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阿爾甘的人偶>第十九幕 人偶少女與煙花 一(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幕 人偶少女與煙花 一(下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小說

阿爾甘微笑著把胸針扣在蕾婭的胸前。

真的很漂亮。

「喜歡嗎?」阿爾甘問。

蕾婭點了點頭,她用手指小心翼翼的撫摸著衣襟上的胸針,像是在撫摸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寶。

這是蕾婭的聖誕節禮物。

「還有什麼想乾的事嗎?」

蕾婭想了想說:「煙花,翠西小姐說煙花很漂亮,我想看看。」

「煙花的話,得等到午夜十二點敲響時鐘后才會燃放,還有一個小時左右,我們先往那裡走走吧。」

蕾婭點了點頭。

兩人沿著主街相伴而行,現在這個時間來參加慶典的人已經人滿為患,蕾婭畢竟只是個人偶,那些穿著時髦的年輕男人們不停的投來驚艷的視線,只是看到一旁的阿爾甘才沒有過來搭訕,但是這卻讓蕾婭十分的不自在,她深知自己不是人類,在人群中她擁有著與生俱來的惶恐感。

「我出現在這裡真的好嗎。」蕾婭的表情充滿了不安。

「沒事的。」阿爾甘的語氣很堅定。

他望著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少女們挽著少年的胳膊,人們的視線在對方的身上流連忘返,路旁的小販與商家拚命的叫賣著,有一群人在圍著篝火大笑著跳舞,這裡嘈雜,喧鬧,卻又擁有著人世間最美好的東西。

這就是這個世界該有的面貌。

馬爾堡時鐘塔是馬爾堡的標誌性建築,每年的聖誕節,它的鐘鳴都會在午夜整點傳遍整個城市,然後燃放起足以照亮天際的煙花。

而現在鐘塔下幾乎能用水泄不通來形容了,幾乎全城的人都聚集在下面等待著見證這一年的結束,等待著告別這一年的戰爭,這一年的苦難與悲傷,然後告訴自己,明年的生活仍在繼續。

有人在灰沉沉的塔樓里燃起了白色的蠟燭,它們在黑夜裡散發著微弱卻讓人無法忽視的點點星光,那是對死者最後的告別與慰藉。

龐大的人流量使阿爾甘與蕾婭走散了,人們高舉著雙手聚集在鐘塔下高聲唱歌,阿爾甘試著大聲呼喊,但他連自己的聲音都聽不到,他只能用身體衝進人群,拼盡全力的尋找那抹白色的身影。

而蕾婭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擠到哪裡去了,她身邊的人,建築,一切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她突然很害怕,害怕自己就這麼永遠也見不到阿爾甘了。

阿爾甘先生究竟在哪裡呢

她想發出聲音,但那些聲音都被四周的人海淹沒了,人們站在一起高聲的喊著倒計時,一起紀念著今年最後的時光。

蕾婭本能的在原地蹲下了身子,她恐懼的捂著自己的耳朵,正在這時,一個人影站在了她的面前,她詫異的抬起頭髮現卻不是阿爾甘,那是一個很年輕的男人,留著短短的黑髮,身上穿著得體的深藍色獵服,他擔心的望著蕾婭詢問道:「小姐,需要什麼幫助嗎?」

蕾婭搖了搖頭,她與陌生人這樣接觸的機會太少了,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是和朋友走丟了嗎?」男人繼續詢問著,為了讓蕾婭聽清自己的話他湊的很近,但還是和蕾婭禮貌的保持著最基本的距離,看起來應該是某個大戶人家受過良好教育的少爺。

「請不要管我」

男人露出為難的神色:「這可有點難辦啊,我怎麼能讓這麼美麗的小姐獨自一人蹲在這種地方。」

「如果不介意的話請先跟我走吧,我會幫你找到同伴的。」

也許是周圍的環境實在是不適合好好的談話,男人有些著急的用手拉住了蕾婭的胳膊想要把她拉起來,畢竟如果她在這種地方被誰不小心推到了的話可是會出大事的。

但就在他觸碰到蕾婭的一瞬間,他被另一雙手強硬的制止了。

「你在幹什麼?」阿爾甘甩開男人的手一臉的敵意。

看到來的人是阿爾甘后蕾婭一臉的驚喜,她下意識的拉住了他的胳膊,就好像生怕他再跑掉一樣。

男人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狀況,他一臉尷尬的解釋道:「我看這位小姐獨自一人呆在這裡,出於擔心才..」

「請問您和她是什麼關係?」

男人把蕾婭那一前一後極具反差的反應全部看在眼裡。

「我」這次換阿爾甘不知道說什麼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和蕾婭是什麼關係,總不能說是主人與人偶吧

「我我是她的哥哥1阿爾甘順口編了一個出來。

而那人抬眼打量了一下阿爾甘又打量了蕾婭然後竟然毫不懷疑的說道:「那我就放心了,祝你們有個美好的夜晚。聖誕快樂,先生,小姐。」

然後他向阿爾甘和蕾婭紳士的行了個禮就走開了,但走了兩步他又像是想起什麼一樣又轉了回來,他面帶笑容的對蕾婭喊道:「那位漂亮的小姐,你的哥哥真的很愛你啊1

他欣長的身影消失在了人海里。

阿爾甘有點無語,他難道就不想問問為啥他是黑頭髮而蕾婭是銀白色的頭髮嗎

但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全城的人幾乎都聚集在這裡,阿爾甘覺得他再在這呆下去都可能被踩死。

「把手給我1阿爾甘回頭對蕾婭伸出一隻手喊道。

蕾婭一愣,她有點遲疑,但她還是照阿爾甘說的那樣將自己的小手放在了阿爾甘的手心裡。

「這樣就不會再分開了。」阿爾甘的微笑如春風般飄進蕾婭的心裡。

他拉著蕾婭無所畏懼的沖開人群跑了起來,那些喧鬧的人聲與晚會的熱鬧都被拋在了身後,只有呼呼的風聲響徹在耳畔,蕾婭望著阿爾甘不停跑動著的背影,她突然很開心,剛才的不快與孤獨感瞬間都消失不見了。

這樣就好了。

能夠像這樣被擁有著,真是太好了。

蕾婭最後被阿爾甘帶到了鐘塔後面的山坡上,這裡已經離開慶典的範圍了,所以幾乎沒有什麼人,但卻能夠由上到下的俯瞰到鐘塔的全貌。

「你想看煙花吧。」阿爾甘說。

蕾婭不解的點了點頭,她不明白煙花和這個地方有什麼關係。

阿爾甘從衣服里掏出懷錶看了一眼,然後深吸了一口氣,蕾婭看到那些凋零的雪花落在他的頭髮上,肩膀上,以及眼睫毛上,她站在一旁靜靜的望著阿爾甘,在這一刻似乎什麼都不重要了。

過了一會,阿爾甘開口了。

「三」

「二」

那些簡短的數字從他的口中簡潔有力的吐露而出,彷彿是某種具有魔力的咒語,接下來就會有難以想象

的奇發生。

「一1

奇果然發生了,幾乎是同一時間,愛爾堡的鐘塔發出*的鐘鳴,一束如燈火般亮麗的光柱從蕾婭的面前由下至上沖至天空然後轟然炸裂,那些七彩的光瞬間將整個天空都照亮了,它們如具有生命般在空中擴散,擴散,再擴散,綻放到極致后又歸於塵埃。

「這就是煙花。」阿爾甘注視著蕾婭那被照亮的側臉,她的臉上充斥著難以置信與溢於言表的笑容,天藍色的瞳孔里倒映著瑰麗的剪影。

蕾婭喃喃的說:「在天空中綻放的花朵原來是真的」

而兩人還沒有注意到,他們的手到現在還緊緊的牽在一起。

那些失去的與得到的,都在此刻歸於圓滿。

「聖誕快樂,蕾婭。」阿爾甘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