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第十九章 命里有時盡,不盡始不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命里有時盡,不盡始不盡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小說

海靈笛抱著小魚,一直到了晚上月兒升起來。天不知人心冷暖,依舊不分晝夜地變化著。人不知天地之心,怒罵它睜不開眼睛,不會停留哪怕片刻時間。

其實天知人心冷暖,不過它知道得是所有人的冷暖。人也知天地之心,知它不能為誰停留。只不過,所有的明知故問都源於人們的無奈悲傷罷了。

那一刻,海靈笛緊握著的小魚的手放在自己的臉頰上,感受著她還尚存的一點點體溫。然而,當月光透過冰冷的窗口灑落在她們的身上的時候,小魚的手慢慢地從海靈笛的手中滑落,重重地落在床上。喪失了所有的溫度,所有的記憶,所有的愛恨情仇,所有的故事都戛然而止了。

「藹—」海靈笛的淚水順著臉頰滑落,他忍不住哭泣,用他已經沙啞了的聲音仰天大叫。所有的絕望,所有的愛戀,所有的一切都被化作了無奈的凄慘的聲音。

「小公子。」阿左看著悲痛欲絕的海靈笛,也顫抖著聲音小聲地安慰著。此時此刻,她甚至想替代那個已經沒有了氣息的人去死。那樣,她的殿下就不會那麼難過了。可是,她做不到。就算可以,她也不敢,畢竟她從來都不是他的什麼人。沒有資格,就連一個擁抱的資格都沒有,哪裡可以為他去死?

藍田看著這一幕,也忍不住落淚了。可是,給做的事情從來都不能停。

「小公子,陛下已經駕崩了。請陛下入棺吧1

海靈笛聽了,一把把小魚抱得更緊了。他倔強的眼神似乎相信小魚還沒有死,她終會活過來一樣。

藍田也沒有辦法,只好退下了,所有人都出去了。一陣風從窗口吹了進來,吹滅了所有的燭火。

「韻絡,是你嗎?」海靈笛看著漆黑的只有雪白的月光的屋子,低聲問。可惜沒有人回答他。

屋子裡的兩個人兩相依偎,彷彿從未分離過那般美好。

冥界,音伊思看著黑白無常新帶回來的鬼魂,心裡犯了嘀咕。

前幾天,紅易陽從人間回來,確定擾亂落韻絡的並非是鬼魂,而是怨念。這是一種極其狠毒的蠱術,它能保持住死者的怨恨,通過血液傳輸到其他人的身體里,這個人就會受到死者生前受到的痛苦了。

這次的怨恨的主人正是被落韻絡下令絞死的柳怡。

音伊思也犯了難,本來新的魂魄經過往生簿的好壞鑒定,就直接可以去投胎或者打入地獄了。可是,這個魂魄偏偏有著重要的地位,而且不該這個時候死。

「紅易陽,衛棲梧。你們二人暫時把她關起來,好生看管。我要去天宮,求教天帝天後如何處理此事。」音伊思想來想去,還是決定把這件事情告訴天帝,畢竟這個人關係到了乾書和往生簿,不能一個人獨自作主。

「是。」

音伊思很快就到了天宮。這個時候,天影捷早就已經被解除禁足了,而且她的傷好的也差不多了。但是,人間卻沒有她的身影,也是讓人無法琢磨。

音伊思直接來到了瑤池天後處,畢竟天帝經常來這裡。

「冥王音伊思見過天帝天後。」音伊思抬頭不小心看見了在一旁端著盤子的天影捷,有些奇怪了。她怎麼做起了這種端茶倒水的事情?

「音伊思剛剛沒有看見影王,失禮之處請勿見怪。」

「冥王太客氣了。」天影捷說著,一雙飽含柔情和思念的眼睛卻離不開音伊思了。

「哼。」天後輕聲咳了一下,天影捷馬上就收回了眼神。

「不知冥王今日前來,有何要事?」天帝問。

「啟稟陛下,今日里冥界新收押了一個魂魄,想請您來決定她的去路。」

「哦1天帝看了看天後,有些納悶地說,「冥王處理這類事情一定很順手了。這次難不成遇上孫悟空了?」

「陛下,這個人事關乾書,音伊思不敢擅自作主。」

「落韻絡死了?」天影捷好奇地叫出了聲音,「她的命不該這樣啊1

天後瞅了天影捷一眼,她趕緊低下了頭,不過,她可是有認真地豎起耳朵來聽。

「殿下說的沒錯,是那個落紫國新任皇帝落韻絡死了。按照冥界的規定,每隔萬年會有一次機會讓一個人復活,您看是否讓她復活?畢竟乾書事大。」

「這……」

「母皇父君,這種事情不能猶豫了。如果不讓乾書正常運行,或許會崩塌,到時候整個世界都必將毀掉。我們能做的就是幫扶著落韻絡,來支持乾書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