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十八幕 人偶少女與學徒工 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幕 人偶少女與學徒工 三(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三個月零五天,這是蕾婭與阿爾甘在一起度過的時間。

而現在,阿爾甘覺得自己也許真的要失去她了。

當那個只有十六歲的孩子站在他面前的時候,他看著他稚嫩卻堅定的臉,他知道他是認真的,而不是因為一時衝動而下的決定。

那並不是戲言,因為阿爾甘心裡明白,加登提出的方法是可行的,他並不是公司的員工,是帝國合法的自由公民,只要將蕾婭的暫存權過渡到他的身上,蕾婭就會擁有新的負責人,事情就會圓滿的解決,而當她最開始的所有人前來索要的時候只要簡單的辦理一個手續就可以了。唯一讓阿爾甘覺得有些難以接受的地方是,如果這樣,他與蕾婭之間唯一的關聯就斷開了。

阿爾甘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他在害怕,害怕失去她。

而蕾婭,只是個人偶罷了。

如果結束和蕾婭現在的關係的話,她還會像以前一樣依賴他嗎?還會像以前一樣向他問這問那嗎?還會像以前一樣在他寒冷的時候給予他溫暖嗎?

他突然發現自己其實並不了解蕾婭,她對他做的這些究竟是因為他是她的主人還是因為他是阿爾甘,他完全不能得出定論,在她的眼裡,他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呢

阿爾甘的心從未如此亂過,他本就是一個沒有什麼主見的人,如今更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辦了。

「讓我考慮一下。」這是他給加登的答覆。

窗邊的那隻布谷鳥的狀況並不太好,它雖然已經活了過來,但似乎失去了飛行的能力,不知是不是內臟或者某些地方受了傷,它整日都一動不動的趴在窩裡,原本亮麗的羽毛也失去了光澤,就像是一個沒有生機的玩偶。

阿爾甘坐在窗邊發獃,他用指腹輕輕的撫摸著它那小小的腦袋。

「你也不容易埃」他仿若自言自語。

離期限已經沒有幾天了,雖然翠西對他說會盡全力幫他想辦法,但他必須儘快做出決定。

蕾婭今天破天荒的幫阿爾甘打掃起了房間,大概是昨天加登對她的說教起了作用。

說起來阿爾甘似乎也沒有教過她任何人偶該會的生活技能,也許和加登在一起她會變得更像人偶一些,而且他們年齡看起來也相仿

阿爾甘忍不住胡思亂想。

他總是這樣,優柔寡斷卻又不想承擔後果,阿爾甘討厭這樣的自己,但卻無能為力。

翠西似乎對阿爾甘的行為很不能理解,她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因為一個人偶甚至不惜放棄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你得知道,她終究不是人類。」翠西語重心長的對他說。

「我知道,我只是」阿爾甘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翠西嘆了口氣,徐徐的煙霧從她的指間飄到了棚頂,她帶了一對四葉草耳墜,在知性的短髮下反倒有了一絲俏皮的美感,翠西的臉上寫滿了擔心,她可不願看到阿爾甘因為一個人偶毀了自己。

他可是她見過的最有才能的人偶師。

「如果是那種類似於對自己養的小動物的情感還好,我就怕你對那個人偶有什麼多餘的感情。」

翠西直視著阿爾甘的雙眼:「你比我更清楚,人偶擁有戀愛感覺的幾率有多少。」

「無論你再怎麼付出,她都不會懂的。」

沒有情感,便無法體會。

阿爾甘被她說的一愣,戀愛他對蕾婭所報有的情感,難道是戀愛之情嗎?阿爾甘不知道,他從未談過戀愛,但翠西的話讓他為之一震,阿爾甘陷入了自我檢討之中。

自動人偶嚴格說是沒有情感這個概念的,但是他們卻也會做出一些具有情感的事情來,就像是蕾婭救助那隻可憐的小鳥,但這都是因為人偶師在製作他們的同時賦予了他們「更接近於人類」這個設定。

人偶做的這種事情都是模仿行為,對人類的模仿,因為人在那種情況下會那麼做,所以他們才會那麼做。

而不是真正發自內心的感覺到了什麼。

那麼蕾婭也是這樣嗎?

阿爾甘有些混亂,他是名專業的人偶師,他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又不想認同這個事實。

但他還沒有失去理智,他無法憑空說出「蕾婭是不同的。」這樣不負責任的話來。

「要不去徵求下她的意見怎麼樣,你應該還沒有告訴她吧,即使是人偶也應該有知道自己命運的權利。」

阿爾甘不知道這樣做到底對不對,但是事已至此,於情於理都應該將這些事告訴蕾婭,他只是在害怕,害怕從她的口中得出那個答案。

夜晚靜悄悄的,阿爾甘無心睡眠,他從房間里走出來,看見蕾婭正安靜的躺在床上,月光透過窗柩將她沐浴其中,銀髮如瀑,她緊閉著雙眸,長長的眼睫毛微微顫動著,膚白如雪,在月光下晶瑩透亮。

是不是又做噩夢了呢

眼前的人偶少女總是這樣,安靜,恬淡,卻又總是有很多的話,很多的問題。

阿爾甘想起了第一次與她見面的時候,她身上只披了一條毛毯就擅自跑出了屋子,害的他嚇了一跳,可他剛剛追出去,就看到她坐在花壇邊,抱著黑色的貓咪,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然後回頭對他輕聲的打了聲招呼。

是個奇怪的人偶。

阿爾甘嘆了口氣,他不自覺的走到蕾婭的床邊靜靜的欣賞著她的睡顏,此時的蕾婭就像是一個等待著被吻醒的公主,可惜的是,他並不是王子。

阿爾甘內心五穀陳雜,他無意識的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蕾婭的面頰。

「阿爾甘先生」身旁的少女傳來了剛睡醒般輕柔的聲音。

阿爾甘慌忙把手抽了回來一臉的尷尬。「對不起吵醒你了。」

蕾婭搖了搖頭,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然後從床上坐了起來,她身上穿著一件粉色的花邊睡衣,那是翠西送給她的,蕾婭的個子並不矮,可穿著這麼可愛的睡衣卻絲毫沒有違和感。

「有什麼事嗎?」蕾婭問。

「不沒什麼」阿爾甘說著不明所以的話。

「只是」他躊躇了半天,還是沒有下定決心到底要不要說出口。

而這時,蕾婭卻突然從被子里伸出手用手指順著阿爾甘的眼眶將他眉間的苦惱溫柔的撫平了。

「你都變成一幅苦瓜臉了哦。」蕾婭微笑著說。

阿爾甘一愣,他下意識的抓住了蕾婭的手,但阿爾甘又意識到這個舉動有些太誇張了,又立馬把手放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