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十幕 人偶師與黑白相片 四(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幕 人偶師與黑白相片 四(下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卡蘿突然站起來向奈德低了頭:「拜託你了奈德警官只有兩天就好戒指可以先還給你,兩天之後我願意接受任何處置。」

阿爾甘有些被嚇到了,他從門縫窺視著裡面,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卡蘿露出如此軟弱的表情,可見這件事情對她來說是多麼的重要,這時阿爾甘突然感覺到手上有著柔軟的觸感,他詫異的回過頭,看到蕾婭一臉不忍的表情,那表情就像是在問他:卡蘿小姐該怎麼辦呀?

阿爾甘無奈的撇了撇嘴,他深吸一口氣,推開門走了出去。

當左側那扇門被打開的時候說實話奈德被嚇了一跳,他沒想到卡蘿的家裡竟然會藏著一個男人,他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伸出手一臉驚恐的用手指指著阿爾甘。

卡蘿也是很驚訝的望著站在眼前的年輕人偶師,不知道他到底要幹什麼。

阿爾甘趕緊對奈德解釋道:「不不,您誤會了,我和卡蘿小姐她並不是那種關係」

「那是怎麼」一時的慌張讓奈德咬到了自己的舌頭,痛的他說話都不利索了。

「我和卡蘿小姐只是工作上暫時的雇傭關係,我叫朗格·阿爾甘。」

「雇傭關係?難道你是」

阿爾甘點了點頭:「我是一名自動人偶師,現在正在製作蓋魯少尉的自動人偶。」

奈德懂了,他的身體無力的癱在椅子上嘆了口氣說:「我剛剛還想著一定要阻止你呢,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嗎」

阿爾甘向前走了一步:「警官,我不知道卡蘿小姐究竟犯了什麼罪,但是頂多還有兩天人偶就會做出來了,卡蘿小姐她,她一定有些非常重要的話想要對蓋魯少尉說,請你請你給她這次機會,先不要把她帶走。」

奈德有些頭疼的看看卡蘿又看看阿爾甘,這下事情難辦了,他也不是不通人情,雖說卡蘿偷了東西,但是如果她認錯態度好還能把戒指完好無損的還回去的話,頂多監禁一個月就會釋放了,但是讓他看著就站在眼前的犯人不管還真是有點

阿爾甘看奈德在猶豫咬了咬牙補充道:「如果這兩天內卡蘿小姐她逃跑了的話就請把我當成同夥抓捕吧。」

奈德一愣,他用不可置信的眼光望著站在眼前的年輕人:「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我知道。請務必給卡蘿小姐這個機會,拜託了。」

奈德用嚴厲的目光盯著阿爾甘然後還是嘆了口氣說:「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

他站起身瞄了一眼說不出話來的卡蘿,然後大步向玄關走去,還邊走邊抱怨似的說:「今天又是無功而返氨

奈德離開了,卡蘿從獃滯中回過神來,她一臉不解的問阿爾甘:「萬一我真跑掉你怎麼辦?你難道就不害怕嗎?」

誰知阿爾甘抹了一把頭上滲出的汗毫不忌諱的說:「當然怕了!要是被抓走就真的麻煩了,所以卡蘿小姐您可一定不能把我賣了哦1

看他這幅樣子卡蘿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她笑的腰都彎了下去,真是有趣的人啊,看來她需要重新審視這個年輕的自動人偶師了。

阿爾甘回到了他和蕾婭的房間,剛才有些偏激的心情也冷卻了下來,說實話他有點後悔,他用手懊惱的捂著自己的臉,怎麼就順勢說出那麼自大的話了呢

這時蕾婭走過來用力的握住了阿爾甘的手,他一睜開眼睛就看了她那張毫無挑剔的面龐。

「沒事的,我會和阿爾甘先生一起承擔的。」蕾婭一臉認真的說著這樣的話,她的眼睛留彷彿帶有某種魔力,能夠讓人在注視時深陷其中,就像是藏著浩瀚的星辰大海,包含了這世界上所有的美好。

阿爾甘看的有些出神他尷尬的咳嗽了一下,然後把手從蕾婭柔軟的手指中抽了出來。

他摸了摸她的頭說:「說什麼呢你這傢伙,明明是個人偶」

人偶可不用負人類的法律責任埃

但好在這一關暫時是挺過去了,卡蘿小姐對進局子似乎也不是很在意,她給阿爾甘的印象也一直是如此,一張冰山美人的臉似乎對所有事都不關心,卻在某些地方意外的鑽牛角尖。

仔細想想也是有股莫名的反差萌呢。

阿爾甘苦笑兩聲,他得抓緊工作才行,卡蘿小姐的時間不多了。

10月6日,阿爾甘的工作接近了尾聲。

那天的天氣很晴朗,如棉花糖一樣的雲朵漂浮在蔚藍的天空上,從梧桐樹的縫隙灑下圓弧狀的光斑,蕾婭坐在窗邊眯著眼睛曬著太陽,卡普在她的懷裡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

今天是期限的最後一天了,奈德警官已經在外面等候多時了,他靠著外面的柵欄不時擔憂的看向裡面,卡蘿則緊張的坐在客廳的椅子上,所有人都在等待著阿爾甘完工。

一個小時后,房門被打開了,阿爾甘用手背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微笑著對坐在外面的卡蘿說:「製作完成了,卡蘿小姐。」

卡蘿對阿爾甘點了點頭,她輕抿著嘴唇,眼睛里充滿了複雜的情感,雖然沒有說話,但從她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來她此時非常的動搖,和平時的冷淡相比,現在的卡蘿緊張的就像是個等待與愛人相見的小姑娘。

「對不起卡蘿小姐,因為時間比較趕,蓋魯少尉的人偶此時還沒有蘇醒。」

「這樣就好」

「這樣就好了」

不知為何她又重複了一遍。

說完,卡蘿深呼一口氣,邁進了房間。

蕾婭聞聲也從窗邊走了過來,她想要跟著進去但是被阿爾甘攔住了,兩人在外面觀察著情況,阿爾甘覺得現在還是給卡蘿一些空間好。

卡蘿走了進去,她一眼就看到了那個躺在床上的男人,那個陌生的男人。

卡蘿一步一步的走到床邊,她仔細的望著眼前的人偶。

褐色的短髮,立體的五官,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年齡,他緊緊的閉著雙眼,看上去和沉睡著的人類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印在他脖頸上的那個齒輪狀的圖案,那代表著自動人偶。

果然是這樣呢

相貌完全不同。

「但是,只要一想到這副身體里是你的靈魂,我就感到滿足了。」

卡蘿的眼中充滿了深情。

卡蘿輕輕撫摸著人偶的五官,她的動作很輕,就像是生怕吵醒了睡在身邊的愛人。

啪的一聲,卡蘿的眼淚滴落在了人偶的面龐上。

「對不起蓋魯少尉,在最後推開了你」

「我」

「我」

卡蘿逐漸泣不成聲,她低著頭,手指緊緊的捏著自己的衣擺。

一直潛藏在少女心中的心情緩緩的吐露而出。

「當年選擇去參軍真是太好了」

「能被您選中真是太好了」

「在最後能夠聽到您的告白真是太好了」

「對不起,在最後也沒能傳達給您。」

「我也真心愛著您,蓋魯少尉」

燦爛的陽光落在卡蘿淚眼朦朧的側臉上,時間彷彿又回到了那個分離的午後,那天的天氣也像現在一樣晴朗,即將遠征的年輕少尉在踏上旅途前和自己心愛的女孩以上下級的關係照了一張普通的合影。可女孩還在為自己的不坦誠而堵著氣,一點也不知道此次分離兩人便是天人相隔。

這世間所有的愛意都在確認與被確認之間反覆的錯過與徘徊,真正的圓滿只存在於小孩子的童話故事之中,但是儘管是這樣,我們也從不後悔從這胸膛中迫不及待湧出情感。

因為,這便是我們活著的證明。

卡蘿小姐最後還是被奈德警官帶走了,面對她的將是為期二十三天的刑事拘禁,在分別之時,卡蘿回過頭對阿爾甘輕輕的笑了,她對他說:「謝謝。」

這是阿爾甘第一次看到她發自內心的微笑。

而關於蓋魯少尉的人偶,據說大老爺對奈德警官發了好大一通脾氣,但是畢竟也是用自己孩子的靈魂製作的人偶,最終還是由尤迪特家接收了。

在回去的路上,蕾婭一直在發獃,她坐在馬車上茫然的望著遠方不是在想什麼,阿爾甘感到有些奇怪,只好問她怎麼了。

誰知蕾婭卻問他說:「卡蘿小姐最後說,我也愛著您。那是什麼意思?」

「誒?」阿爾甘不明所以。

「愛愛究竟是什麼呢?我不明白」蕾婭用那雙碧藍色的雙瞳直視著阿爾甘的眼睛,她的瞳孔里充滿了疑惑和不解。

阿爾甘不知道怎麼回答她,他既沒有父母也沒有談過戀愛。於他而言,愛是一種奢飾品。

一陣冷風吹過,蕾婭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雖然也有陽光,但最近真是越來越冷了,阿爾甘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將自己的圍巾摘了下來然後溫柔的圍到了蕾婭的脖子上。

「現在還冷嗎?」阿爾甘問她。

蕾婭將臉貼在圍巾上,柔軟的針織面料還留有阿爾甘的體溫,愛究竟是什麼呢?蕾婭終究還是沒有弄明白,但不知為什麼此時她突然很開心,她把巴掌大的小臉埋在圍巾里淡淡的微笑著。

「不冷了。」她這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