對。小公子中了毒,一種蠱毒。據我了解,這是一種由一百九十九種毒蟲煉製出來的蠱毒。若是如此也好治療,可是該人十分陰毒,竟然用罌粟來餵養這些蟲子。陰毒加上罌粟的慢行毒,恐怕小公子挺不了幾天了。」汀榕合自己也在心裡驚嘆,不論自己的醫術有多高明,世間還是會因為那些壞人出現新的難題。看來,外面的世界還是挺有趣的。

「幾天,幾天……」落韻絡一下就癱坐在了椅子上。

「殿下,小人雖然可以研製出解藥,但是所需時間可不定。若是殿下真想快點救了小公子,何不找出下毒的人要出解藥?」

「解藥,下毒的人。」落韻絡低聲喃喃道。那時候聽到的是柳怡的聲音,而且他暈之前說的話也證明了他見過靈笛。

「賤人。」落韻絡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竟然把桌子拍爛了。一旁的汀榕合也嚇著了,趕緊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來人,把柳怡給我拖進來。」

外面的人都是一臉的疑惑,然而還是乖乖地把柳怡拖了進去。

「把他弄醒。」落韻絡不耐煩地說。

手下的人趕緊拿來冷水潑在了柳怡身上,就像對待牢里犯人那樣。柳怡打了個寒戰就醒來了,他抬起頭看著神情疏離的落韻絡,心裡冷了一截。他趕緊爬了過去抱住了落韻絡的腿。

「殿下,這個男人他不是人,是魚。您要相信我。」

「相信你?」落韻絡一腳把柳怡踢到在地,「把解藥交出來,留你個全屍。」

柳怡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地滑落,他趴在地上,一點一點地爬到了落韻絡的跟前,抬起了他的一雙桃花眼,晶瑩的淚珠順著他的眼角滑落,桃粉色的眼影襯托得他楚楚動人。

「殿下,您要相信我。我是愛您的,比任何一個人都要愛你,從第一眼看到您,我就發誓只嫁給您。那條魚他只會撒嬌裝可憐,根本不配得到您的愛。」

「解藥。」落韻絡伸出了手,眼神依舊冷冷的。

「我,我不知道您在說什麼。」柳怡抬起眼睛裝得好無辜。

「來人,去柳怡的住處給本殿下搜。」

「是。」一幫侍衛得令后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