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十三幕·人偶師與守望者 三(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幕·人偶師與守望者 三(下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尼奧先生他真的很努力了呢。」年輕的人偶師對萊納說。

「真的是很努力了,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此坦然的面對死亡。」

「是啊,但是那也毫無意義。」萊納搖了搖頭。

「真的是那樣嗎毫無意義什麼的」

「我想,肯定有什麼人因此而獲救了,有什麼人因此而能夠繼續一如往常的活著。」阿爾甘望著眼前的槍支,它是冰冷且殘酷的,但尼奧先生一定曾用它拼盡全力的守護住了什麼。

那便是它存在的意義。

是那樣嗎?是那樣嗎?真的是那樣嗎?萊納不知道,他用手搓了搓自己遍布滄桑的臉,眼睛里的渾濁讓他看起來彷彿很久都沒有睡過覺了。

「我不認同。」萊納的語氣很堅定。

「我才不認同那種不確定的事,我所看到的只有尼奧的屍體而已,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剩下。」

「而那個笨蛋1萊納咬著牙,他的表情因為情緒激動而有些扭曲起來。

「而那個笨蛋就連死後也想繼續忠實著這份工作,真是白痴透了1

萊納攥緊了自己的拳頭,尼奧最後的場景至今也歷歷在目,他的半張臉分明都被血跡染紅了,可他卻仍舊抓著他的手對他說著:我不後悔,那時萊納看到了他的表情,他在微笑。

他仍微笑著。

這個名為列夫·尼奧的年輕人從心底里熱愛著自己的工作。

阿爾甘已經製作過太多人偶,見識過太多的生離死別了,自動人偶就是建立在活人的痛苦與愛意之上形成的東西,他在面對這種事情上要更為客觀和淡定一些,這不是冷血,僅僅是阿爾甘習慣了。

不管怎麼說他也只是來完成工作的,關於死者的任何事都與他無關,他只需要知道製作對象的名字叫做列夫·尼奧就夠了。

不管對象是留名千古的英雄還是遺臭萬年的罪人只要是工作委託他都會一絲不苟的完成人偶的製作,這是阿爾甘對人偶師這份工作發自內心的尊重。

「尼奧先生他去世時很痛苦嗎?」蕾婭獃獃的站在阿爾甘的身邊,對她而言,死亡的概念實在是太過模糊了。

「我不知道。」阿爾甘搖了搖頭。

「但我覺得至少他在去世時並沒有感到後悔,這就足夠了。」

「那人死後會怎麼樣呢?」

「會消失不見吧,就像一股煙一樣逐漸消散,只留下回憶留在活人的心裡,也許,最後就連回憶都會慢慢淡化。」

「那之後又是去了哪裡了呢?人真的會轉世嗎?」

「我不知道。」不知怎麼阿爾甘莫名的覺得有些沉重,他並沒有信仰,在他眼裡,人死就是死了,便什麼都沒有了。

「我不知道啊,那種事。」阿爾甘低下頭又重複了一遍。

邊境蕭瑟的寒風穿過廣闊無垠的克利爾夫河然後被窗柩的縫隙撕裂,發出宛如嬰兒哭嚎般的嗚嗚聲。

阿爾甘的工作開始了,如果這就是尼奧先生最後的遺願的話,他會盡他所能製作出最完美的人偶。

期間有一個女孩曾來找過他,她一臉躊躇的站在服務站的門外考慮著到底要不要進來,蕾婭發現了她,她幫她拉開了門。

「會怎樣呢尼奧他」女孩這樣問著,她的名字是妮薇爾是酒館家的女兒。

「什麼都不會改變,人偶不是人類的替代品,僅僅是一種靈魂的衍生品。」

「是這樣嗎」女孩的臉上閃過一絲失望。

「但是尼奧他,他沒有白死對不對一定有什麼因此而改變了」

妮薇爾的眼角閃爍著淚花,她無比的期盼著從阿爾甘這個外人的口中得到肯定。

「對,尼奧先生他是個英雄。」

阿爾甘並沒有安慰她。

妮薇爾重重的點了點頭,她握住阿爾甘的手說:拜託你了。

三天後,列夫·尼奧的人偶按時製作完成。

他在27日的下午四點零五分蘇醒。

萊納對他說:「你的靈魂歸屬人是列夫·尼奧,半個月前他因公殉職,根據他的遺願,你將代替他繼續完成他的工作,以一名邊境守衛者的身份活下去。」

人偶沒有任何的回應,他仔細的聽完了萊納的話,然後慢慢的轉過頭,透過斑駁的窗柩望向遙遠的克利爾夫河。

那些風被撕裂的聲音仍舊源源不斷的鑽進他的耳朵,像是上天替尼奧奏起的輓歌。

「邊境的風真是很大呢。」

這是作為人偶的他說出的第一句話。

妮薇爾站在一旁泣不成聲,而萊納只是面色漠然的望著人偶的一舉一動,他比誰都知道,那不是尼奧。

幾天後萊納辭去了邊境守衛者的工作,他早就過了退休的年齡,如今更加沒有留在那裡的理由了。

他隨部隊一同回了克萊沃城,人們仍舊聚集在城門的主道前歡迎著那些為他們守衛邊境的將士們,但萊納已經麻木了,他累了,他只想趕快回到自己的家裡,就在這時有一個孩子氣喘吁吁的跑到了他的面前。

萊納一臉不解的望著他,他記得這孩子是尼奧的鄰居,好像是叫亞索。

「我知道的1那孩子情緒激動的喊著。

「尼奧哥他在邊境出了事對不對1

萊納不知該怎麼回答他,他躲閃著亞索那不停追問著的眼睛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完整的話來。

「即使是這樣!我」

亞索明顯已經從萊納的反應中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他抽了抽鼻子,強忍住了流出的眼淚。

「我也絕對會成為一名邊境守護者1這個只有十五歲的孩子在萊納的面前撕心裂肺的喊叫著,他死死的咬緊了牙關,那樣子就像是一個即將上戰場赴死的士兵。

萊納愣住了,在那一刻,有什麼東西如種子般在他一片黑暗的內心中砰的一聲爆裂出一絲微弱的火星,照亮了昏暗的一角。

「因為,這是我和尼奧哥的約定1亞索斬釘截的說完這句話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萊納望著他那纖瘦的背影心裡如波濤一樣翻滾。

原來是這樣。

尼奧他並非什麼都沒有留下,至少他所做的一切為那枯燥的邊境生活,留下了一個希望的種子。

就像他當年那樣,肯定也曾用期盼的目光去注視過那些風塵僕僕的邊境守衛者們,儘管這工作枯燥,乏味,甚至會有生命危險,但那精神卻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們,讓他們對未來,對生活充滿了熱愛。

三天後,萊納最後一次回到了克利爾夫河畔,那時尼奧的人偶已經正式以邊境守衛者的身份上崗了,他遠遠的看見他穿著墨綠色的軍裝身姿挺拔的站在哨塔上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帝國的邊境,和當初的列夫·尼奧一樣,無比認真的守衛著邊境的領土。

萊納摘下帽子遠遠的向他致敬,向尼奧致敬,所有邊境人致敬。

他們是真正的守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