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星落妄海尋千尺>第十六章 旭爾國來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 旭爾國來戰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

旭陽收到旭流兒的來信之後就立刻召集了大軍向落紫國進發。

這個時候糧食正好收割好了,糧草充足。旭陽得知落黎死了,落韻絡也身中劇毒,自己最疼愛的兒子也受了苦。考慮清楚后,決定奪取落紫國。

「您會後悔嗎?」書棋站在旭流兒的床頭看著那個冷靜地撫摸著自己肚子的男人說。

旭流兒看了看書棋,說:「書棋,你忘了你是什麼身份了嗎?你是一個姦細,在落韻絡身邊也只是想讓你注意著她的一舉一動。如今落紫國內憂外患,正是奪取的最好時機。我,為什麼要後悔?」

旭流兒的眸子冷的像冰一樣。書棋小心翼翼地問:「如果您對太女殿下一點感情都沒有,又為什麼會為她懷上孩子?」

旭流兒冰冷的眸子鬆動了,但他還是咬著牙說:「不做出犧牲怎麼能讓她相信我?我旭爾國的萬千將士即將血染疆場,我這點犧牲算什麼。」

「書棋,這些年你過得倒輕鬆,跟了落韻絡以後更是樂不思蜀了。」

書棋聽了,一下就跪倒在地上說:「殿下息怒。書棋不曾忘記自己的身份,也不會忘記落韻絡砍下我母親頭顱時候的絕情。所以書棋一定不會背叛旭爾國,不會動情。」

「如此就好。她,很快就要死了。當大軍踏破千順城門的時候,我一定請旨母皇,把這東宮賜給我,我要永永遠遠地霸佔這裡,羞辱她。」旭流兒惡狠狠地說,眼裡的淚水晶瑩剔透。

書棋行了禮,退下了。旭流兒從來沒受過什麼苦,在這裡,卻要依靠外力來爭寵,最後還被識破了。這讓一向高傲的旭流兒如何受得了?或許這位驕傲的小殿下真真正正地想要和落韻絡度過一生,可惜,真正的感情從來都是自私的,就如海靈笛會在一個個美麗的夜晚失眠一般,旭流兒也會躺在豪華的大床上流著淚,數著紅豆。

那麼書棋,你算什麼?沒有權勢,沒有恩寵,更沒有疼愛,可有可無的人而已啊!書棋落寞地走了。

何溫赫和海靈笛一直替換著照顧床的小魚。

柳青城的蠱毒成功種植了,每到晚上,他就在天牢里吹奏笛子。每到這個時候,小魚的意識里就會出現一個人,一個吐著舌頭,臉色鐵青的男人。這個男人在一片漆黑的野地里追著她跑,還不時地向她索命。

兩天了,汀絨合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方法。小魚在惡靈的折磨之下生命跡象越來越弱,很快就昏迷不醒了。

在冥界,冥王音伊思每天都仔細地觀察著落韻絡的往生簿。這些時間裡,落韻絡的往生簿清楚了不少。

落韻絡突然間生命跡象變得微弱了,而且往生簿被一層淡淡的黑暗氣息覆蓋了。

「鬼力干擾啊1音伊思暗自吸了一口氣,究竟是什麼仇,連鬼魂都用上了。

「衛棲梧,找判官來。」

「是。」

不一會兒,衛棲梧就找了判官紅易陽來。

「冥王,您有何事吩咐?」

「你去千順東宮調查一下,是誰擅自以鬼力擾亂人間?」音伊思皺著眉頭說。

「是。」說完,紅易陽就化作紅色的煙霧離開了。

藍田突然沖了進來:「陛下,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小聲點,」海靈笛一把把藍田退了出去,「什麼事情這麼慌張,連陛下的身體都不重要了?」

「公子,」藍田跪了下去,「請聽屬下說完。旭爾國得知我國內憂之重,故出兵準備搶佔落紫國。」

什麼!海靈笛看了一眼背後還在昏迷的小魚,突然覺得人間也不好玩,只是他還不能回家。

「她們距離邊關還有幾日路程?」

「三日不到。」

這麼快!

「怎麼辦?我要怎麼做才好?」海靈笛急得都快哭出來了。

「小公子,不如先請柳太傅來。她老說話有分量,學識淵博。說不定有什麼好辦法。」藍田說。

「好,你即刻請她老人家入宮。」海靈笛想了想急忙又說,「還是我親自去見她吧。藍田即刻啟程。」

「是。」藍田趕緊準備了轎子,啟程去了柳太傅府郟

柳太傅對這個藍眼睛的男人一直都沒什麼好感,覺得他是個禍國殃民的妖孽。

藍田沒辦法,帶著海靈笛一路沖了進去。

「大膽狂徒,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私闖官宅。當真無法無天了。」柳太傅拄著拐杖指著海靈笛罵著。

海靈笛也不管她罵的多難聽,跪在了她的面前,說:「柳太傅是國之棟樑,為國為民,鞠躬盡瘁。您這麼大年紀本該在家頤養天年。可是,國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