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十六幕 人偶少女與學徒工 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幕 人偶少女與學徒工 一(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他的身體還沒有發育完全,有些瘦小,可他的眼睛卻很精神,淺褐色的瞳孔散發著凜然的視線,就像頭小獅子一樣,很明顯是個很有個性的孩子。

但這卻正好是阿爾甘不擅長應對的類型,他對這一周如何與他相處著實有些頭疼。

加登對自動人偶並非一無所知,在他的家鄉蘇爾自動人偶似乎已經非常的普及了,這估計也和這幾年愈演愈烈的戰爭有關係,和自動人偶相伴的大多都是死亡與不幸。

自動人偶雖然也有很多被用來緬懷故人的例子,但其最基本的存在意義卻是代替因戰爭而日趨緊缺的勞動力,它們被製作后大都被當做傭人,或某些崗位的廉價員工,在加登的眼裡也是這樣,他對於人偶與人類區別的認知甚至比阿爾甘還要清晰,在他看來,人偶就是人偶,不過是種擁有獨立意識的「物品。」

阿爾甘知道他這種想法是正確的,但不知為什麼他聽到這種話的時候心裡就是感覺很不舒服,還有一種發自內心的無奈與悲哀。

那是自動人偶永遠也不能改變的宿命。

「這個人偶是阿爾甘先生製作的嗎?」加登伸出手指毫無顧忌的指著蕾婭。

阿爾甘看了一眼蕾婭說:「對,不過她的所有者並不是我,只是因為某些原因暫時寄放在我這裡而已。」

「對了,她叫蕾婭。」阿爾甘補充道。

「阿爾甘先生真的厲害呢,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精緻的人偶。」

加登毫不掩飾的讚歎著,他本能的伸出手想要試著摸摸蕾婭那柔順的頭髮,但是竟然被蕾婭避開了。

這一反應瞬間讓加登滿臉通紅,蕾婭在他心中又從「物品」回到了與人相當的地位,其實他不過是抱著欣賞的態度想要近距離感受下人偶的構成,但是這樣一來他反而更像是一個無禮之徒。

蕾婭已經躲在了阿爾的身後,她露出小半個腦袋面帶恐懼的盯著加登。

阿爾甘不得不尷尬的打圓場說:「還是不要做這種事好哦,雖說是自動人偶但其實都擁有著獨立意識,我覺得和普通的物品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加登哼了一聲把臉扭了過去,緋色的紅暈還留在他的臉上,簡直就和一個耍性子的小孩一模一樣。

但是不管怎麼說,伊夫爾·加登為期一周的學徒還是開始了。

加登住在公司旁的旅店裡,所以只在白天按時到阿爾甘的家裡學習。

其實作為一名人偶師來說阿爾甘覺得最重要的還是實踐,可現在既沒有現成的靈魂給他演示也沒有什麼可以用來講解的東西,阿爾甘只好先讓他熟練使用人偶師的工具。

加登是一個很好學的孩子,他總是會問阿爾甘很多的問題。

「阿爾甘先生人類的靈魂是什麼樣的呢?」

「你指什麼?」

「我是說它的樣子,人偶師不是都能看得見的嘛,那些靈魂都附著在遺物上。」

阿爾甘有些苦惱的撓撓頭髮,他還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這個問題。

「嗯這不好說呢,與其說什麼樣子,不如說沒有樣子。」

「沒有樣子?」

「對,硬要說的話人類的靈魂是無形的,我覺得也許它根本不存在也說不定。」

「只是一種感覺,就像你做一件事做多了也總會熟能生巧的吧,我就像是那樣,雖然看到不靈魂,但是我能感覺得到,總是有一種,啊,應該就在那裡的感覺。」

加登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他托著下巴思考著說:「真是複雜呢」

「的確是這樣呢,這也是說人偶師是一份需要天分的職業的原因,因為有的人就是沒法分辨出哪些遺物上有靈魂,哪些遺物上沒有,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加登仰頭嘆了口氣:「真希望我也有那樣的天分埃」

阿爾甘笑笑:「現在嘆氣還太早了,這還只是入門而已,在成為一名合格的人偶師之前你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畢竟人的靈魂都是唯一而寶貴的,稍有失誤就會釀成不可挽回的後果,犯錯是人偶師的大忌。」

「那難道阿爾甘先生就從來也沒有失誤過嗎?」

阿爾甘托著下巴想了想:「好像還真沒有呢,畢竟我謹慎的很,一般覺得有風險的委託都是不會接的。」

「真沒看出來呢,我還以為阿爾甘先生是那種比較憨厚沒心機的性格呢,這不是挺機靈的嘛。」

阿爾甘神情複雜的挑了挑眉毛,他沒聽出來加登到底是誇他還是損他。

「總之,你要是真想成為一名人偶師的話,可要有心理準備才行,會吃很多苦的。」

「我知道了1加登握緊了拳頭,他的臉上還掛著笑容看起來並沒有因此退卻的樣子,這是個好兆頭,阿爾甘對此很滿意。

阿爾甘比加登想的還要普通和好相處一些,因為在他的印象里人偶師大都是一些怪人,他的師傅麥林就是這樣,儘管技術精湛但卻在日常里過著近乎頹廢的生活,每次製作人偶前都要將自己灌得大醉,還說什麼只有這樣才會有靈感。

想比於阿爾甘加登更加在意的是那個叫做蕾婭的自動人偶,阿爾甘先生似乎沒有讓她做任何人偶該做的事情,她每天只是抱著那隻黑色的貓坐在窗前發獃或者抓著一個牛角尖不放對阿爾甘東問西問,那些問題在加登看來真是蠢透了,可阿爾甘先生卻總是耐心的回答她,一點也不感覺厭煩。

說實話這讓加登很費解,人偶存在的目的不就是為其主人分擔勞動或者幫助處理一些事務的嗎,可那個傢伙既不會做飯也不會打掃房間,一天下來比他還要閑。

他不懂即使這樣為什麼阿爾甘先生還要將她留在自己身邊。既然是別人寄存的東西,那隨便放在人偶公司不就好了。

但是這問題他又不好問出口,也許有什麼隱情也說不定。

學徒第二天的早晨,加登看見蕾婭蹲在房前的草地裡面帶哀情的看著什麼。

加登好奇的走近一看,發現是一隻失去意識的布谷鳥,它毫無掙扎的躺在地面,蕾婭試著用手指輕輕的觸碰它,但卻毫無反應。

他仰頭一看,看到了反射著陽光的公寓玻璃。

「是撞到了牆上了呢。」加登說。

蕾婭回頭看了他一眼,什麼也沒說,只是把那可憐的小鳥捧在手心裡,徒勞的期望著它能醒過來。

「真遺憾,已經死了。」加登觀察著少女的表情,蕾婭的眼帘低垂著,眼中流露出的是一種無奈以及不解。

「為什麼為什麼會死呢?」少女如此詢問著。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吧,只要是生命就會有消逝的那一天。」

蕾婭滿懷悲傷的望著手心的小鳥,心裡是說不出來的滋味,晨間的露水從樹梢滴落在她的脖頸和頭髮上,如同上天哭泣的淚珠。

就在這時加登明顯看到鳥的身體抽搐了一下。

蕾婭也是瞬間眼前一亮,她興奮的抬起頭望著加登嚷嚷著說:「沒死,還沒有呢1

說完她就站起身捧著布谷鳥朝屋子跑了過去,明顯是打算救那隻已經奄奄一息的小鳥。

加登在原地愣了半天,然後揚起嘴角,輕輕的笑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情感如此豐富的人偶。

分明只是個自動人偶,卻比人類更加珍視著生命。

加登對她更感興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