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十七幕 人偶少女與學徒工 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幕 人偶少女與學徒工 二(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加登意識到自己說了一句很肉麻的話,他的臉瞬間紅了起來,急忙咳嗽了兩聲緩解尷尬。

「總之,愛是一種十分美好的東西,人類就是因為它才相互依存的。」

說完加登就轉身逃掉了,他有點後悔說了這麼多,蕾婭說到底也就是個自動人偶而已,怎麼可能真正理解這些。

而蕾婭也確實如此,那些真實存在卻沒有實體的情感在她的心中就好似一個模糊的輪廓,她確實是擁有著它們,但是卻無法看清它們的真實面貌,就像藏身於那格拉山的紛飛大雪之中,等待著某人去發現與尋找。

12月12日,蕾婭又做那個夢了,同樣的房間,同樣的人,金髮的少女孤獨的坐在窗邊望著外面的世界,那燦爛的陽光與少女的表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房間的昏暗與明媚在她的身前整齊的劃出一條分界線,就像是一副詭異的水彩畫。

面無表情的少女將頭轉向似在角落裡窺視著的蕾婭,她看到了少女的臉,沒有眼淚。

蕾婭從夢中驚醒,發現加登正在一旁瞪著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盯著她。

蕾婭半眯著眼,陽光透過百葉窗投射到她的臉上,像極了夢中的景象,但是卻沒有那個女孩,她竟然在午後的睡眠中做了噩夢。

「你這傢伙,難道做夢了嗎?」加登表情就像是見了鬼。

蕾婭沒有回話,她起身看看陽台上的簡易鳥窩,發現那小鳥正安靜的趴在窩裡曬太陽,卡普喵嗚著走了過來伸出舌頭寵溺的*了*蕾婭的手心。

「別矇混過去啊,人偶竟然還會做夢?你還真是奇怪啊1可加登卻還處於震驚的狀態無法恢復過來,他本就覺得蕾婭作為一個人偶來講有些不正常,現在看來她何止是不正常啊,簡直有些匪夷所思了。

看蕾婭沒有搭理他,加登忍不住回頭追問起了阿爾甘。

「我可沒聽說過這種事啊,阿爾甘先生,人偶怎麼可能會做夢呢?」

阿爾甘在後面無奈的嘆了口氣,是他叮囑過蕾婭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的,但是現在看來好像也瞞不住了。

阿爾甘聳聳肩「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說的是事實,關於自動人偶的很多問題都是個迷,現存的技術也僅僅是能夠製造他們而已。

加登目瞪口呆的盯著蕾婭,一副好像在考慮要不要把她送去什麼研究機構的表情。

「說不定,她與普通人偶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這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阿爾甘解釋說。

「就像人的性格各異一樣,人偶其實也都有所區別,在某些方面比較擅長,或者擁有些什麼潛在的才能,這都是有可能的。」

「不過蕾婭還是有些特殊,我覺得她的感知力要比其他人偶強得多,也正因如此能夠體驗到更多的感受。」

這也是她比其他人偶更像人類的原因。但這話阿爾甘沒有說出口。

加登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他覺得自己這幾天沒學到什麼東西,奇葩的事倒是見到不少。

事到如今加登也再也沒法從蕾婭身上轉移注意力了,她的一舉一動都是那麼的讓人費解,但其實卻又擁有著其本身的意義,她仍舊一絲不苟的照顧著那隻小鳥,然後在閑暇時間習慣性的抱著那隻叫卡普的貓坐在陽光明媚的窗邊發獃,她伸出纖細的手指小心的撥弄著蔓延到窗邊淡雅的梅花,銀白的髮絲與卡普那如黑炭般的毛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卻意外的沒有任何的違和感,那副光景讓人只是遠遠望著,就會在心裡產生一種莫名的舒適感。

讓人既治癒又著迷。

加登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他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臉,這才發現它竟然像火燒一樣燙。

這是怎麼回事呢?加登甩了甩腦袋,想將多餘的想法趕出去。

還有三天,還有三天他就能離開這裡回到普通的生活中去了,就不用再聽到她那蠢到極點的怪問題了,就不用再看見她幼稚的想要救活那隻小鳥了。

只剩三天,他就要離開她了,也許,永遠都不會再見。

加登的心情從未如此複雜過,他不知道他到底是開心還是難過,在這個十六歲的少年心中第一次產生了某種情愫,它就如一朵含苞待放的櫻花,明明只能在春風蕩漾的四月開放,卻不得不先面臨這料峭的寒冬。

十三日,也就是第二天,翠西傳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蕾婭的暫存期要過了,暫存期是人偶在無人認領的情況下在公司內名義上的存放時間,現在蕾婭就是以這種關係才在沒有許可書的情況下留在阿爾甘身邊的,而當暫存期一過,蕾婭就完全沒有了法律上的負責人,是會被處理掉的。

阿爾甘雖然早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但即使到了現在他也沒有想出一個合適的解決方法,因為他是公司職員的緣故在沒有得到蕾婭所有人同意的情況下是沒有資格拿到她的所有權的。

阿爾甘苦惱極了,他不可能讓蕾婭被當做垃圾般被無情的處理掉,他甚至想到了「私奔」,也就是帶著蕾婭逃脫政府的檢查,但是那樣阿爾甘就會失去現在的工作甚至公民身份,這是誰也不想看到的結局。

翠西在和阿爾甘說這些的時候,加登一直都在旁邊有意無意的聽著,他沒想到蕾婭身上竟然還有這種事,他站在房間里遠遠的望向少女那嬌小的身影,他知道這件事如果處理不當的話,眼前的少女就會在一個月內永遠的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他不會允許那樣的事發生。

加登在黃昏時單獨找了阿爾甘,他下定了決心對他說:「我來當蕾婭小姐的負責人,我會比你更好的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