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九幕 人偶師與黑白相片 三(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幕 人偶師與黑白相片 三(上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沒有人知道人死後靈魂究竟是以什麼標準附著在遺物上的,以及什麼東西可以,什麼東西不可以,這至今都沒有人發現其中有什麼規律,說到底靈魂也只是一種無形的介質,只有專業的人偶師才能靠感覺和憑藉專門的工具發現它們。但在業界中人偶師對其的普遍認知是執念。

死者生前的執念,在其生命的最後一刻閃現在他腦海中的事物便會成為靈魂的依附處。

據卡蘿小姐所說這枚紅寶石戒指對蓋魯少尉的意義非比尋常,它是尤迪特家族代代相傳的傳家寶,只有家主繼承人才有佩戴它的權力,但是很明顯它並沒有成為蓋魯少尉的靈魂歸宿,年僅28歲的尤迪特·蓋魯在臨死前閃現在腦海中的並不是他崇高的家族和榮耀,而是其他一些不為人知的東西,卡蘿實在是想不出對蓋魯來說還有什麼東西比它還要重要。

她失魂落魄的站在阿爾甘面前盯著手中閃閃發光的戒指,既然這根本就不是蓋魯少尉靈魂的依附物那她又是為何要費勁心思的將它偷出來呢。幾天以來的努力似乎都在一瞬間變成了虛幻的泡影,那蓋魯少尉的靈魂又在哪裡?她又該怎麼辦?卡蘿不知道,她丟了魂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任憑阿爾甘怎樣叫她都沒有反應,淚水朦朧了她的雙眼,整個人就像是個失去靈魂的木偶,她一定得讓蓋魯少尉活過來才行,要不然的話不然的話,少尉他在最後向她吐露出的心情,她又該如何去向他回應。

距離戒指失竊已經過去兩天,似乎所有人都已經認定尤迪特的傳家戒指再也找不回來了,就連大老爺都開始厭煩了奈德警官的詢問。他已經認定了哥根廷的警察都是一群飯桶,但是奈德還沒有放棄,多年的行警經驗使他養成了不氣不餒的職業操守,並且終於,奈德看到了破案的曙光。

他找到了尤迪特·蓋魯生前的戰友,據說他是蓋魯生前的貼身護衛,也是那場戰爭中生還的僅有幾人之一。

作為深知蓋魯生活習慣的他很容易就想起了那張隨著戒指一起消失的相片,據他所說蓋魯對那張照片特別的珍視,不論什麼時候他都將它帶在身上,他說那是他的護身符,但很明顯相片並沒有為蓋魯帶來好運,他還是永遠的留在了冰冷的戰場上。

而說到照片的內容,因為蓋魯少尉幾乎從不讓別人觀看的原因他也只是模糊的瞟過幾眼,似乎是蓋魯和某個人的合影,對方雖然也穿著軍裝,但是個子很小,很有可能是個女性。

這對奈德來說無疑是個值得讓人歡呼的重要線索,雖然還不能確定照片上的那個人和這次戒指失竊有什麼關聯,但是既然戒指是和照片同時失蹤的,奈德相信這其中一定有什麼意想不到的隱情。

奈德聯想到之前的種種,一個面容清秀卻表情堅定的女孩身影闖進了他的腦海中,他決定去和她談談。

夜晚在悄聲無息中降臨了,這次哥根廷之行無疑是阿爾甘遇到的最奇怪的一個委託,他還是第一次碰到搞錯靈魂憑依物的委託人,但是卡蘿小姐並沒有讓他原路返回,這說明工作還在繼續,卡蘿小姐也還沒有放棄。

他躺在平板床上回想著卡蘿流出的淚水,她那樣堅強的女孩竟然就那麼簡單的在他這個第一次見面的人面前露出了如此柔軟的一面,阿爾甘覺得蓋魯少尉對她來說一定,一定是十分重要的人。

月光順著窗框傾斜到晦暗的房間內,與蕾婭那披散著的銀髮交印在了一起,她還是第一見到人的淚水,那種溫潤卻又冰冷的液體究竟是什麼呢,蕾婭不知道,但當卡蘿小姐哭泣時,她從中見到的情感卻又是那麼的真切,就像是這天空中的月亮,既美麗又孤獨。

空氣中泛著潮濕的氣息,蕾婭無心睡眠,她從後面輕輕拉了拉阿爾甘的衣擺。

「為什麼要哭呢卡蘿小姐她,為什麼會哭呢。」

阿爾甘轉過身注視著她被月光籠罩的臉頰,想了想說:「因為是人類吧。」

「只有人類才能流淚嗎?我不能嗎?」

「我不知道,雖然我至今也沒見過哭泣的人偶,但是」

阿爾甘伸出手摸了摸蕾婭的頭:「就算是人偶也一定一定會有悲傷的時候吧。」

因為,這個世界是如此的不盡如意。

蕾婭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悲傷..真的是一種不好的情感呢。」

「那當阿爾甘先生想要哭泣的時候請一定要來找我哦。」

「為什麼?」

「因為,我會替阿爾甘先生擦去淚水的。」

阿爾甘愣住了,他在這漆黑的夜晚中注視著蕾婭那寶石般的瞳孔,就彷彿是在注視著萬千星辰。

他的心裡突然湧進來一絲暖流,阿爾甘從小就是個孤兒,還是第一次有人對他說這種話。

阿爾甘笑了,他伸出手彈了一下蕾婭的額頭說:「快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