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十幕 人偶師與黑白相片 四(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幕 人偶師與黑白相片 四(上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1912年,帝國正式宣布參戰,戰爭全面爆發。

無數的年輕人懷著政府所給予的夢想和對未來的僥倖心理奔赴戰場,作為貴族的尤迪特家族也理應派出一名家族成員為國參戰,尤迪特的大老爺有三個兒子,二兒子缺乏管教,整日花天酒地,難成大器,放出去只會讓別人笑話,三兒子自幼體弱,博覽群書對藝術有自己獨到的見解,但無論從身體還是思想上,讓他上戰場實在是太過為難了。

於是重任只好被擔在大兒子蓋魯身上,蓋魯作為家族繼承人一直潔身自好,從小到大都深受父親器重,要不是迫於國家壓力,大老爺一萬個不願意將他送往戰常

不過以尤迪特蓋魯的個人來說,他其實並不怎麼排斥奔赴戰場,雖然危險重重,但也算是為家族獻身,而且一旦他立下軍功,那尤迪特家族也會隨著更加輝煌起來。

但臨走前唯一讓他在意的就是那個漂亮,善良卻不擅長於表達情感的少女。

她的名字叫作加買提·卡蘿,目前作為一名女僕在他的家裡工作。

而在這之前她卻是預備軍中唯一的女性。

卡蘿是幸運的,她在那群身穿同樣軍服的士兵中被蓋魯選中了,他比她大了將近十歲,蓋魯剛開始時只是覺得那個孩子作為士兵來說實在是過於瘦小了,可當他走近她的時候他才發現她竟然是個女孩,精緻的外表下又擁有著一顆如此堅強的心。

蓋魯無法眼睜睜看著她死在戰場上,於是他對她說,也許你並不適合當一個士兵。

她說她無處可去,於是蓋魯將她帶回了家,他望著她穿著女僕裝的樣子忍不住微笑了起來,儘管眼前的少女並沒有露出任何的表情,可蓋魯知道他做了一個正確的選擇,此時她就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擁有著一種含蓄的特別的美,待到時間成熟卡蘿一定會成長為一個超凡脫俗的美人。

蓋魯對她說:從今以後你就留在這裡,這是蓋魯的私心,他想將她留在自己的身邊。而卡蘿什麼也沒有說,她沒有高興也沒有厭惡,她只是望著鏡中的精心打扮后的自己,茫然地撫摸著自己的面龐,她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原來是這個樣子的。

可時光很快就過去了,蓋魯終究還是要上戰場了,年輕少尉的心裡第一次產生了一種類似恐懼的情感,他不是在恐懼死亡,而是害怕自己因為死亡而再也見不到她了。

於是在離別的時候,蓋魯向卡蘿吐露了自己的愛意。

他深情的對她說:我真心愛著你。

而剛剛成年的卡蘿還根本不懂愛的含義,更沒有過戀愛,她一時沒有明白蓋魯的意思只是一臉疑惑的站在原地望著他。

於是蓋魯走上前輕輕捧起她的臉頰想要試著親吻她,但震驚,緊張,茫然,這些情感使少女做出了一個讓她之後萬分後悔的舉動,她將湊近的少尉推開了。

請請不要這樣

混亂之中的卡蘿低頭說著這樣的話,蓋魯的手僵在了半空中,空氣中充滿了尷尬的氣氛,過了一會蓋魯苦笑了兩聲說:「對不起」

這是她與他此生最後的一次會面。

雖然經過了一些波折,但阿爾甘的工作還是在第二天的早晨順利開始了,卡蘿像往常一樣去尤迪特家工作,然後在傍晚時分回來,在這期間蕾婭就抱著卡普坐在窗邊百無聊賴的望著外面的街道發獃。

她見到了各種各樣的人,有坐著馬車身穿華服的大人老爺,有行色匆匆的工人,有邁著整齊的步伐昂首走過的軍人,也有衣著襤褸食不飽腹的乞丐,那乞丐注意到蕾婭的視線后還訕訕的走過來向蕾婭伸出了一隻手,可是蕾婭根本沒有錢,她只好忍痛割愛將阿爾甘留給她的麵包掰開一半送給了他,雖然有些意外但乞丐還是接受了,他摘下破舊的帽子對蕾婭彎腰鞠了一躬表示感謝。

還有一個年輕的馬夫看到蕾婭那出眾的樣貌后想要過來搭訕,但是被卡普露出的爪子給嚇了回去。

「不可以這樣哦。」蕾婭輕輕撫摸著卡普柔軟的身體將它安撫了下來。

各色各樣的人從蕾婭的面前出現又消失,人與人之間沒有任何的交集卻又是如此的息息相關,清晨潮濕的露珠從街旁的棕櫚樹上緩緩的滑落,這是蕾婭所看到的人類的世界。

等到阿爾甘出來吃午飯的時候蕾婭問他:「為什麼人與人之間有那麼大的不同呢?」

「你指什麼?」

蕾婭歪著頭想了想說:「為什麼有的人富有,有的人貧窮,有的人受人尊敬,有的人卻遭人貶低呢。」

「你還真是喜歡問這種奇怪的問題呢」

阿爾甘忍不住吐槽,但他還是打算認真回答這個問題:「大概是因為人類是一種不站在高處就活不下去的生物吧。」

「是這樣嗎」蕾婭輕咬著手中的餐叉陷入了思索,也許對現在的她來說還不能真正理解阿爾甘所說的含義。

晚上,在卡蘿回來之後家裡來了一位客人,那是個中年人,他長的很粗狂身體看上去也很壯實,最讓人擔心的是他穿著警服,阿爾甘覺得麻煩大了。

他和蕾婭趴在客廳的門板上偷聽著裡面的談話。

「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的奈德警官」這是卡蘿的聲音。

坐在對面的男人嘆了口氣說:「我好歹也是個警察,查個住所什麼的還是很簡單的吧。」

「那警官找我有什麼事嗎?在尤迪特家裡說不是更方便嗎。」

「就是不想讓他們家的人知道我才特意來跑一趟的。」

「」卡蘿沉默了。

奈德接著說:「我查到戒指在丟失的時候跟著一起不見的還有一張相片,卡蘿小姐知道那是張什麼樣的相片嗎?」

卡蘿沒有說話。

奈德挑了挑眉毛:「照片上和蓋魯少爺合影的人其實是你吧,卡蘿小姐,你知道相片去哪裡了嗎?」

奈德硬氣的詢問著,但他問的卻是相片,而不是「你知道戒指去哪了嗎?」阿爾甘覺得,警官也許已經大概知道了真相,但他其實並不想讓卡蘿背負所有的罪名。

卡蘿低著頭像是在思考著什麼,然後她深呼了一口氣抬起頭說:「是我偷走了,相片也好,戒指也好都是我乾的。」

奈德抿著嘴挑了挑眉毛,他用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盯著卡蘿,一副『我就知道是這樣』的表情。

「哎你不像是為了錢幹這種事的人,卡蘿小姐,你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卡蘿直視著奈德那審視的目光,似乎一點也不畏懼坦白之後的牢獄之災。

「蓋魯少尉我有還沒來得及告訴他的話」

奈德托著自己的下巴一副完全沒聽懂的樣子,他皺著眉想了半天,然後突然恍然大悟。

「難道是現在比較流行的自動人偶?」

卡蘿默認的點了點頭。

「可是不是說自動人偶和生前的相貌和記憶沒有一絲的關聯嗎」

「我知道的但是,即使是這樣,我也想了卻我的心愿,這是我對蓋魯少尉他最大的虧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