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七幕 人偶師與黑白相片 一(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幕 人偶師與黑白相片 一(下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蓋魯的母親搖了搖頭:「抱歉呢,警官,我也不是年輕人了,實在是記不得那麼多了。」

「好吧謝謝您的配合。」奈德有點失望,不知道內容的話那這條線索也毫無用處,看來他還是得趕緊想其他辦法才行。

——

雖然走大路可能會近一點,但是因為大路太過於嘈雜,要過的關口也很多,阿爾甘還是選擇了一條較為僻靜的小路,這條小路曲折蜿蜒直接穿過了富爾達城後面的山巒,馬車壓在碎石上不停的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即使到了這種月份,路旁不知名的野花還是頑強的綻放著花朵為路過的旅人增添了一絲溫馨的色彩。

「我們要去哪裡呢?」蕾婭坐在馬車的後座上問。

阿爾甘拽著馬栓回頭看了一眼,蕾婭正用那雙碧藍色的雙瞳好奇的左看看又看看,對她來說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十分新鮮的東西,在她白皙的脖頸上貼身掛著一枚銅製的鑰匙,那是蕾婭之前的靈魂附著物,也是她與生前唯一的一個線索。

而卡普則十分享受的趴在她的臂彎里睡午覺。

「去哥根廷,那裡有一個工作的委託。」

「蕾婭如果你覺得冷的話進車子裡面也可以哦,不用和我一起坐在外面的。」

蕾婭搖了搖頭,她微張著嘴目不轉睛的盯著一隻棲息在枝頭上的文鳥,那樣子就好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一樣。

距離蕾婭誕生到現在也已經過去很久了,阿爾甘仍舊沒有收到那位委託人的任何消息,也沒有任何人來認領她,因為實在是無處安置蕾婭,阿爾甘只好帶著她一起出來工作,作為一名普通的自動人偶師,他可沒有那麼多的錢用來在家裡耗費時間。

正所謂的『不工作就沒有飯吃』,再這樣下去他連蕾婭都要養不起了。

從富爾達城出來后已經連續趕了三天的路,過不了多久就能到達哥根廷了,聽說那是一座充滿書香氣息的城市,數不清的學校遍布在城內成為了哥根廷一道亮麗的城市風景。

但阿爾甘並沒有上過學,他實在幻想不出學校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文鳥那小巧的身影終於從視線中漸漸遠去了,蕾婭嘆了口氣莫名其妙的說道:「活著真好埃」

「什麼?」阿爾甘不知道這句話是從哪裡蹦出來的。

「活著真好啊阿爾甘先生是這樣,卡普是這樣,那隻很漂亮的鳥也是這樣。」蕾婭的語氣里充滿了羨慕。

阿爾甘有些語塞他一直覺得蕾婭所想的東西不能用常識去理解,就算是作為人偶來說她也實在是有些奇怪了。

「我在活著嗎?阿爾甘先生。」蕾婭問出了一個不知所然的問題。

活著?為什麼她要問這樣的事,人偶看上去應該是和活著的人沒什麼兩樣的吧,但實際上好像又不是這回事,阿爾甘一陣頭疼,他得不出能說得出口的答案,但是他仍舊想把問題盡量回答的積極一點。

「應該是活著的吧,你看,你現在和我對話就是正在活著的證明。」

蕾婭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然後竟然道謝了。

「謝謝你阿爾甘先生,讓我能夠活著。」

阿爾甘回頭看了她一眼,蕾婭那天真的笑容立馬就印入了他的眼中,阿爾甘的心瞬時咯一下,一種愧疚感湧上了他的心頭,他只好心情的複雜的專心趕路躲避著蕾婭那足以溫暖嚴冬的笑臉。

他欺騙了蕾婭,其實他從不認為人偶是活著的『生命』。

這時卡普在蕾婭的懷裡伸了個懶腰喵嗚的叫著跳到了阿爾甘的身邊。

阿爾甘伸出手撫摸著它柔軟的身體:「出來曬太陽嗎,卡普。」

卡普又喵喵的叫了兩聲用臉蹭著阿爾甘的手掌。

但阿爾甘的話立刻得到了蕾婭的反駁。

「不是這樣哦,阿爾甘先生,卡普剛剛說的是『快給我弄點吃的,你個愚蠢的人類/」

蕾婭坐在後面一本正經的說。

尤迪特家宅內的搜查在黃昏時到底還是不疾而終了,無論是奈德警官還是尤迪特家族的大老爺都沒有理由單方面扣押家僕不讓他們離開這裡,那些以傭人的身份住在宅邸里的人還好說,但是還是有很多人是以單純的雇傭身份來工作的。

奈德無計可施,只好在規定的下班時間放他們按時下班了,卡蘿本來也是作為傭人住在宅子里的,但是自打蓋魯少尉去世后她便申請獨立了,獨立的理由是她才只有十八歲,實在不想一輩子都以傭人的身份活下去,迪尤特的大老爺也覺得卡蘿說的合情合理,畢竟以她的樣貌出去后就算是做富家子弟的情人都能過活。

於是卡蘿自己在外面住了一間小房子,只在工作時間回到宅子去工作。

等到接到通知的時候已經下午六點鐘了。

一直等待回家的人紛紛都鬆了一口氣,他們可不想因為一個莫須有的罪名連家都回不了。這就是現在這個時代的好處,尤迪特的老爺權力再大也得按照國家的法律規定行事,不能有一點逾越的行為。

但就像是不甘心一樣,奈德警官在所有人出門前進行了最後一次搜身。

但因為民警里根本就沒有女性警員,那就代表就算是女人也得讓男性警員來搜,這遭來了女人們的反對,於是奈德警官只好放鬆語氣,讓那些警員們盡量小心不要觸及到對方的隱私。

但是搜到卡蘿的時候明顯出了問題,因為卡蘿和那些掃地大媽不同,她實在是太年輕了,而且卡蘿的樣貌也很出眾,很難想象那些氣盛的小警員們在搜身時不會忍不住佔一下便宜。

奈德只好把那些臉色緋紅的年輕人像拎小雞一樣丟了出去,他自己站在卡蘿的面前咳嗽了一下微微鞠躬說:「失禮了,卡蘿小姐。」

卡蘿也很配合的張開了雙臂,她並不在意是誰來觸碰她,反正也只是搜身而已。

搜查很快就結束了,就算是奈德他也實在是很難在卡蘿身上下手,每一次觸碰時手下的柔軟都讓他心懷愧疚,基本是就是矇混了過去。而且卡蘿和那些只知道討論人家的八卦的小女僕不同,她是個差點就上戰場的人,奈德覺得她根本不會做那種事。

卡蘿是獨自居住的,她從宅子出去前脫下了女僕裝換上了自己日常的便服,那是一套很中性的衣服,淺灰色的長衫和一條白色的圍巾,雖然蓋魯少尉曾說過她穿艷麗的衣服會比較好看,但卡蘿果然還是無法適應那些會招惹男人眼球的服裝。

她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卡蘿像往常一樣去商店買了一些麵包,香腸,還有一些檸檬,她喜歡在睡覺前喝一杯檸檬水。

在回家的路上她又想起家裡的毛巾好像被老鼠咬壞了,只好又返回去購買了一條藍白條紋的毛巾。

最後她回到了哥根廷的中街,那是她租房子的地方,雖然房間的採光不是很好,但好在價格便宜。

卡蘿進屋子后做的第一件事是到日曆前確認了一下日期,距離她發電報的時間已經過去三天了,大概明天就應該到了。

卡蘿點了點頭,然後她脫下長衫,又脫掉了毛衣,只穿著一件內衣站在屋子裡,凹凸有致的身材立馬從那間有些晦暗的房間顯露出來,卡蘿想了想然後拉上了窗帘,緊接著她把手伸進內衣里拿出了一枚還夾帶著體溫的戒指。

戒指上鑲嵌著一顆碩大的紅寶石,即使在這毫無光亮的室內,它也散發著令人炫目的光芒,那是一個和這個有些窮酸的房間毫不相稱的東西。

卡蘿把它拿在眼前靜靜地望著它,望著它,然後她的嘴角微微上揚,她笑了,可她笑的既落寞又悲傷。

「這樣,就可以了吧,蓋魯少尉。」卡蘿自言自語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