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十一幕 人偶師與守望者 一(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幕 人偶師與守望者 一(下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尼奧臉上一紅,回頭吼道:「要你管,死老頭!當心哪天再掉下來摔死1

而回應他的只有萊納那嘿嘿的笑聲。

尼奧知道他說的是誰,雖然他根本沒去過幾回酒館,但是他還是經常從同僚那裡聽說過,說克萊沃城頭的橡實酒館里有一個非常漂亮的服務員小姐,她的名字叫妮薇爾,是酒館老闆的女兒。她似乎在邊境守衛者裡面非常出名,有非常多的人去酒館喝酒就是為了一睹她的笑靨。

尼奧也見過她幾面,那都是萊納死皮賴臉的拽著他去喝酒的時候。

喝的微醺的萊納用手掰著尼奧的腦袋讓他看向正在餐桌間忙碌著的妮薇爾說:「看見那姑娘沒,我打賭你看一眼就得喜歡上她。」

尼奧不知道什麼是一見鍾情,他今年二十二歲,還沒有談過戀愛,但當他真正看到那女孩的時候,他的心裡第一次產生了奇怪的悸動。

妮薇爾真的很漂亮,她僅僅是穿著一身紅色的格子襯衫甚至還扎著肥大的圍裙,可她在餐桌間忙碌的身姿還是那樣的動人,她面對著每一位客人微笑,替他們遞上啤酒還有水果沙拉,怪不得那些前輩們都喜歡來這裡喝酒,只要看到妮薇爾的笑容這一個月的疲勞就已經被治癒的全部消散了。

尼奧有點看呆了,不知是不是察覺到了他的視線,妮薇爾突然轉過身來把目光投向了尼奧。

尼奧瞬間有些不知所措,正當他不知道還如何回應的時候,妮薇爾對他露出了一個天使般的微笑,然後接了一杯啤酒走到尼奧面前用甜美的聲音說:「請嘗嘗吧,這是我親手釀的。」

說實話尼奧當時根本沒有心思記住那啤酒到底是什麼味道,只是當她站在他的身邊時候,他眼裡就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你這小子有戲啊1妮薇爾離開后,萊納激動的使勁拍了一下還在獃滯中的尼奧,他的力道大的尼奧險些被啤酒嗆到。

「說什麼呢你這傢伙」尼奧盡量裝做很鎮定的樣子。

「這都沒看出來嗎你這個白痴!那姑娘對你印象還不錯1

這是尼奧與妮薇爾的第一次見面,後來在萊納的慫恿下尼奧去酒館的次數也越來越多,和妮薇爾也漸漸的熟悉了起來。

尼奧很快就可以回城了,這是邊境守衛者們的慣例,每個月他們都有一次回家的機會,他也終於成長了自己小時候期盼的樣子,在全城人的目光和歡呼下隨著隊伍進城。

而在那人群之中,尼奧總能看見一個瘦弱的小個子擠在人們中間向他瘋狂的招手,那是隔壁家的孩子亞索,今年十五歲,正處在一個頑皮好動的年紀,每次尼奧回去他都會纏著尼奧問東問西,他像當年的尼奧一樣憧憬著邊境守衛者的生活。

「尼奧哥,還是不能讓我摸摸你的槍嗎?」今年他也是充滿了幹勁,尼奧剛一到家他就興高采烈的跑了過來。

「當然不行,你還太小了。」尼奧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哪有!我都十五歲了1

「槍這種東西可不是給你耍帥用的,等你成年再說吧1尼奧的語氣里充滿了不屑,說實話他本不用和一個孩子在這種事情上較勁,但一想到亞索以後也可能會成為邊境守護者他就覺得還是讓他早點知道槍械的可怕性才好。

所謂的槍,就是被人們冠以正義的名義來傷人用的。

亞索撇了撇嘴對尼奧做了個鬼臉然後就逃走了,他只是一個一直都生活在這個小城市的孩子而已,對他而言與外界唯一的接觸就是那些穿著墨綠色的軍裝每個月風塵僕僕從邊疆地帶趕回來的守衛者們,那些整齊的軍服和被打磨的有些粗糙的臉讓他為之著迷。

尼奧只有兩天的時間,他想起萊納的話決定還是晚上去酒館一下比較好,而且他自己也想在臨走前見到妮薇爾一面。

酒館的人像往常一樣的多,昏黃的燈光印在低矮的瓦棚下映照著每個人的臉,空氣中氤氳著小麥味的酒香,有人在屋裡抽煙,那些煙霧聚集在棚頂的吊燈旁,像極了克利爾夫河的晨霧。

尼奧坐在角落裡心情有些忐忑,妮薇爾就在那些桌子中間像只小鳥一樣來回穿梭,她的頭髮上扎著一條紅色的髮帶,看起來好看極了,他想與她說說話,可是他又沒有合適的理由。

但正當尼奧愁眉不展的時候,妮薇爾過來了,不知為何她看上去有些生氣,妮薇爾翻了翻襯衫的袖子然後將菜單啪的一聲丟在了尼奧面前沒好氣的說:「你怎麼才來?」

尼奧對這突如其來的發展有些不知所措:「誒你在等我嗎」

妮薇爾嘆了口氣十分自然的坐在了他的身邊:「我聽說你們昨天中午就已經回來了,你卻現在才到我這來,我們可有一個多月沒見了啊1

尼奧說不出話來,儘管他的頭腦要照常人清晰得多,可一遇到這種情況他就像是短路了般組織不出合適的語言。

妮薇爾伸出手彈了一下他的腦袋:「你真像是個呆瓜一樣!今天怎麼沒見萊納先生?你自己嗎?」

妮薇爾坐的離他很近,尼奧望著她的側臉心裡是說不出的感覺,妮薇爾的眼睫毛很長,完美的臉蛋下是天鵝般的脖頸,然後是漂亮的鎖骨,僅僅是這種程度的接觸,尼奧就幾乎要淪陷了,因為工作離城市太遠的緣故他也沒交過女朋友,雖然他們還從未互相表達過愛意,但他面對她時總是會因為沒有交往經驗而不知所措。

「萊納他他這個月值班,現在他在頂替我空缺的位置。」

「真是辛苦啊,明明都一把年紀了你要讓他少喝點酒哦。」

「你還真說的出來這種話啊,明明你家是開酒館的。」

妮薇爾看了他一眼然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這不也會說笑話的嗎為什麼還要總是板著一張臉,搞得我都不知道你見到我到底是開心還是不開心。」

尼奧不是不開心他只是不知該如何面對她,可這麼丟人的話他可說不出口。

「對了,爸爸他託人給我找了個相親對象,對方是商人家的兒子。」

尼奧被嚇了一跳,他還是頭一次聽到這回事,他臉色煞白的看向妮薇爾,可她只是坐在那裡低著頭擺弄這自己的發尾,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喜歡還是討厭。

尼奧頓時心亂如麻,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也不知道妮薇爾為什麼會告訴他這些,更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對他期盼著什麼。

「尼奧你接過吻嗎?」妮薇爾突然問出了一個奇怪的問題,可這在尼奧看來這簡直就是個*,難道妮薇爾已經和那個人接過吻了嗎?已經在和他交往了嗎?

尼奧回答的心不在焉:「沒還沒有」

「這樣氨妮薇爾對他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此時尼奧的心情已經跌到了冰冷的谷底,可是妮薇爾接下來的話卻又讓他驚的大腦一片空白。

她對他說:「那麼,同為沒有接過吻的人,等你下次回來時我們一起來試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