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四幕 人偶師與人偶少女(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幕 人偶師與人偶少女(一)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1914年9月10日

阿爾甘感覺天氣開始轉涼了,他記得前段時間偶爾還能感受到夏季的暖風迎面而來,而現在空氣已經開始變得有些陰冷,今天天空中也是烏雲籠罩的,看樣子前幾日醞釀的大雨終於要降臨了。

卡普除了餓的時候會探出頭用爪子去撓阿爾甘的脖子以外幾乎整日都窩在他的大衣里睡懶覺,在這種天氣里也不可能出去曬太陽。

阿爾甘加快了趕車的速度,得在下雨前回到公司才行,他可不想被澆成落湯雞。

J·K自動人偶公司坐落於富爾達城的隔壁馬爾堡市的中心區域,馬爾堡市是當地的交通樞紐地帶,良好的交通環境使它的經濟發展非常的迅速,當地有全國有名的馬爾堡歌劇院作為標誌性建築,每當夜幕降臨時火紅的夕陽都會懸挂在歌劇院巨大的尖頂塔的陰影上,構成了一副如水墨畫般優美的畫卷。

一道蒼色的閃電從天空划落到山麓,大雨終至,阿爾甘還是被雨水澆的渾身都濕透了。

如果早點從麥夫先生那裡回來就好了。阿爾甘忍不住在心裡抱怨,作為一個獨自生活的男性,洗衣服可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他將馬車停到公司的後院,然後推開大門走了進去。

公司的一樓主要是用於接待和處理業務的地方,但是因為是雨天,整個樓層都空蕩蕩的沒有什麼客戶。棚頂上的洋式吊燈也沒有打開房間里十分的昏暗,作為接線員的翠西小姐懶洋洋的趴在櫃檯前用手肘拄著下巴,一副快要睡著了的樣子。

在聽到開門聲后才不情願的睜開眼睛習慣性的提高嗓音說:「歡迎光臨」在看到是阿爾甘后又立馬放鬆了下來嘟囔道:「什麼嘛,是阿爾甘啊,你淋雨了嗎怎麼渾身都濕漉漉的。」

阿爾甘忍不住吐槽:「為什麼要用那麼失望的語氣啊1

「因為今天一天都沒有什麼客戶很無聊嘛話說結果怎麼樣?用自己女兒的靈魂製作人偶果然還是會有些抵觸的吧。」

「還好吧,最後麥夫先生也很好的接受了。」

翠西揚長了聲調:「嗯阿爾甘的工作還真是讓人放心呢,其他的人偶師都或多或少的招到過抱怨甚至投訴,你倒是從來都沒有過。」

阿爾甘脫下大衣抖了抖雨水:「我可是對每次工作都有認真對待的埃」

翠西哼了一聲然後站起身若無其事的為阿爾甘泡了杯熱氣騰騰的咖啡,她雖然和阿爾甘都是公司的職員,但是其實比他大了兩歲,翠西據說本來是長頭髮但是因為工作的原因不得不剪了一頭乾淨利落的齊肩短髮,她的個子很高,穿上高跟鞋後幾乎和阿爾甘一齊,此時也是一副標準的職業裝,白色的襯衫加上奶咖色的皮裙,腿部因為有穿著保暖作用的絲襪也不至於感覺到冷。

阿爾甘坐在桌子前呼出一口寒氣然後毫無防備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好苦

阿爾甘被苦咖啡嗆到了,不得不痛苦的咳嗽起來,在一旁的翠西也是哈哈的笑著趕緊為他拍了拍後背。

「你這個傢伙啊,到底要愚弄我幾次1

「因為你每次都會中招實在是太有趣了啊,哈哈」

說完她才往咖啡里填了幾勺白糖,阿爾甘緩了過來瞪了翠西一眼然後又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雖說還是有點苦,但總算是能夠接受了。溫暖的液體順著食道滑進冰涼的胃袋裡,感覺整個人都暖起來了。

翠西點了一盞油燈過來,銅製的燈座上鑲嵌著一個玻璃罩將溫暖的燈火收攏其中在這昏暗的房間中散發著暖黃色的光芒。

「為什麼不點燈呢?」阿爾甘坐在一旁問道。

「因為沒什麼客人啊,私自將電燈打開社長可是會發火的。」說著翠西用手指指了指天花板。

阿爾甘知道那是位於二樓的社長辦公室。

「對了。」翠西突然像想起什麼一樣站了起來。

「我就覺得好像忘記了什麼事,今天有郵差送來了你的包裹。」

「我的包裹?」阿爾甘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怎麼會有人給他寄包裹過來。

「對,是你的,我當時也在意外呢,你竟然還有除了我之外的朋友。」

「你這個說法還真是傷人氨

翠西走到後面翻了又翻然後取出一個很大的鐵皮箱子出來。

「快過來幫我搬一下,看起來還是個大東西。」

阿爾甘將箱子放在了桌子上充滿疑惑的打量著它,它大概有半米長,箱子的整體都是由黑色的鐵皮包裹起來的沒有任何多餘的裝飾,這說明它裡面還是種不得不密封才能保存的重要東西。

「*?」翠西看了半天然後說出了一個十分危險的詞。

「怎麼可能有人給我寄*啊1阿爾甘用手指敲了翠西的頭。

但他拿起郵局的收據一看,上面的接受人欄那裡真真切切寫的就是他的名字,但卻沒有寫任何寄貨人的信息,就連地址也沒有。

是郵局出了差錯嗎?阿爾甘無法理解這個低級的錯誤是怎麼發生的。

「郵差不可能忘記這麼重要的事,唯一的可能就是寄件人囑託過,說著『請不要寫關於我的信息』什麼的。」翠西分析道。

阿爾甘思索著點了點頭,也只能是這樣了,但是那樣這個箱子就顯得更加的可疑了,點名寫著阿爾甘,卻沒有寄件人也沒有地址,現在看來就算真的是*也說不定。

阿爾甘觀察著箱子的構造,上面沒有開口和鎖之類的東西,它是用四個手指般粗細的螺絲釘在一起的,需要工具才能把它打開,這說明一旦把它開啟這個箱子也就廢掉了。

「到底是什麼東西呢。」翠西似乎對這個奇怪的箱子充滿了好奇心。

「你有什麼很遠的朋友嗎?」她抬起頭問阿爾甘。

「並沒有啊,雖然因為工作的原因認識了很多僱主和人偶師,但是也並沒有交情深到可以隨便寄這種東西。」

倒不如說這麼危險的東西只有仇人才會寄過來。可是這句話阿爾甘並沒有說出口。

「那怎麼辦?要送到警察局嗎?」翠西問。

「警察局會收這種奇怪的東西嗎?我們也沒有證據證明它就是危險的物品,而且萬一在警察局爆炸了怎麼辦,那時倒霉的就是我了1

不知怎麼地,阿爾甘已經在潛意識裡完全把它當做*了

阿爾甘想了想嘆了口氣說:「不管怎樣我也不能把它留在公司里,它既然是寄給我的我就要負責任才行,還是由我先帶回家裡吧。」

翠西立馬露出了擔憂的神色:「這樣好嗎,也不知道裡面會有什麼。」

阿爾甘試著一個人將它抬了起來,雖然箱子的全身都是鐵,但真捧在懷裡的時候卻意外的很輕,看起來是*的幾率不大。

「沒事的,我自認沒有得罪過誰達到要給我寄危險物品的程度。」阿爾甘笑著開了個玩笑。

翠西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是被阿爾甘制止了。

到了晚上,雨終於暫時停了下來,可外面的天氣卻一點也沒變天空仍舊黑壓壓的似乎想要將整個夏天積壓的雨水都一股腦倒下來,這是寒冬到來前的最後一場雷陣雨。

阿爾甘將鐵皮箱子放在馬車上然後拉回了家。

由於大部分時間都在外面趕路和工作,阿爾甘只是在馬爾堡市內租住了一棟小小的房子。雖然有買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的心思但他目前也確實沒有那麼多的錢。

晚餐是小麥麵包和從肉店剛剛買回來的雞胸脯肉,即使肉本來就很少,但阿爾甘還是分給卡普一大塊,他本來想做一碗土豆湯出來,但是想想又放棄了,和在麥夫先生家比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果然連做飯都提不起勁。

這時卡普從雞胸肉中抬起毛茸茸的腦袋來對著阿爾甘喵嗚的叫了一聲。

「你是說這裡還有你嗎?」阿爾甘自娛自樂的笑笑,雖然不知道卡普到底是不是這個意思,但他擅自就這麼認為了。睡覺前他在壁爐里填了一些乾柴,這樣能讓這個屋子在夜間變得暖和一點,阿爾甘望著那在黑暗中搖曳著的火焰然後從床下抽出一張毯子放在了壁爐的前面,果然卡普立馬就趴上去將身體蜷成了一團。

「這樣你半夜就不要鑽進我的被子里了喲1阿爾甘對卡普說。

卡普睜開眼睛不屑的瞄了一眼阿爾甘,也不知道到底聽沒聽懂。

緊接著夜幕降臨,黑暗逐漸掩蓋了這個城市的燈火。

這就是阿爾甘作為一名普通的人偶師的生活,雖然有些孤獨,也算不上是富有,但他仍舊認真的過著屬於他的每一天,阿爾甘覺得也許他一輩子都會這麼一個人平凡的生活下去,可他殊不知有一些足以改變現今一切的東西已經悄無聲息的滲進了他的生活。

第二天早上,沒有工作任務的阿爾甘開始正視起那個可疑的鐵皮箱子來,到底是什麼呢,阿爾甘不知道,他也沒有立馬就把箱子打開,他總覺得一旦他下定決心把它開啟,有些現今的事物一定也會隨之一起崩塌。他先是帶著包裹的收據單去了郵局,郵局的工作人員看到沒有寄件人信息的收據單也是很疑惑,但是還是根據單號幫阿爾甘找到了那個郵遞員。

那是一個年輕的小夥子,看上去比阿爾甘還要小一點,他似乎也是對這個單子印象很深,一眼就認出了它來。

「這個沒有寄件人哦。」年輕的郵遞員這樣說著。

「沒有寄件人是什麼意思?」

「那天早晨我發現它的時候它只是放在郵局門口而已,上面留著一些錢和一張紙條,紙條上寫著『請幫我寄給馬爾堡市的自動人偶師阿爾甘先生。』除此之外就沒有任何其他的信息了。」

原來是這樣嗎,阿爾甘還以為可能是郵遞員收了小費才故意將寄件人的信息忽略了,鬧了半天這個人根本就沒有出現過。

郵遞員接著說道:「雖然這樣的包裹不寄也可以,但是我想了想覺得果然還是應該寄出去,因為您看,萬一是什麼十分重要的東西呢,畢竟您是名人偶師。」

郵遞員的話外之意是:萬一裡面是某個人重要的靈魂呢。

但是阿爾甘覺得應該不會有人就這麼簡單的將那種東西寄過來吧

阿爾甘最終還是一無所獲的回到了住所,他有些迷茫的望著桌子的鐵皮箱子,他不知道到底該拿他怎麼辦。

最後阿爾甘做出了決定,還是將它打開吧,因為那個人寄過來的目的肯定不是就這麼讓阿爾甘只是干盯著不是。

一旦下定了決心阿爾甘整個人都感覺輕鬆了許多,因為是人偶師的緣故,能夠打開箱子的工具他還是有的,阿爾甘小心翼翼的將鐵皮箱子上的黑色螺絲擰了下來,然後深呼吸一口氣將它的保險蓋掀了起來。

裡面並沒有出現類似於*的危險物品,而是一個黑匣子,這個黑匣子阿爾甘再熟悉不過了,那是專門用來保存人類靈魂的東西。

竟然真的是

雖然已經猜到了,但阿爾甘果然還是有點意外,他沒想到竟然真的有人能夠將靈魂那麼重要的東西就這麼隨隨便便的郵遞過來。

他發現黑匣子上貼著一張便條,上面用鋼筆有些潦草的書寫著:尊敬的阿爾甘先生,拜託您以它為材料製作一個自動人偶,人偶的名字叫作蕾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