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六幕 人偶師與人偶少女 三(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幕 人偶師與人偶少女 三(上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阿爾甘有些哭笑不得,可蕾婭的表情一點也不像是在開玩笑。

「可你為什麼會知道它說的是這些?」

蕾婭輕輕撫摸著卡普的頭說:「因為它就是這樣說的埃」

阿爾甘看看蕾婭又看看卡普那一臉享受的表情突然意識到一個驚人的事情:「你難道能聽懂它的話嗎?」

蕾婭點了點頭。

「那鳥呢」阿爾甘指了指枝頭上的布谷鳥。「那隻布谷鳥在說什麼?」

蕾婭立馬用一臉看傻子的表情望著阿爾甘。

「這麼說只是能聽懂卡普嗎」

阿爾甘有些失望,他還以為自己不經意間在自動人偶界製造了一個奇。但是就算只能聽懂卡普的話那也是相當的神奇了,他以前可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

「真是有趣氨阿爾甘忍不住感嘆,不知為何他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起床時身體的不適也不見了。

但現在的要面對的問題仍舊很多,阿爾甘不知道蕾婭什麼時候才能被她的主人領走,在那之前她都得待在他這裡,而且因為沒有通過公司的正規渠道,阿爾甘還無法拿到蕾婭的人偶許可證,做什麼都得小心翼翼的。

阿爾甘把蕾婭帶回了房間,他發現她似乎和其他的人偶有些不同,雖然也同樣擁有獨立意識,但阿爾甘總覺得她和其他人偶相比似乎缺少了什麼。

到底是哪裡不對呢?阿爾甘無法思索出結果,蕾婭似乎對一切事物都很好奇,但又不擅於求索,在阿爾甘說坐在那裡不要動之後她便真的坐在靠窗的椅子上沒有去任何的地方,只是木然的望著窗外的天空,眼睛里是說不出的空洞。

阿爾甘第一次覺得人偶像是一個人偶

「對了,你從蘇醒到現在還沒有吃過東西吧,有餓的感覺嗎?」

「餓」蕾婭重複了一遍,然後對阿爾甘點了點頭。「肚子里空洞洞的,這是餓嗎。」

雖然有點違和感,但好在蕾婭從機能方面看起來並無缺陷,只是有點遲鈍而已,阿爾甘鬆了口氣,人偶的學習能力都很強,儘管現在不懂,也能通過後天的教授而學會。

自動人偶雖然不能算作由大自然衍生而出的生命,但因為其製作材料里加入了人類靈魂這一重要的產物,便也需要和人類一樣正常的攝入食物才能保持身體的機能。

阿爾甘用僅有的食材做了蔬菜湯還有夾著火腿腸和芝士的小麥麵包,其實原本還有牛奶,但是阿爾甘發現僅剩下的只有一杯了便倒給了蕾婭,自己則接了一杯白開水,他想看看蕾婭對於食物有什麼反應。他擔心她的機能會在某個地方有些缺損。

但阿爾甘明顯是多慮了,蕾婭雖然對於『食物』這一概念還有些模糊,但是在阿爾甘坐在她面前示範著吃進口中之後她便也學著他的樣子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小麥麵包。

阿爾甘明顯的看到她的瞳孔閃過了一絲光亮,就好像是一個十分饑渴的人在荒涼沙漠中找到了一片汪洋大海。

眼前的人偶少女沒有說話,但卻將注意力全放在了食物上,她幾乎是可以說是狼吞虎咽的吃完了所有的食物,然後還抬起頭一臉期待的望著阿爾甘手中吃到一半的麵包。

這傢伙意外的能吃啊

阿爾甘受不了蕾婭那炙熱的視線,只好將剩下的麵包推到她的面前,蕾婭立馬露出了十分高興的表情,還沾著麵包屑的嘴唇微微的上揚著,她竟然笑了。

竟然那麼喜歡吃東西啊,難道是因為第一次進食的原因嗎

阿爾甘從未在其他人偶那裡看到過這種現象,人偶雖然在外形上和人類幾乎沒什麼差別,但其實他們大多缺少一種只有人類才有的認知能力。

那就是對事物的喜惡。

自動人偶很少會像人類那樣在心中明確的產生對某一事物的喜歡或者討厭,他們只會默默的接受,所以也幾乎不會有憤怒或者悲傷的感情,除非它們的主人告訴它說要對某個人特殊對待,否則人偶對所有事物都會一視同仁,這也是人們從不擔心自動人偶們聯合起來反抗他們的原因。

雖然並不強烈,但蕾婭明顯擁有這種屬於人類的認知能力,阿爾甘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原因,說來自動人偶技術出現到現在也只有幾年,關於它還有太多的疑點和未解之處。

就在這時,從外面傳來了噹噹當的敲門聲。

「別給我裝死,快出來開門1阿爾甘聽到翠西那有些暴躁的聲音。

蕾婭則一臉驚恐的望著門的方向,彷彿一旦把它打開,就會衝進來一隻張牙舞爪的怪物。

阿爾甘嘆了口氣然後走到玄關處擰動了門把手。

「終於開門了啊你!我還以為你這幾天死到裡面了。」翠西站在玄關插著腰一臉的埋怨,但看到阿爾甘沒什麼事之後明顯還是放下了心。

阿爾甘攤了攤手:「沒辦法啊,製作人偶不能有一點分心。」

翠西環顧房間一眼就瞄到了坐在角落裡的蕾婭,她走到蕾婭面前彎下腰用視線打量著她。

「嗯這就是那個人偶嗎?真是意外的漂亮氨

蕾婭似乎很害怕,一直往角落裡縮,纖細的身體彎的幾乎要從椅子上摔到地下了。

阿爾甘走上前把翠西拉了回來:「你別離她太近,蕾婭才蘇醒沒多久,你會嚇到她的。」

「蕾婭?這才蘇醒沒多久就已經叫的這麼親昵了?」翠西冷笑著瞪了阿爾甘一眼。然後大大咧咧的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拿出女士香煙點了一根。

裊裊的煙霧逐漸擴散到整個房間,阿爾甘只好把窗戶推開通通風。

因為工作時不許抽煙的原因,翠西每天都得忍耐很久。所以只要有機會她都會忍不住抽一根。

「那麼,你打算拿她怎麼辦?」翠西對著阿爾甘吐了一口煙霧,那副樣子似乎立馬就從一個小姐姐變成了一個堵著人家家門要錢的收租婆。

「你問我怎麼辦如今也不知道委託人什麼時候會來認領,在那之前只能由我暫時保管了。」

翠西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然後意味深長的瞄了一眼阿爾甘說:「你今年多大了?」

「多大?」阿爾甘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問題。

「我二十三,怎麼了」

「我說你啊,雖然已經不是個小孩子了,但是因為你那沉悶的性格應該還沒有碰過女人吧。」

「哈?」阿爾甘一臉的不可思議。「你犯什麼病了嗎你1

翠西用煙頭指了指一旁的蕾婭:「你這個傢伙,把人偶做的這麼漂亮可不要有什麼多餘的想法哦。」

「你腦子秀逗了嗎!我怎麼可能對一個人偶」

說著阿爾甘下意識的看了蕾婭一眼,發現她正睜著那雙寶石藍的大眼睛一臉懵懂的望著他。

「我怎麼可能對蕾婭做那樣的事呢。」

阿爾甘本以為翠西會繼續調侃他,沒想到她只是嘆了口氣,然後把手中的煙頭掐滅了。

她站起身對阿爾甘說:「雖然你自己可能沒注意,但你沒發現你在說話和處事的時候都在考慮著自動人偶的感受嗎?明明她只是個由你自己親手製作出來的『物品』而已。」

「物品」阿爾甘低下了頭。

翠西說的是對的,自動人偶無論從倫理還是法律的方向來講都不能說是和生命平等的存在,他們只是人為製作出來的東西罷了,這阿爾甘是知道的,畢竟他也是個專業的人偶師不管怎樣也不會將那麼基本的常識搞混,但是他通過翠西的話也第一次發現自己的潛意識裡也許並不是那麼想的。

明明知曉這其中的道理卻沒有對認知做出改變,他還真是個矛盾的人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