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四十六章 修石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 修石記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海靈笛的眼神恢復了神采,他看見了面前的那個人笑了。然後恭恭敬敬地行了禮:「第七十七代海族王子海靈笛見過海塗奎殿下,殿下安好。」

海塗奎笑了,問:「你如何知道了我的身份?」

海靈笛說:「是我愚笨,本該想到的。我一心想來尋找修石的法術,卻忽略了您的話。您說過每一本書都有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每一本書都由故事中人守護著。而修石記這個故事中的人就只有兩個,您這樣氣宇軒揚,與傳說中的海塗奎殿下一模一樣。是靈笛失禮了。」

「海塗奎,恭喜你。這小子確實也沒那麼差勁,你走了我也要沉睡了,這裡沒了你也沒什麼意思了,我也要等我要等著的人了。」說著,那本冒著黑色氣息的書合上飛回了書架,書架也移開了。而書架移開后的世界確是那個小小的沒幾本書的禁書閣。

「走出去就是你的世界了。」

「那麼書呢?」

「書當然在,不過書中人很寂寞,若是你能聽她說說她的心事,或許這書真的就願意屬於你了。」海塗奎說。

「晚輩願意洗耳恭聽。」海靈笛說著,就恭恭敬敬地坐在了地上。

「海里有情詩崖和莫泣兩個截然不同的地方,每個人魚都知道。不過,很少有人知道這兩個地方其實本為一體。

我與清徐藏在海邊的一個小漁村裡,過著平凡人的日子。不過,每到晚上我都需要用海水浸泡。久而久之,母皇找到了我們,她一怒之下打死了清徐。我難過至極,不單單是為了清徐,也是為了清徐的肚子里的我們的孩子。我抱著清徐的屍體第一次落了淚,我用盡了所有的力量把所有的人隔絕在了我和清徐之外,用修石術封印了自己和清徐。可是清徐肚子里的孩子卻是自由的,她的魂魄變成了鬼影,常年棲息在一個洞里,吞噬著無辜人的悲傷之心,就成了你們口中的莫泣。

我和清徐的悲傷留在了那座石像里,我們的憤怒促使著石像慢慢地長大,後來就成了你們口中的情詩崖。這麼多年了,情詩崖已經長大了很多,已經長到了深淵之上。」

「想要填滿大海嗎?」

海塗奎點了點頭,說:「可是憤怒是會平息的。這些年來我們在情詩崖上見到了太多太多的人為了愛人立下誓言,又轉眼之間忘記了,也見過很多雙宿雙飛的人。其實,這個世界上並沒有什麼永久的悲傷,也沒有永久的仇恨。時間會改變很多,滄海桑田,所有的人都不在了,還去恨什麼?那天,你在情詩崖上刻下了那些話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會是我等著的人。」

「為什麼?」

海塗奎笑了,說:「因為你刻下字的時候的那副模樣,像極了清徐。」

海靈笛抬頭看著海塗奎,她的那雙眼睛里滿滿地都是快樂,她已經看透了這世間的悲喜。海靈笛低著頭也笑了,她對著海塗奎說:「先輩,我已經做好成為書中人的準備了。」

「好好好。」海塗奎手一揚,從四面八方來的靈光變成了一本書,書浮在空中,面對著海靈笛。

「最後一個問題,海靈笛,如果有一天你變得很不幸了,你願意逃離嗎?」海塗奎期待地看著他。

「願意,如果這個世界很殘酷,我一定會逃離,帶著我的愛逃離。」海靈笛鄭重地回答。

剛說完,海塗奎的身影就變得模糊了。

「殿下1海靈笛忍不住叫了一聲。

「靈笛,不要難過。我很開心,你是個很好的男人,能擁有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幸運。」海塗奎說,「我要離開了,從此書中人就成了你,而我只會是故事中人。」

海靈笛重重地行了一禮,抬頭再看,眼前的世界已經不見了,他還在那個小小的禁書閣里,手中多出了一本書《修石記》。

這一遭不知用了多久,彷彿過了千萬年一般。海靈笛推門出去,海含諾還在那裡等著。

「皇兄,你拿到了什麼?」海含諾翻了翻海靈笛手中的書,皺著眉頭低聲嘀咕著,「怎麼是一本空白的書啊?」

海靈笛聽了,趕緊低下頭來,然而他看得見上面的字。書很奇怪,並不是像其他的書,而是所有的字變成了一個人在上面練著各種各樣的他看不懂的法術。

「皇兄,皇兄。」海含諾打斷了他,「你為什麼拿了一本無字之書啊?」

「你管我,我樂意。」海靈笛說,然後盯著海含諾問,「小不點兒,我有點事想問你。」

「皇兄所說,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荊」

「很好。你說過,吃了化形丹的人魚在夜間需要用海水浸泡,不然就會變回人魚的模樣。你告訴我,為什麼我沒用海水浸泡,也安然無恙呢?」海靈笛盯著海含諾,沒有錯過她臉上的任何一個表情。

海含諾一直覺得海靈笛心思單純,可是今天禁書閣一游,卻似乎變聰明了不少。

「皇兄,這個問題你該問給你化形丹的人。不過,我想,既然以前的化形丹有這樣的缺點,巫師就肯定會想辦法彌補吧1

「如此說來,巫師給我的還是升級版的了?」海靈笛說。

海含諾點了點頭。

「好吧,我還有事就先回去了。時間不早了你也回去吧1海靈笛說。

「皇兄糊塗了。」海含諾說,「你進去到出來不過半個時辰而已。現在的時間還不到晌午。」

什麼?難道時間是交錯的嗎?海靈笛想著就笑了,看來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啊0好吧,那你接著做你的事情吧。我回去了。」

海含諾點了點頭,目送海靈笛離開以後,表情變得很嚴肅。

亞柯走了過來說:「看來靈笛殿下已經起了疑心了。」

「無妨,即使他心裡明白,還是會上當的。就像我明明知道你只是在利用我,也依舊願意被你利用著。」海含諾說著,摸了摸亞柯的臉,「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