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四十五章 尋書尋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 尋書尋心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海靈笛看著面前的書海,突然間心裡覺得很疲憊,很想放棄。

他走在書海之中,突然想起了以前的日子,包括那些被海含諾消除了的記憶。那時候的他很頑皮,趁著宮裡的人不注意就偷偷地溜到海面上玩,為此他認識了很多大魚。他就這樣無憂無慮地玩了很多年,從小男孩變成了大男孩,可是他還是在貪玩。

他沒有好好學習,很多書都沒有讀過,就連自己海族的歷史他也不清楚。可是,他還是不在乎,還是玩。直到那一天晚上他遇見了那個讓他心動的女人。她威風凜凜,站在那裡就彷彿一座山,那麼嚴肅的人皺著眉頭拿著酒杯站在那裡似乎有很多心事。他悄悄地趴在她的腳底下,本想著嚇嚇她,可是她沒有像以前那些人被嚇著,她看著他的時候笑了,笑得很溫柔。那一刻,他突然就不想露出自己的尾巴嚇她了。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在書海中走了很久,突然有一個聲音問他:「有人讓你不快樂,如果給你一個選擇,修鍊一種逆轉時光的法術,你可願意放棄那些不快樂的記憶?」

不快樂嗎?好像是的,這些天他陪著她,她卻忙著自己的事情,根本就沒有時間來管他。所以他不快樂了嗎?

「不,我很快樂。以前我忘了我們的相逢,還以為海邊救了她的時候才是我們的相逢。可是,就算我忘了她,我還是會為她心動。我是人魚啊,這一生就註定會為她而心動。我很快樂,我喜歡她面對著我的笑容,就算她那麼痛苦那麼疲倦,她還是會對著我笑。這就夠了。」海靈笛的淚水滴滴落在地上,在這禁書閣里竟然變成了一顆顆金色的珠子。

「真是絕世的珍寶啊!可惜了,可惜了,你卻不是我要等的人。」那個聲音接著惋惜地說,同時旁邊的一本本來有了模糊字跡的書突然變成了空白的書,合了起來飛回到了書架上。

海靈笛一下子從回憶里出來了,他急忙回過頭,然而,無邊無際的書海,已經讓他看不見那個氣宇軒揚的人了。

他坐在地上一下子就哭了出來,他靠著書架在這荒無人煙的地方心裡荒涼了不少。他哭了很久,然而依舊沒有人理他。

他慌了,他想起了他的母皇和父后。那時候他還很小,母皇很忙,一直都是父后陪著她。父后是個溫柔的大美人,他天天陪著幼小的海靈笛在大海中遨遊。

「靈笛,大海之上是天堂,天堂之下是地獄。」他還記得父后和他坐在情詩崖上說。

「父后騙人,大海之上是天堂,那天堂之下不就是大海嗎?」海靈笛天真地問。

「呵呵。靈笛還小,不懂。天堂和地獄只在一念之間,而大海能讓人這一念變得清楚無比。」父后摸著鼓起來的肚子說。

「父后,這些都太複雜了。靈笛不要懂,靈笛要和父后一直在一起。」

「還有個小妹妹呢。」

「嗯嗯,那就我們三個一直在一起。」

「母皇呢?」

「哼,母皇天天忙,都不陪靈笛玩,靈笛不要母皇。」

「你這孩子,你要明白,母皇是愛你的。只是她有不得已的原因。這世界上有太多的無奈事,若事事都放在心上,人得活著多累啊!靈笛,你這麼小,把這麼重的事情放在心上可不好埃」父后笑著說。

「靈笛懂了。」

後來,妹妹出生了,父后卻離開了。年幼的我抱著更加年幼的妹妹在床上哭了很久很久。母皇也哭了,她抱著的是父后已經冰冷了的屍體。

後來,母皇不再那麼忙了,她經常會抱著含諾小不點拉著我坐在高高的情詩崖上說著一些我聽不懂的話。至於說了什麼我也記不得了,只記得她的眼神中都是思念和慚愧,這種感情曾經差點擊潰了她。

其實,我一點兒也不無憂無慮,所謂的貪玩只是為了忘記曾經的痛苦。

「如果給你一種法術可以復活死去的人,代價是忘記你心中愛著的那個人。你願意嗎?」突然間,一個聲音響了起來。海靈笛抬起頭來看著那本漂浮在面前的書,笑著搖了搖頭。

「父后不希望我這麼做的,他說過,這一生他已經很圓滿很快樂了。而我,擁有著對他的思念也夠了,我逃避了很多年,也該好好面對了。」海靈笛說完,那本書就合上飛回到了書架上。

「我很欣賞你,然而我等的人不是你。」

「還記得你要找的是什麼書嗎?」突然虛空之中又響起了那人的聲音。

「記得,它一直都在我的心裡,從我知道那個故事的時候就沒有忘記過。」海靈笛說完之後就恍然大悟了,他站起來往來時的方向開始奔跑。

突然出現的書架攔住了他的去路,一本泛著黑色光芒的書漂浮了起來,它高高在上,對著海靈笛說:「這世界對男人很不公平,你的愛人對你也不公平。她是你的唯一,而在她的身邊,你不過是其中一個。你該恨她的,恨吧,殺了那些不該存在著的人吧1

海靈笛很怕,這個聲音彷彿有一種強大的無形的力量要把他吸進去。漸漸地,他的雙眸變得越來越麻木了。

「析木韌,你對一個沒有任何法力的人魚就用了最強大的攝心大法,不覺得卑鄙嗎?」那人出現了,然而她並沒有救海靈笛。

「海塗奎,我們的恩怨已經過去了,我也早就願意息事寧人了。不過這小子的心智不成熟,我只是替你試試他值不值得你這樣做。畢竟你是我的老對頭,我也不願意你以後跟著這樣一個臭小子。」那本書說。

那人笑了,她回頭看著已經失去意識的海靈笛說:「他沒你想象中的那麼脆弱,我就在這裡等著吧。」

海靈笛睜開眼睛,卻看見了一片虛無。

「這裡是哪裡,有沒有人能放我出去?」海靈笛試著喊了幾聲,而且他驚訝地發現自己的魚尾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雙腿。

「靈笛你在說什麼呢?」突然身後出現了熟悉已久的聲音。

海靈笛的心裡在顫抖,他猛然回頭,那人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伴隨著人間的山水茅屋。靈笛上前去,緊緊地抱住了她。

「你怎麼會在這裡?是來救我的嗎?」

「靈笛又做夢了吧。」落韻絡點了點他的鼻頭說,「我們已經成親了呀!那天你想讓我和你一起走還記得嗎?」

靈笛疑惑地看著落韻絡,說:「你不是沒有答應嗎?我應該在海笛宮裡才對啊1

落韻絡抓著海靈笛的手說:「我們一直都在一起,你果然做夢了。走吧,冬兒還在等著我們回家呢。」

「冬兒?」靈笛突然感覺到腦子裡多了許多記憶。

「不會做夢做的糊塗了吧。我們的女兒冬兒啊1落韻絡笑著說。

海靈笛甩開了落韻絡的手,冷漠得說:「你不是我的韻絡。」

「瞎說什麼呢?」

「你笑得太溫柔了,我的韻絡會時不時得皺眉頭。我的腦子裡多了很多你說的冬兒的事情,可是你忘了,人和人魚之間不可能會有孩子的。我真的希望你能是她,可惜你不是。」海靈笛摸了摸她的臉,思念又溢上了心頭。

「落韻絡」一下子抓住了海靈笛的手說:「既然你很喜歡我,就跟我在這裡不好嗎?在這裡,我們快樂地生活著,還有我們的孩子。」

「不,你不是她。若是她這樣搖尾乞憐地祈求我,也就不是我心中的那個人了。對不起,你確實是我心中想要的那個溫柔的人,但你卻不是我愛著的那個人。」

「落韻絡」嘆了口氣,然後笑了,依舊那麼溫柔,她對他說:「恭喜你,過關了。希望你能和那個真正的落韻絡好好地生活。」說完,她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