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十四章 落黎離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落黎離世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汀絨合急忙去了偏殿,看了小魚的情況。

「神醫,韻絡怎麼樣了?」4海靈笛焦急地問。

「小公子,殿下與陛下一樣都中了極其厲害的蠱毒。因為陛下的身體虛弱,所以已經不行了。殿下常年習武,身體非常強健,暫時無妨。不過……」

「不過什麼?」海靈笛的淚水已經在眼眶裡打轉了。

「不過也撐不了多久。」汀絨合嘆息著說。

海靈笛聽了,一個踉蹌倒在了後邊阿左的懷裡。阿左心疼地扶著他,卻不能為他擦掉淚水。

「神醫,殿下可還有救?」阿左問。

汀絨合想了想說:「無葯可解。但是倒有一法可以一試。」

「什麼法子?」

「以毒攻毒,這種方法極其危險。殿下身體強健才可以一試,就像陛下的身子,試了也只會加速她的死亡。」

海靈笛擦了擦淚水說:「成功的幾率有多高?」

「一成不到。」

什麼?海靈笛捂著自己的胸膛感覺就要窒息了。

「小公子,您還有三天考慮的時間。三天後,任憑天神也無力回天了。」

這時,小魚咳了幾聲,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落辛玲也進來了,她趕緊扶起了小魚。

小魚看了看一旁紅了眼的海靈笛笑了,這些都被旭流兒收進了眼底,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恨意加深了。他轉身離開回了東宮,坐在書桌前提筆書信一封,派人送回了旭爾國。

「皇姐,身體不好,要多加休息才好埃」落辛玲說著,海靈笛忍不住撅起了嘴巴,淚水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靈笛不哭,我休息休息就會好了。到時候我們就一起過我們的小日子。」

海靈笛摸了摸眼淚,勉強撐起了一個笑容,點了點頭。

她轉頭向藍田,問:「都準備好了嗎?」

藍田點了點頭說:「全都按照殿下的安排做了。今天凡是在現場的所有的人都被帶到了天牢里,其中的仇衣盛被單獨關了起來,等待發落。」

「柳將軍呢?她為什麼不來向我彙報?」小魚皺著眉頭問。

「屬下不知,柳將軍做完這些事情后,就回府了。看起來十分得難過。」藍田說,「尤其是對那個仇衣盛,柳將軍看他的眼神太過溫柔了。」

落辛玲嘆了口氣說:「想必皇姐也知道那個仇衣盛的真實身份了吧。」

小魚點了點頭說:「是啊!柳青城,他以為宮中人識他不得,就裝作舞者迷惑母皇。」

「那皇姐可知柳將軍為何對他如此溫柔?」

小魚搖了搖頭說:「總不至於因為他的長相與父君相似吧1

「長相相似也是有原因的。青嵐皇后是柳將軍的外甥,而柳青城則是柳將軍的私生子。只是柳青城的父親是個狠毒之人,不得已之下,柳將軍只好將他流放。柳青城一直都心懷怨恨,在十歲那年,就斷絕了與柳將軍的關係。後來他學了蠱術,成功地控制了當朝大部分官員。」落辛玲沒有說這背後的主謀。

「原來如此,真是難為她了。待我身體好些,就親自去柳府看望老將軍。」

小魚說完這些話后,沒有一個人回應她,反而都低下了頭。靈笛更是忍不住要落淚了。

「我這又不是什麼治不了的奇難雜症,總會好的。」小魚說著,然而沒有人的臉色變得好看一點,「總不會真的是治不好的疑難雜症吧1

「不,不會的。神醫已經去想辦法了,一定會沒事的。」靈笛忍不住撲到了小魚的懷裡說。

小魚有些愣神了,她從來沒想過死亡會降臨到自己的身上。現在知道了就算做了最高貴的人,也只是和凡人,都一樣埃

突然靜兒跑了進來,連禮都沒有行,帶著哭腔說:「二位殿下,陛下就要,就要不行了。」

小魚一下子回過了神,趕緊下了地。她看著一旁冷靜的落辛玲,心裡更加痛苦。

「辛玲,陪我去看看母皇,送她最後一程吧1

落辛玲點了點頭,淚水落了下來。

落黎的臉色比以往更加蒼白了,還帶著一些死灰色,就像已經死了一般。

「母皇,母皇,我與辛玲來看您了。」小魚輕輕地喚著落黎。

落黎費力地睜開了眼睛,她抬起手來,慈愛地摸了摸落辛玲的頭說:「這些年,母皇對你一直都不好。臨了了,才發現你也是個孩子。不要怪母皇,母皇只是有些事情無法釋懷,才會牽連與你。」

落辛玲搖了搖頭,抓著落黎的手,想要留住這一份慈愛。

「以後這落紫國的天下還要靠你們姐妹兩人。辛玲,你一直都是個好孩子,從來都不會爭不會搶。在這裡,母皇要你發誓,一輩子都要好好輔佐你皇姐,將我們落紫國發揚光大。」

落辛玲聽了,跪在了地上,開始發誓:「落辛玲在此起誓,一生輔佐皇姐治理好國家。如若有二心,定當不得好死。」

「辛玲,你出去。我要與你皇姐說一會兒話。」

落辛玲看了看小魚,轉身出去了。說實話,那一刻她的心裡還是有些失落的。但是,能得到母皇的肯定也值得了。

「母皇,您是有什麼要與我說嗎?」

「韻絡,你一定要提防著辛玲。」落黎說,小魚不解地看著落黎。

「朕這一生只有兩個孩子,一個是你,另一個是趙君的孩子。」

「母皇糊塗了,辛玲也是您的孩子啊1

落黎搖了搖頭說:「辛玲並非朕的親生孩子。朕這些年來對她如此冷淡,這正是因為如此。朕沒辦法把這種事情當作從來沒有發生過。不過好在辛玲是個好孩子,沒有野心,不過,你還是要提防著她。如果那一天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犯下了大錯,你也要饒她一命,就當是我欠琨兒的。」

小魚的腦子嗡嗡地響,今天她剛剛得知自己就要死了,還沒有緩過神來,卻又被要求守著這江山一輩子。這世界還能有第三個選擇嗎?

「母皇,孩兒知道了。」

「還有一件事,柳青城使用蠱毒害朕,可以死罪了。本來朕計劃好將這一派連根拔起,看來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朕能做的就只有殺了柳青城,之後的事情全都靠你了。」

小魚點了點頭。

「韻絡,你說得對。青嵐真的化作了鴿子,自由自在地飛翔。朕愛他的這一份自由,才把他就在身邊。現在朕也要自由了,朕也會化作鴿子,好好地陪陪青嵐,再也不會為了其它的事情就他一個人承受夜的寒冷了。」

說著,落黎露出了笑容,把手中的一張紙條交給了小魚,就慢慢地合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