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十一幕 人偶師與守望者 一(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幕 人偶師與守望者 一(上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尼奧,尼奧,快來看,那些人就是邊疆守衛者。

同伴揮舞著胳膊在遠處大聲的向他呼喊著,正午的陽光刺的尼奧有點睜不開眼睛,他站在石頭上踮起腳尖遠遠的望向擠壓在一起的人群,那些環繞著的光暈讓他有點頭暈目眩,尼奧咬了咬牙費力的背起身後裝滿乾柴的竹簍朝那個方向奔跑了過去。

堅硬的簍子將他瘦小的肩膀硌的生疼,但尼奧還是一點都沒有想要停滯下來的意思,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那些駐守在邊疆的將士們。

主道兩旁已經圍了很多人,尼奧擠到自己同伴的身邊伸長脖子往裡面努力的看著。

儘管人聲吵雜,但他還是聽到了皮鞋摩擦地面時整齊的踢踏聲。

那在他的耳朵里就像是一首昂揚的凱歌。

聲音越來越近,終於,那些身穿墨綠色軍裝的人們進入了他的視野,他們昂首挺胸步伐穩健身後背著軍用的*,長長的隊伍從街道的盡頭一直延伸至城外,尼奧看的雙眼直放光,他從未摸過那種槍,就連父親的獵槍他都沒有真正拿過幾回。

「好帥氨尼奧忍不住感慨。

那些人是帝國的邊疆守衛者,雖然不會和普通士兵一樣上前線作戰,但是卻用自己的身軀忍受著風吹雨打日復一日的保護著國家的領土不被侵犯,驅趕了所有不法者與偷渡的毒販。

「如果能成為那樣的人就好了呢。」十二歲的尼奧這樣感慨著,他的眼中充滿了期盼的光芒。

這裡是位於維爾茨東北約十三公里的克利爾夫河畔——邊境之城克萊沃。

十年後

與尼奧小時候的國家形勢不同,現在世界陷入動亂,各地都有戰爭發生,邊境守衛者的工作變得更加危險和嚴峻。但尼奧一點也不後悔選擇了這條路,他每日站在自己的崗位上眺望著遼闊的克利爾夫河手裡緊緊的攥著*的握把,因為戰爭的爆發,邊境守衛者被賦予了自主開槍的權力,他也親眼見過有逃兵從外麵灰頭土臉的逃回來,但是每個生命都是珍貴的,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尼奧絕對不會對人開槍。

今年他二十二歲,是名貨真價實的邊境守衛者。

尼奧每個月都會從克萊沃城隨著部隊出發,然後駐守在克利爾夫河畔的邊界線上做著警戒工作,他每個月只有一次回城的機會。

尼奧做著這份工作已經有兩年了,儘管如此,年少時對這份工作的熱枕和崇拜仍舊沒有消退半分,他無比自豪和認真的對待著在邊境的每一天。

因為遠離城市克利爾夫河畔的空氣要比克萊沃城內清冷得多,從空曠荒野上吹來的寒風將尼奧的臉打磨的菱角分明,他的臉上早就沒有了當初的稚嫩,雖然算不上強壯,但好在後天經過艱苦的訓練,尼奧的身體也稱得上結實。

他留著軍人一樣的短髮,炯炯有神的雙眼顯得非常的正派,在他拇指的關節上有一層薄薄的繭,那是長期保持手指放在保險栓上這個動作才會留下的產物,但尼奧很喜歡它,他認為那是他的榮耀。

尼奧今天也像往常一樣站在哨塔里毫不懈怠的警戒著四周,但克利爾夫河一眼望去一片平靜連細微的波浪起伏都沒有,朝氣蓬勃的太陽高掛在他的頭頂,這說明今天是個好天氣。

雖說是哨塔,但其實不過是由木頭搭建起來的臨時眺望台,好在每隔二百米就設一個相同的建築,這樣一旦發生什麼事相互之間也能有所照應。

尼奧正警戒著,突然聽到身後有腳步聲慢慢的接近,他不用回頭就知道那是老頭子萊納,因為只有他的腳步才會有一高一低的聲音,萊納雖然也是邊境守衛者,但是他的坡腳卻並不是因為和什麼歹人戰鬥導致的,而是自己半夜在崗位上喝酒,結果喝多了從哨塔上掉下來摔的。

因為身體的原因他退休后根本沒有生活來源,所以政府才沒有讓他退休,而是繼續在邊境工作,也算是讓他這一輩子沒有白為國家效力。

萊納笨拙的登上哨塔大大咧咧的拍了拍尼奧的肩膀說:「年輕人,你整天就知道看著這一片啥都沒有的荒地你不累嗎1

一股酒味衝到尼奧的鼻子里,老頭子扯著嗓子在尼奧的耳邊嘟囔,他皺著眉回答道:「這是我的工作,現在正直緊張時期,更不能有一絲懈擔」

萊納咧開嘴哈哈的大笑起來說:「扯淡!我在這看了能有五十年了,連個毛都沒有1

尼奧回頭瞅了老頭子一眼,他的臉頰上紅潤一片,一看就是又喝了不少,萊納這時來是和尼奧換崗的,但是尼奧實在不知道他這幅樣子到底行不行,萊納到底還是老了,他當年也是個精神抖擻吸引大批姑娘的小夥子,可現在風一吹他的腿都直打哆嗦。

「去吧,去吧,老頭子我雖然已經沒什麼力氣了,眼睛可還精著呢,什麼都逃不過我的眼睛。」萊納邊推搡著尼奧邊擰開酒塞灌了一口,他的臉因為酒精而紅潤的像個猴屁股,可那張臉卻又經過風霜的洗禮布滿了歲月的痕讓他又像是個經歷過大風大浪的戰士。

萊納在迎面而來的冷風中打了個嗝,嗆得忍不住咳嗽起來。

尼奧還是有點不放心,他從哨塔上跳下來囑咐萊納說:「有什麼事一定要吹警戒哨啊,我會立馬趕過來的。」

萊納朝尼奧擺了擺手,一副「不用你擔心的表情。」

最後還不忘賤賤的添了一嘴:「後天回城之後,你可要去見見那酒館的姑娘啊,前兩天人家還跟我打聽你來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