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十二幕 人偶師與守望者 二(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幕 人偶師與守望者 二(上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七天後。

那是什麼意思?就算尼奧在感情方面再笨他也聽的出來妮薇爾對他的好感,他興奮的像個雀躍的兔子,就連站在哨塔上尼奧都露著傻呵呵的笑容,萊納還一度懷疑他是不是受到了什麼打擊,因為這可是那個尼奧啊,那個總是板著一張臉說著工作工作的尼奧埃

但是無論萊納怎麼問他都不透露一點消息,那是他和妮薇爾兩個人的秘密,尼奧從未如此期待過回城,他掰著手指算日子,每過一天他都像是充滿了力量,戀愛讓這個年輕的小夥子有些沖昏了頭腦。

克利爾夫河依舊風平浪靜,河畔的楓葉如飄雪般凋落宛如在地面鋪了一層金黃的地毯,冬天就要來臨了。

尼奧干著邊境守衛者的工作已經有兩年半了,雖然他在這兩年半中都一絲不苟兢兢業業,但是這條邊界線上確實如萊納所說沒有出現過什麼危險的東西,頂多是一些迷路的商船順著河流陰差陽錯的飄到了這裡。

雖然有些無聊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不是,畢竟和平比什麼都重要。

正思索著,尼奧突然聽見一聲清脆的哨響,那是警戒哨的聲音,這是發現情況才會吹響的東西,尼奧扭頭一看,發現萊納正在遠處的哨塔上對他使勁的揮著胳膊,他朝他指的方向望去,在清晨的薄霧中,有一艘小木船從河中央悄聲無息的朝他始了過來,尼奧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真是大意了,他竟然沒有發現。

尼奧對萊納的方向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緊,那艘木船還在接近眼看著就要靠岸了,船其實並不大,看上去也只是普通的船隻,後面還用帆布罩著幾箱貨物,尼奧覺得它有可能是失去方向飄到這裡的商船。

他端著槍從哨塔上走下來,在岸邊做了個停止的手勢,尼奧看見一個精瘦的男人從船上跳了下來,他走到尼奧面前面帶笑容客客氣氣的詢問道:「請問這是什麼地界?」

尼奧打量著眼前的男人,他的黑眼圈很重,但那雙眼睛卻泛著精光,就像是兩顆發光的玻璃球,一張典型的奸商臉,但是本能的警覺讓尼奧覺得他是個毒販也說不定。

「這裡是德意志帝國的西方邊界克利爾夫河畔,你們再往前一步就會踏入帝國的領土,如果是迷路了的話就請回吧。」

「啊1那男人莫名其妙的大叫了一聲把尼奧嚇了一跳。

「就是這裡啊1他猛的拍了一下手望著尼奧的眼睛虎視眈眈的就像是一隻餓狼看見了獵物。

尼奧完全不知道這人到底犯什麼毛病,但他往後一瞄發現在船艙里似乎還有一個人,那個人隔著船舷窺視著他,露著半個腦袋,是個光頭,那光頭的眼神和眼前的男人完全不同,漆黑的瞳孔里透露著一股狠勁,看起來更為凜冽和恐怖,和他對視的一瞬間尼奧甚至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尼奧下意識的握緊了槍栓,那不是普通人該有的眼神。

那光頭看到自己引起了尼奧的注意立馬就把身體壓了下去,尼奧看不見他了,他往前走了一步但是卻被眼前那個精瘦的男人攔了下來。

他一臉陪笑的湊到尼奧的身旁說:「長官,其實我們就是要進克萊沃城,是半路上丟了方向才拐到這裡來了,您看我這要是回去走關口又得耽誤三天的時間那我這貨不是誤了時間嗎。」

尼奧皺了皺眉:「那也不行,不走關口檢查絕對不能進城,這是規定。」

「誒呀,規矩都是人定的,您就通融一下嗎。」

說著他往尼奧的手裡塞了一把鈔票,這是擺明了他的目的就是不通過關檢從這裡鑽進去。

尼奧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他隱約覺得這次和以前遇到的商船不一樣,事情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他嫌惡的將錢丟了回去:「別來這套,船里運的是什麼1

說著尼奧就要走上前把帆布掀開。

那男人立馬湊上來將尼奧攔了下來:「有話好好說嗎,不過是些草藥而已,草藥」他那兩條眉毛已經擠在了一起明顯是一副很緊張的樣子。

奈何他根本攔不住年輕力壯的尼奧,但就在他即將到達船邊時那個一直藏在船艙里的光頭突然闖了出來,他的個子實在是太高了,身上穿著白色的背心,壯實的肌肉被太陽晒成了小麥色,他一把將尼奧推了回去,整個人擋在他的面前就像是個戰車。

尼奧差點被推了個跟頭,他踉蹌的退了兩步然後抬眼就看到了那男人的眼睛,那是怎樣的一種眼神啊,漆黑的瞳孔深陷在眼窩裡,毫無感情卻又帶著足以讓人從內心中產生恐懼的魄力。

這個男人的雙手一定一定曾沾滿過鮮血。

尼奧看見他的手裡攥著一把*,氣氛瞬間緊張到了極點。

會被殺的。

這是尼奧大腦此時唯一的想法。

如果再前進的話,真的會被殺的。

巨大的恐懼扼住了他的喉嚨,他說不出話來,他還從未抱著殺人的意願去開槍。

那光頭和他對峙著,他把手指扣進了扳機,看的出來一旦尼奧有風吹草動他就真的準備攻擊。

尼奧害怕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害怕了,在那人的面前他就像是個根本不足為懼的小孩。

尼奧盡量使自己冷靜下來,他分析著眼前的狀況,得先叫人來才行,警戒哨就在哨塔里,如果能順利回到哨塔的話

尼奧下定決心猛的轉身跑了起來,只要他能吹響警戒哨那附近的守護者們就都會注意到這裡發生的事情。

可是他想的還是太天真了,就在他剛剛摸到木門的把手的時候,一聲槍響從身後傳了過來。

那個混蛋竟然真的開槍了!尼奧的腰間瞬間傳來近乎撕裂性的劇痛,他中彈了,失去支撐力的身體無力的撲倒在地上,尼奧忍著疼痛本能的端起*回過頭反擊,但是他打歪了,子彈射在了那光頭身後的船身上。

而面對尼奧的攻擊他甚至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

砰!又是一槍,這一槍直接打在了尼奧的胸口,鮮血瞬間從尼奧的口中擠了出來,那些粘稠卻又鮮艷的血液染紅了他的雙手,染紅了他的軍服又染紅了他的眼睛。

好痛苦真的我就要死了嗎

尼奧沒了力氣,他全身彷彿都失去了知覺,任憑著血液如流水般源源不斷的流淌出自己的身體。

光頭還想開火,但是被嚇得一臉煞白的精瘦男人給攔了下來,他把光頭推回船上就要開船跑,很明顯他沒想到那傢伙會做出這種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