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二幕 人偶師與戰爭信件 二(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幕 人偶師與戰爭信件 二(上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1914年8月22日

接到翠西的電話時是在那個天氣陰沉沉的下午,阿爾甘已經在家裡閑置了將近一個星期了,他本是個不願意外出鬼混的人也沒什麼可以隨便外出遊玩的朋友,沒有工作的委託他就幾乎無處可去,阿爾甘望著日漸消瘦的錢袋長吁短嘆,雖然公司每月也會發基本工資給他,但是只有那麼點錢果然是不夠的。估計翠西也是預料到了這一點,於是她將那個工作的電話打到了他這裡。

翠西是J·K自動人偶公司的接線員,主要工作是接收客戶打來的電話和看著閑置人偶師的排表為有需求的客戶安排附近的人偶師上門服務。

雖然翠西經常喜歡捉弄阿爾甘,但阿爾甘還是十分感謝她將這次工作讓給了他。

工作的對象在隔壁的富爾達城,阿爾甘通過電報獲得了對方的資料,似乎是個命運有些悲慘的老爺,好不容易賺了大錢卻因為女兒上戰場葬送了性命而落得個家破人亡的下常

真是世事無常呢,阿爾甘忍不住感嘆。

其實國家徵兵的時候照理來說他這種既沒有父母也沒有戀人的男性是沒有不上戰場的理由的,只是因為自動人偶師非常的稀少再加上國家很看重這種新興的技術而在最後關頭修改了徵兵條令,從事自動人偶師職業的人被排除在徵兵的範圍外了,阿爾甘也由此奇般的幸免於難。

但實際上阿爾甘對上戰場並沒有那麼排斥,他是個習慣了隨波逐流的人,他並沒有什麼非常重要的人,唯一的願望就是在這個世界上盡量舒服的活下去。

雖然外面一直是陰天,但是卻始終都沒有下雨,阿爾甘也慶幸老天只是在裝腔作勢,因為人偶師的工具很多。他只能自己駕駛一輛馬車慢悠悠的前往目的地,要不然從這裡到富爾達城做火車或者輪船的話其實只有半天就能到達。

富爾達城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城市,它被綿延的山巒與清澈的富爾達河環繞著,因為是清晨阿爾甘剛剛進城就看到了熱鬧的集市,很多的商人和小販聚集在城前叫賣著各式各樣的商品和食物,阿爾甘離著大老遠就聞到了香噴噴的板栗和紅薯的味道。

阿爾甘咽了口口水然後趕著馬快速的進了城。

還是得趕緊工作才行啊,阿爾甘這樣想著來到了翠西給的地址。

那是一棟十分漂亮的別墅洋房,如果問阿爾甘此生最想住的房子是哪棟的話,那大概就是眼前這棟吧。別墅整體被粉刷成了明亮的乳白色,它的前面是一個種滿了花圃的園子,一條石磚鋪成的小路一直通到別墅的門口,但是院子里的花草都蔫蔫的沒有什麼精神,看樣子已經有很長時間都沒人打理過了。

阿爾甘正在確認著,別墅的門突然被人打開了,一個看上去有些落魄的男性從裡面探出了一個腦袋,他似乎還穿著睡衣,頭髮也是蓬亂亂的還有點禿頂,此時正有些困惑的望著他。

阿爾甘試著打招呼問道:「請問這裡是費舍爾·麥夫先生的家嗎?」

對方點了點頭回答著:「是的,是我沒錯。」

阿爾甘為了給客戶留個好印象上前鞠了躬說:「遵照保險上的合約,自動人偶師朗格·阿爾甘前來為您服務。」

麥夫明顯愣了一下,然後才回過神來讓出一個進入屋子的位置說道:「請進吧阿爾甘先生,將馬車停到院子里就可以了。」

阿爾甘覺得這個宅子對麥夫先生一個人來說實在是太大了,別墅里也沒有什麼傭人的樣子,看上去是個十分寂寞的房子。

「麥夫先生一個人住嗎?」阿爾甘試著搭話。

「嗯沒錯畢竟妻女都去世了呢。」

「對不起,讓您想起了不好的事。」阿爾甘微低著頭表示歉意。

麥夫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就走到後面的廚房裡去準備飲料了,畢竟阿爾甘遠道而來,也不能立馬就開始工作。

阿爾甘坐在客廳的桌子前環顧四周,屋子裡的裝修雖然說不上奢華,但是卻仍舊能看出主人並不是無知的暴發戶,雪白的白堊牆壁上掛著阿爾甘看不懂的油畫,淺黃色的水晶吊燈掛在棚頂上把整個屋子裝點的既時尚又古樸。雖然是陰天但是仍有陽光從敞開的陽台照射到屋裡,潔白的窗帘隨著微風微微的鼓動,阿爾甘聽到了房后富爾達河潺潺的流水聲。

真是個高檔的房子呢。阿爾甘暗想。

此時卡普正優雅的站在桌子上用靈敏的鼻子這嗅嗅,那嗅嗅,然後回頭沖阿爾甘喵嗚的叫了一聲。

沒錯,卡普是那隻黑貓的名字,它全身黑的就像是塊黑炭,可它的眼睛卻是寶石般的翠綠色,每到夜晚都會散發出有些詭異的光線。

這時,房子的主人回來了,麥夫端著一杯熱騰騰的咖啡放在了阿爾甘的面前說:「請用,阿爾甘先生。」

阿爾甘望著眼前的咖啡有點不解,正常來說招待客人不是都會拿出紅茶之類的東西嗎,可為什麼會是咖啡?

但這是房主人的心意,阿爾甘也不好多問,他只好端起杯子把嘴貼上去喝了一口。

好苦

這是阿爾甘品嘗到它的味道之後的第一反應。

真是好苦啊,苦到阿爾甘甚至想將嘴裡的液體吐出去,但他當然不可能那麼干,麥夫先生也是看他一臉的痛苦有些困惑,一臉做錯了事的表情。

「為什麼是苦咖啡呢?」阿爾甘忍不住問出了口。如果是單純的牛奶咖啡他還可以接受,但沒想到竟然是純正的苦咖啡,是他最討厭的味道。

「因為是接線小姐告訴我準備的我以為苦咖啡對人偶師有什麼特殊的含義。」

接線小姐?阿爾甘突然明白了,原來是翠西啊,那個傢伙,分明知道我不喜歡喝苦咖啡還特意讓客戶準備了。

「有什麼問題嗎?」麥夫迷惑的問道。

「不沒什麼問題,咖啡很好喝。」

惡作劇也不要把客戶牽扯進來啊,你這個混蛋,阿爾甘邊在心裡吐槽著邊說出違心的話。

「說起來,老爺您想製成人偶的對象是誰呢?」阿爾甘轉移了話題。

麥夫小心翼翼的捧著一個黑匣子放在了他的面前:「是我的女兒,她在戰爭中不幸去世了。」

「請您節哀,但有些事情在製作前我必須跟您說清楚。」

「什麼事?」

「關於自動人偶,您得知道,雖然用了您女兒的靈魂,但就算製作出來人偶的相貌也是和以前完全不同的,人偶的相貌是隨機生成的,沒有任何的規律可言,也不是我能主導的,不過當然我會拼盡全力的讓她往漂亮的方向發展,還有就是記憶,雖然也有人偶留有生前記憶的例子出現,但是理論來說那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說老爺您不能把自動人偶當成女兒的替代品,那樣您一定會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