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第十四章 唐阿姨,可不可以做我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唐阿姨,可不可以做我媽

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 作者:朽堯幽人| 類別:其他小說

江宇澤將唐清婉送到唐宅巷口,自然地親吻她的額頭,「婉兒,這幾天,就不要去報社了。」

「江先生,結個婚又不是坐月子,怎麼哪裡都不讓去。」唐清婉氣鼓鼓地回復道。

「那……」江宇澤撓了撓頭,「我先回去準備一下,晚上再約伯父伯母吃頓飯。」

「好。」

兩人你儂我儂吻別的這一幕落到傅子期眼裡。

他氣憤地想,都怪爸爸在外面沾花惹草,所以媽媽才會傷心地離開,現在媽媽身邊都有其他好看的叔叔了,是不是更不要他了。

本來因為被傅斯年打了一巴掌就委屈得不行,現在又因為看到江宇澤和唐清婉的曖昧,更是哭得撕心裂肺。

唐清婉過了巷口才看到一個小人蹲在她家門前,哭得稀里嘩啦地,讓她的心也隨之疼痛。

「阿……阿七嗎?」唐清婉蹲下身子,替他撫順了下後背,「發生了什麼事,哭成這個樣子?」

「……爸爸………他因為狐狸精打我……」

傅子期揚起滿是淚痕的小臉,話因為眼淚,說得斷斷續續的。

唐清婉這才看到他白嫩的小臉有些暗紅的印記,那孩子的爸爸,得多用力,打這麼小的孩子埃

「那你媽媽呢?」

「媽媽?」傅子期用力吸了吸鼻涕,看著她說:「她也要跟好看的叔叔走了。」

真是,現在的家長為了自己一晌貪歡,都不問孩子怎麼樣嗎?

她一把抱起傅子期,長期扛著大炮出採訪任務,所以即便沒有抱過孩子的經驗,唐清婉也並沒有覺得吃力。

「阿七餓不餓?」

傅子期環著她的脖頸,小聲地回應著,「餓。」

進了唐宅,流光從樓上下來迎接,「小姐。」

「去準備一些……」唐清婉將傅子期放在沙發,耐心詢問道,「阿七喜歡吃什麼?」

「可以……」傅子期細細地打量著四周,「可以吃炸雞腿嗎?」

午後吃炸雞腿?

流光適才覺察出小姐帶回來的這個孩子,眉眼之間與小少爺太過相似,就連生活習慣也是一樣的。

考慮到小孩子在長身體,不宜吃太油膩的食物。

唐清婉看著他,「阿七,我們喝些皮蛋瘦肉粥,再吃些水果,等到晚飯,再吃炸雞腿好嗎?」

「嗯。」

阿七?那就無疑確定是三年前被傅斯年從唐家抱走的小少爺了。

提到傅斯年,流光就氣打一處來,三年前小姐死裡逃生,這半年才恢復好。

而傅斯年他倒好,和那位沈小姐的緋聞就沒停過。

以前那些事小姐忘了,不代表他會忘記。

「小光哥。」耳畔傳來唐清婉的聲音,「拜託你準備一下吧。」

流光這才收回神,看樣子小姐現在是認不出小少爺,大抵是血濃於水,她對他在陌生環境下,仍然親密無間。

皮蛋瘦肉粥很快被流光端上。

唐清婉一勺一勺地耐心地喂著傅子期,讓小人兒心裡暖暖的。

他甚至開始想沒有爸爸也沒什麼,只要有媽媽就夠了。

吃過飯以後,唐清婉帶著阿七去了浴室,站在門前,她問:「阿七自己會洗澡嗎?」

傅子期怔怔地望著唐清婉,爸爸教育他做人要誠實,之前他已經騙過媽媽說自己不會被背誦爸爸的號碼,如果現在再騙媽媽自己不會洗澡,媽媽會不會覺得他不是個好孩子?

唐清婉看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以為小孩子在害羞,眉里眼裡都是笑意。

她輕柔地把傅子期抱到浴缸,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水溫太高,傅子期小臉紅紅的。

以前爸爸工作忙的時候,沈阿姨會來家裡照顧他,但是他不希望跟不是媽媽的女人過多親近,所以他很早就學會了自己照顧自己,穿衣洗澡對他來說,早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傅子期忽然奶聲奶氣地問:「唐阿姨,你可不可以做我的媽媽?」

他想媽媽應該沒有見過他,所以才會不認識他。

傅子期不想媽媽跟那個好看的叔叔在一起,更不想將來有其他的小孩子跟他搶媽媽。

爸爸雖然很討厭,但是他傳授的很多知識都是很有道理的,比如先下手為強。

「阿七為什麼想讓唐阿姨做你的媽媽呢?」唐清婉取來浴巾替他仔仔細細地擦乾頭髮。

「因為……因為……唐阿姨是小公主,阿七是小王子。唐阿姨做了阿七的媽媽后,阿七就可以給唐阿姨買好多好多漂亮的衣服和化妝品……」

小人兒奶聲奶氣的童言讓唐清婉的梨渦漾起好看的弧度,想到孩子的爸媽對他不聞不問,怕他再受委屈,點了點頭,「好,以後唐阿姨就是阿七的媽媽。」

「真的嗎?」傅子期伸出小手勾著唐清婉的脖頸,在她的耳邊呼著熱氣,「媽媽。我們拉勾勾,不許耍賴。」

——傅氏百貨——

再三從墨醫生那裡確認顧清歌沒有受涼后,傅斯年開車帶她來到自家大樓挑選服飾。

「清清,喜歡什麼就買什麼。」

「阿年,不用那麼浪費。」跟在後面的顧清歌看著衣柜上玲琅滿目的衣服,每一件的價格都令她咋舌,「反正幹了,還可以穿。」

「清清怕我買不起嗎?」

「……我……」

未等顧清歌說完,L區眼尖的導購員看到總裁親臨商場,連忙出來迎接,「傅總。」

「把當即最流行的新款女裝都拿來。」傅斯年擺了擺手,「帶顧小姐去試衣間都試一試。」

「顧小姐這邊請。」

導購做了個手勢,顧清歌看他如此堅持,知道再拒絕肯定行不通。

便隨手抓了一件水藍色雪紡裙,再出來時傅斯年眼前一亮。

少女時期的唐清婉彷彿在他面前,青澀又純凈。

「阿年……是不是不好看?」顧清歌看他半天未說話,她咬了咬粉瓣,「那我再進去換其他的。」

傅斯年適才收回神,「清清,過來。」

「啊?」

「你來看一看,我衣服上是不是有什麼?」

顧清歌雖然納悶,可契約在那裡,她不得不順從的過去看他,「沒……」

話還未說完便被他一把摟在懷裡,「怎麼可能沒有什麼?我的衣服上滿滿的都是清清的味道。」

顧清歌臉紅紅的,使勁推搡他,「阿年,好多人看呢……」

「我抱自己的女人,怕什麼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