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十三幕·人偶師與守望者 三(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幕·人偶師與守望者 三(上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10月23日

克利爾夫河畔發生的悲劇已經塵埃落定,二十二歲邊境守護者列夫·尼奧因公殉職,他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仍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他是個英雄,但他並沒有受到英雄的待遇。

因為是戰爭時期,為了不引起人們的恐慌,政府方面禁止將這起事件以任何形式對外報道,當時對尼奧進行襲擊的兩個犯人也當場落網,經查實對尼奧開槍的光頭為一名從奧地利國偷渡過來的毒販,船上裝的貨物也都是毒品原料,而另外一個人則是利欲熏心的德國船夫,因為高額的運送費他在知曉貨物是毒品的情況下仍幫助其運送。

最後通過法院審判,光頭以販毒罪,殺人罪,被判處死刑。而船夫則面臨著長達三十年的監禁,但也僅此而已罷了。所有當時在場的人都被要求保密不許對外宣揚。克萊沃城的居民都不知道就在幾天前有一個滿懷壯志的年輕人為了守護邊疆永遠的倒在了寒風蕭瑟的克利爾夫河畔。

這是不公平的,萊納永遠也忘不了妮薇爾伏在尼奧屍體上痛哭的樣子,在事情發生的兩天後尼奧空缺的崗位就來了新的邊境守衛者,所有人的日子又一如往常流轉起來,克利爾夫河也再次歸於平靜。

似乎除了他和那個姑娘就再也沒有人記得這裡曾經有過一個身姿挺拔的小夥子,他日復一日永不厭煩的注視著一望無際的長河無比的認真的完成著在別人眼裡枯燥至極的工作。

萊納在這邊境的五十年來頭一次不明白自己站在這裡到底有什麼意義。

只要死了的話,就什麼都沒有了。

他每天早晨登上哨塔都會下意識的望向一旁的崗亭,在尼奧還在的日子那小子都會對他不耐的擺擺手然後做一個「不要喝酒」的動作。

那時萊納都會嬉笑著拿起酒壺毫不在意的喝上一口,可現在那個傢伙已經不在了,也沒有人再管他喝不喝酒了,他反倒感到失落,他拿起酒壺習慣性的湊到嘴邊,然後又放下了。

他在自責。

如果他那時沒有對尼奧揮手的話,如果他直接讓那條船停到自己這裡的話。

至少死的就不會是他了。

尼奧與萊納並沒有什麼血緣關係,但兩人的年齡差了幾十歲,讓一個老人親眼目睹一個孩子的死亡是一件無比糟心和殘酷的事情。

萊納無法改變現今的結局,事情的發展總是不如人意,但是他還是打算實現尼奧的遺願,那個年輕的小夥子在意識尚存的最後既沒有哭喊也沒有抱怨,而是死死的抓著萊納的手說。

我不後悔

並不後悔

自動人偶,請用我的靈魂製作一個人偶吧

我想繼續守望著克利爾夫河

這是尼奧最後的話語,他甚至沒有挺到萊納將他送往醫院。

遵循尼奧的遺願,萊納聯繫了自動人偶公司,於是在七天後的今天,一輛簡樸的履始進了克萊沃城,來到了帝國遙遠的邊境地區。

萊納用*支撐著自己的身體站在邊境的服務站旁,他的臉上布滿了風霜的痕,一縷縷白髮也從頭髮里稀疏的鑽了出來,尼奧死後他就再也沒笑過,他看上去真的老了。

萊納看見一個穿著灰色大衣的年輕人從馬車上跳了下來,緊跟在他身後的還有一個銀髮的姑娘,她怯怯的躲在年輕人的身後漂亮的像是克利爾夫河傳聞中的白色精靈。

年輕人留著剛剛覆蓋眉毛的短髮,他的長相很秀氣,看起來更像是一名學者或者圖書館管理員,笑起來眉毛彎彎的,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他走到萊納的面前禮貌的微微躬身說:「您好,J·K自動人偶公司派遣員工郎格·阿爾甘前來為您服務。」

萊納對阿爾甘點了點頭,他沒想到來的會是一個如此年輕的小夥子,那女孩也隨著他對自己行了個禮,她把完美無暇的臉蛋藏在寬大的圍巾里,但即使這樣萊納還是被她那雙閃耀著寶石般光輝的雙瞳給震撼到了,萊納這輩子還是第一次看見如此超凡脫俗的女性。

阿爾甘側過身子介紹說:「這是我的助手,也是自動人偶,她叫蕾婭。」

原來是人偶嗎萊納用目光打量著她,怪不得頭髮是如此罕見的銀白色。

「製作對象是誰呢?」阿爾甘問。

「去世時年僅二十二歲的列夫·尼奧,他是名邊境守護者。」

阿爾甘隨著萊納去了邊境服務站,那是一棟坐落於河畔的孤零零的建築,主要負責供給在邊境工作的人日常所需和彈藥補給。

而現在擺在阿爾甘面前的是一把有些發舊得*,槍的扳機槍留有明顯的磨痕,這說明它的主人有常年把手指放在扳機上的習慣。

這便是列夫·尼奧的靈魂附著物,那個男人到死也沒有後悔成為一名邊境守衛者,就連死後他也仍舊希望著繼續完成自己的工作。

但對萊納來講,這一切都實在是太荒唐了。

「這是那孩子僅有的遺物。」他說。

「除此之外他什麼都沒有留下。」

什麼都沒有。

萊納咬緊了自己的牙關。

沒有人記得他的名字,沒有人感激他的所作所為,似乎他的死去只是工作的一部分,這一切,簡直是太不可理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