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八幕 人偶師與黑白相片 二(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幕 人偶師與黑白相片 二(上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1910年,戰爭開始前的寒冬。

在那個時候幾乎每個歐洲的帝國主義國家都在積極備戰,工業革命的後遺症還沒有處理乾淨,戰爭的深淵便接踵而至,政府無暇處理國內的經濟以及社會問題,富人們依舊載歌載舞,窮人們卻愈加貧困潦倒。失望,恐懼以及貪婪充斥著這個國家的每一個角落。

所有人都深陷在寒冷與飢餓的陰霾中不能自拔,加買提夫婦也是這樣,壁爐里的碳火早已經燒光,可天氣卻愈加的寒冷,再這樣下去他們不可能平安度過這個冬天了。

加買提·克萊爾,這是丈夫的名字,他在是個徹徹底底的混蛋的同時還是個賭徒,說來他的父親還曾是個不大不小的商人,不管怎樣也跟著工業革命的潮流掙到了一定的家業,可當父親死後克萊爾繼承家產一切都變了。

好吃懶做的克萊爾對經商完全一竅不通,還把全部心思都用在了吃喝玩樂和賭博上,最後終於敗光了家產,再加上國家的經濟蕭條克萊爾破產了。

破產的結果是一家三口被迫搬進了貧民區的木房裡,每到冬天木房的板壁上都能結一層厚厚的冰,這對他們來說幾乎是致命的,加買提夫人整日以淚洗面,而作為丈夫的克萊爾卻仍舊不思進取,不停地抱怨造成現今一切的原因是妻子當初沒有阻止他。而唯一一直沉默著的卻是他們的女兒。因為家境的原因她沒有上過學,所以在成年前也沒有什麼能夠謀生的手段,對克萊爾來說女兒就是他的包袱,雖然還不至於到動手毆打虐待的程度,但是克萊爾也幾乎對自己的女兒不管不顧,還不聽的說著『你這樣沒用的傢伙消失就好了/這樣過分的話。

而女兒卻無論何時都沒有任何特殊的反應,她默默接受著父親對自己的抱怨以及詛咒,她幾乎從懂事起就沒有吃飽過,但她還是在這樣嚴峻的環境中堅強的活了下來,並且擁有了超乎常人的美貌,無論是誰在看到她時都會誇讚她以後一定會成為貴人家的媳婦,這也許是老天對她唯一的恩賜,儘管她的日子是如失去太陽般的一片黑暗。

但那也成為了她不幸的源頭,在她不斷成長的日子裡,克萊爾發現了她身上的價值,他開始計劃在她成年後把她賣給富商或者貴族來換得一筆錢。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在少女十四歲那年也就是這個寒冷的冬天戰爭開始了。

國家到處在徵兵,像克萊爾這種身強體壯卻沒有工作的人是無論如何也逃不了參軍的命運的,但膽小怕事的克萊爾無論怎樣也不想去送死,他拼盡全力的鞅。

但他還是被政府的人找到了,但在克萊爾崩潰般的哭著喊著『我不要去送死』的時候,女兒卻站了出來,她面無表情的說:「請讓我,請讓我代替父親去參軍吧。」

她的表情是如此的堅定,瞳孔清澈透亮就像是一朵在噴發的火山口孤傲生存的彼岸花。

無論是誰看了都會以為這是一段女兒替父從軍的佳話,但其實這不過她想要逃離這個深淵的手段罷了。

從一個深淵逃往另外一個深淵。

軍隊里的生活比想象中還要艱難,因為年齡的緣故,脫離父親魔爪的女兒被安排在部隊里接受訓練,等到成年後再以一名士兵的身份上戰常

在她所屬的部隊里,她幾乎是唯一的一個女性,可她對訓練卻沒有一絲的懈怠總是拼盡全力的去完成每一個任務,最開始的時候她那柔弱的手臂甚至沒法將槍端起來,可到了最後她已經成為了一個科科全優的神射手。

她付出了超乎常人的努力和汗水,但是她仍舊不後悔當初做出了那個選擇,因為和以前相比至少她不用再餓肚子了。

但在這一年後的某一天,上面突然傳來了消息,說有一名年輕的少尉將來預備軍里視察,然後可能會挑走自己看中的士兵,雖然那代表著可能會提前幾年上戰場,但也象徵著機會,一旦立下軍功,那他的人生也會隨之改變。

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將整個城市都澆的濕漉漉的,少尉在上午的時候準時到達了,他看上去年輕極了,也就比她大幾歲的樣子,在這個年齡就能擁有官職的實屬不易,一看家裡就是某個叫得上名號的貴族。

預備軍里的很多人都對這種富家子弟嗤之以鼻,他們認為靠著關係上位的肯定都是孬種,估計一上戰場就會被嚇的屁滾尿流。

明顯有很多人都不願意被這位年輕的少尉選走,這是單純的底層人民對貴族的排斥心理。

但女孩不這麼想,雖然她還只有十五歲,但悲慘的童年使她擁有了遠超年齡的判斷能力,她注視著年輕少尉的眼睛,他的眼睛細長又銳利,瞳孔在軍帽下的陰影里透漏著一絲凜冽的寒光,少尉板著臉巡視著下面站的整整齊齊的士兵,看上去是個有些嚴肅的人。他沒有打傘,任由冰涼的雨滴打濕他整潔的軍服然後流淌進他的衣服里。

也許是唯一的女性的原因,女孩的存在引起了少尉的注意,他走到她的面前打量著女孩的臉。

「你多大?」少尉開口問道。

「十五,長官。」

「為什麼會在這裡。」

「因為我的父親不願意來當兵。」

「不。」少尉搖了搖頭。「我的意思是說,你為什麼要穿上這身衣服,要端起這桿槍。」

「因為我想為帝國的偉大事業獻身。」女孩回答著十分標準的答案。

可少尉卻再次搖了搖頭,他湊近女孩的臉用手指替她擦拭了臉上的雨水。

「你知道那不是你的本心。」他說。

少尉手指的觸感既冰涼又溫潤,女孩低著頭想了想然後壓低了聲音說:「因為因為我想要活下去。」

這種話從一個士兵的口中說出來未免顯得有些太軟弱了,但少尉卻笑了。

他說:「那就努力的活下去吧,你足夠堅強,但並不適合成為一名士兵。」

女孩楞楞的望著面前的少尉,她才發現他的身影是如此的高大,高大到僅僅是站在她的身邊,這如洗禮般的雨水便再也無法滴落在她的身上了。

「我的名字是尤迪特·蓋魯,你呢?」

「卡蘿我叫加買提·卡蘿,蓋魯少尉。」她望著他仍在微笑著的臉,心中破天荒的產生了尋求某種東西的慾望。

不知何時大雨停了下來,十五歲的少女在那天,第一次

見到了太陽。

——

十月一日,阿爾甘終於趕到了哥根廷,這個城市比他想的還要漂亮得多,鑲嵌著巨鐘的鐵塔,牆壁被粉刷的十分乾淨的別墅與房屋還有一塵不染的馬路,秋天最後的楓葉從馬路兩旁的楓樹上緩緩飄落,構成了一道等待畫家臨摹的優美風景。

和商業城市富爾達城相比,哥根廷給阿爾甘的第一感覺就是安靜,那與冷清不同,而是由這個城市根深蒂固的文化以及景色傳達出的一種靜謐,就像是一個佇立在山巒之上的老者,憑著手中的古籍在緩慢的消磨著永無止境的時光。

「也許是這就是它被稱為文化之城的原因吧」阿爾甘忍不住感嘆。據說在哥根廷還存在著許多的學者,他們遍布在這座城市的圖書館內日復一日的做著學術研究。

那是阿爾甘想都沒有想過的世界。

蕾婭從馬車上跳了下來,她撿起飄落在路旁的一片楓葉,饒有興緻的觀察著上面錯綜的紋路。

此時阿爾甘他們正位於哥根廷的中街,委託人告訴他在這裡接頭,但是阿爾甘已經在這裡等將近半個小時了,除了偶爾路過的行人他沒有看到任何疑似委託人的人。

「還要等多久?」蕾婭坐在馬車上晃悠著雙腿,雖然她一直都在跟著阿爾甘趕路,但是卻仍舊生龍活虎的好像一點疲勞的感覺都沒有,似乎已經開始逐漸適應了這種生活。

阿爾甘搖了搖頭:「不知道吶委託人應該知道時間是今天上午的。」

蕾婭從鼻子里哼了一聲算作回應,她身上還穿著那件米色的皮革大衣,正午的朝陽暖暖的照在她的臉上,把她那一頭漂亮的白髮染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