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十二幕 人偶師與守望者 二(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幕 人偶師與守望者 二(下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在意識尚存的最後一刻,尼奧聽見鼓點般的槍響從不遠處瘋狂的傳了過來,他癱倒在地上恍惚間看到萊納弓著身子在朝這邊不停的射擊,槍口的火光閃爍的就像是在一條不停噴吐著的火龍,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那老頭那麼威武的樣子,整個人就像是一張緊繃的長弓,萊納還在不停的呼喊著,彷彿在想要對他說什麼,但尼奧已經閉上了眼睛。

他再也聽不到了。

——

1914年10月20日

戰爭的形勢越來越嚴峻了,有越來越多的國家參與到了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中,報紙上每天都刊登著日趨複雜的戰況和那些安慰人心的標語,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此時都遭受到了戰火的洗禮,這是一場世界性的戰爭。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帝國內部目前還算是安全,在這裡既聽不到爆炸聲也聽不到哀嚎聲,戰火還沒有波及到這片土地,但誰也不知道這種安全還能維持多久。

不知不覺間已經快到十一月了,阿爾甘仍舊沒有收到關於蕾婭委託人的任何後續消息,那個委託人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消失了,翠西曾提出過把蕾婭留在公司作為優秀的人偶展品對外展出,但是被阿爾甘很嚴肅的拒絕了,他實在不能容忍蕾婭遭受到那種事情。

可這樣一來他就只能帶著她不停的奔波工作,但好在蕾婭也並不覺得無聊,她反倒喜歡在不停的旅行中見識到更多有趣的事,了解更多的人。

馬車在綿延不絕的沙路上壓著碎石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阿爾甘緊馬栓掏出懷裡的地圖看了一眼,他已經將近趕了七天的路了,這次的目的地比之前的都要遠上很多,是一個偏遠的邊境之城,根據地圖來看的話大概還有兩天才能到達。

因為空氣寒冷,蕾婭坐在後面的車廂里蜷縮著身子,卡普躲在她的大衣里不肯出來,畢竟現在外面的空氣對貓來說差不多也是接受的極限了。

蕾婭還圍著阿爾甘給她的圍巾,她把嘴巴從圍巾里露出來然後哈出一口白氣,銀白的長發披散在馬車的木板上,像是一條上好的毛毯。

天色漸漸暗了下去,這裡是在遠離城市的郊外,阿爾甘實在找不到旅館,只能在馬車上將就一晚了。

阿爾甘在附近搜集木柴然後生了一堆火,火光將四周的黑暗照亮,他把車停在了一個灌木叢裡面,這樣既可以擋風還能起到隱蔽的作用。

蕾婭抬起頭看到了遍布天空的星辰,但是卻沒有見到月亮。

「也有這樣的日子呢,沒有月亮。」阿爾甘看出了蕾婭的困惑。

他打開兩個罐頭放在火堆上加熱,那是他們今晚的晚飯。

「對不起蕾婭,只能睡在這種荒郊野外」

蕾婭搖了搖頭:「沒關係的,只要能跟阿爾甘先生在一起就足夠了。」

阿爾甘苦笑了兩聲,他知道蕾婭的話里並沒有什麼多餘的含義,就現在的關係來看的話蕾婭是人偶,而他是她的主人,人偶如果不依賴自己的主人的話那才叫奇怪,而且人偶產生那種人類的情感本就是不可能的,他始終都明白這個道理。

在那搖曳的火光中,蕾婭的面容仍舊無可挑剔,她用雙手捧著杯子低著頭喝著手中剛剛燒好的土豆湯,不時還因為太燙而可愛的吐吐舌頭,裊裊的熱氣在寒冷的夜晚里匯聚成了一股縹緲的白煙。

「暖和一點了嗎?」阿爾甘問她。

「嗯。」她點點頭,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小口。

要是在前段時間在外露宿時阿爾甘還能自己在車外打一個小床鋪,但是現在的夜晚實在是太冷了,阿爾甘只能和蕾婭一同睡在車廂里。

馬車的車廂本來就是用來放一些工具用的,所以並不大,兩個人躺在一起便會有些擁擠,雖然蕾婭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但阿爾甘還是有些不好意思,他背對著蕾婭盡量不讓自己影響到她。

雖然有鋪毯子但車板還是有點太涼了再加上白天在外面吹了一整天的風阿爾甘感覺身體有些不太舒服,他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你很冷嗎?」他聽到蕾婭在後面小聲的問,她離他很近,像是貼著他的耳邊在說話,阿爾甘甚至能感受到她略帶暖意的呼吸。

那種痒痒的感覺讓他有些不自在。

「嗯有一點」

蕾婭沒有說話,而是重新躺了下去,空氣安靜了下來。說實話阿爾甘有點失落,或許是因為朝夕相處的緣故他總是無意識間將蕾婭當成一個人類來對待,可是如果是人偶的話怎麼可能真的對人產生關心的心理。

但就在這時,阿爾甘聽到了身後翻身的聲音,然後一個溫暖的身體貼了上來,兩隻柔軟的手臂從他的身後伸進來將他輕輕的抱住了。

阿爾甘被嚇了一跳,當他意識到是蕾婭從後面抱住了自己之後已經沒辦法輕易的掙脫出去了。

「蕾婭你」

「不要亂動哦」她將自己的頭順勢靠在了阿爾甘的後背上。

「這樣的話阿爾甘先生就不會冷了。」蕾婭說。

阿爾甘能聽到她平穩的呼吸聲以及緊貼著他的那柔軟身體中砰砰的心跳。

那毫無疑問是蕾婭的心跳。

在有規律有節奏的律動著。

就像人一樣。

現在的情況對阿爾甘來說無疑是很害羞的,但是他卻又不想破壞掉這個夜晚,這個屬於他與人偶少女的夜晚。

晶瑩的月色透過雲層從車窗流淌進靜謐的車廂內,月亮終於出現了。

阿爾甘閉上了眼睛,蕾婭的溫暖滲入了他的體內將所有的寒冷驅散了出去。

就這樣吧,阿爾甘想。這樣就可以睡個好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