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十五幕 人偶師與白色森林 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幕 人偶師與白色森林 二(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卡普躲在蕾婭的衣服里不敢出來,就連它都感覺到了現今瀰漫著的恐怖氛圍。

阿爾甘可不打算坐以待斃,雖然在這鬼天氣里還不能出去,但是至少他得先把自己的燒退下去。

他覺得應該生一堆火,枯枝都被埋在了雪層下面,並不難得到,但是阿爾甘的身體狀況實在是太差了,每次用力他都晃悠的彷彿要暈過去。

「阿爾甘先生,讓我來吧。」蕾婭看出了他的力不從心,雖然蕾婭只是自動人偶,但是在與這個世界不停接觸的過程中她學會了很多的東西,常識方面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和人類無異。

阿爾甘本想拒絕,但他長遠的考慮了一下還是同意了蕾婭的幫忙。

不過一個鐘頭,火就被生起來了,火焰搖曳的影子倒映在山岩上,給人一種溫暖與倉皇的錯覺,罐頭裡的食材在加熱下發出滋滋的響聲,除此之外四周只有外面的風聲,這在某種程度來說也是一種安靜。

「會怎麼樣呢?我們。」

蕾婭的語氣里夾雜著擔憂,她抱著卡普坐在火堆旁,頭髮被火光的影子染成了暗紅色,像是一個遺世的魔女。

說實話阿爾甘心裡並沒有底,但他還是安慰她說:「沒事的,翠西小姐長時間不能和我們取得聯繫一定會注意到的,再說現在這裡下了這麼大的雪,她應該很快就能發現這裡發生了什麼。」

蕾婭點了點頭,她蜷縮著自己的身子,有意無意的靠近阿爾甘,將頭靠在了他的肩膀上,這說明她在不安。

這是蕾婭本能的自我保護行為。

阿爾甘有些無奈,他用手輕輕的安撫著她,蕾婭像只小貓一樣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著,手指伸進她的頭髮,濕滑的髮絲穿過指縫,如同早餐時,將鋁勺探進咖啡綿軟的泡沫里。他看著她的側臉,櫻色的嘴唇和線條舒展的下巴還有天鵝般優美的脖頸。

阿爾甘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視線有些不老實,他臉紅的抽回目光,聽著火焰中乾柴消亡時啪的爆響。

空氣中氤氳著無言的沉默,但卻讓人莫名的感到舒適,像是雪夜中坐在溫暖的壁爐旁小憩。

「阿爾甘先生會做夢嗎?」耳邊突然傳來蕾婭輕柔的聲音。

「當然會,人都會做的吧。」

「那我會嗎?」

阿爾甘想了想說:「我我不知道,但我並沒有聽哪個人偶說過曾有過類似做夢的體驗。」

「我有過哦」

蕾婭說出了意料之外的話。

「真的?」

不知是不是有些冷,蕾婭又往阿爾甘的身上湊了湊,半個身子都貼在了他的身上,一點都沒有在意兩人的身體接觸。

「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做夢,如果是的話,也應該是個噩夢吧。」

阿爾甘感覺很奇怪:「那是怎麼回事?」

「我總是在睡覺時見到一個女孩,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清醒著的,那女孩長的很漂亮,擁有一頭靚麗的金髮,有點自然卷的發尾娓娓的垂到腰間,她的左眼角下有一顆淚痣,她總是一個人面無表情的躺在一個封閉的屋子裡。」

「那女孩被囚禁著嗎?」

「應該是沒有,因為那屋子很寬敞傢具也很高級,有很多的陽光透過玻璃窗落進屋子裡,落到那女孩晶瑩剔透卻充滿落寞的臉頰上。」

「那她有做什麼嗎?」

「她什麼也沒做,只是穿著一件粉色的真絲睡衣呈大字躺在床上或者坐在窗邊面無表情的看著外面的世界,日復一日,日復一日,就像是」

「什麼?」

「就像是個人偶一樣」

蕾婭的話漸漸淡了下去,她把頭垂在阿爾甘的胸前,無意識的發出囁嚅般的聲音,阿爾甘一臉驚異的用手抬起蕾婭的頭,他看到一滴晶瑩的淚水從她那碧藍色的瞳孔中漸漸滑落,猶如在夜空中一瞬即逝的星辰。

「究竟究竟是為什麼呢」

蕾婭用手揪著自己的胸口,她抿著輕薄的嘴唇,臉上的表情不是痛苦,而是悲傷,那是不應該屬於她的情感,不屬於人偶的情感,但它在此時卻真真切切在存在於蕾婭的身體里。

阿爾甘什麼也沒說,他將蕾婭用力的抱在懷裡,他不知道那個夢是怎麼回事,也不知道蕾婭那無比龐大的悲傷源於何處,只是,他知道現在他必須得這麼做,他無法制止自己這麼做。

這是阿爾甘第一次看見人偶流淚。

11月26日,事情並沒有像想象中那麼糟糕,在風雪漸消的第三天,阿爾甘與蕾婭被村民們找到了,原來是翠西在得知帝國北界地區下了暴風雪之後給老人發了電報,那是在阿爾甘出發之後,但是因為雪勢太大,營救被推遲了一天,但好在他們平安無事的被找到了。

一個星期後,完全養好病的阿爾甘和蕾婭踏上了返回的路,他至始至終都沒有再提過蕾婭那個奇怪的夢以及那她心中潛藏著的龐大的悲傷,但阿爾甘知道,這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有其因果,蕾婭的身上也一有疑問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