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第十七章 嫁給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 嫁給他

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 作者:朽堯幽人| 類別:其他小說

「為什麼要討厭他啊?」

兩個人既然確認了心意,雖然讓她二十歲,一下子多了個三歲的兒子實在有些荒唐,可即使那個孩子潑了她一臉水,她是他仍然討厭不起來。

「畢竟……」

想到傅子期不合規矩的模樣,傅斯年搖了搖頭,「算了,先暫時不管那個渾小子了,讓他在外面反思夠了再接回來給你道歉。」

「阿年,我真的不要緊的。阿七畢竟是個孩子……」

「三歲看老。他現在這樣驕縱,在外面若是不吃點苦頭,長大后還了得?」

顧清歌說不過他,也只能由著他說得話順從著。

——唐宅——

一年前,唐琉酒將房子留給唐清婉,自己和妻子遊山玩水,領略各國風采。

公司的大大小小,現在都由江宇澤和流光操持著。

唐清婉好像睡了太久,睜開眼,好像有什麼被遺忘了。

三年前的車禍,似乎是為救什麼人,夢裡偶爾也會遇見,每一次,都鬧得不歡而散。

爭吵的沸點似乎是她要走,那個人堅決不讓,倔強的像頭牛。

她也不知道自己以前與江宇澤在一起的時候是什麼樣子,聽陸廷軒說似乎念中學的時候他們便在一起,這麼多年,終於熬到褪去校服披上婚紗。

每每江宇澤充滿愛意地望著她,唐清婉都是滿心愧疚,是她丟了他們之間那些快樂甜蜜的回憶。

「媽媽,你怎麼哭了?」

傅子期伸出肉肉的小爪子,想要拭去她的淚水,在床前的唐清婉合上故事書,才驚覺自己的眼眶濕答答的。

「媽媽是被小美人魚感動了。」

「小美人魚變成了泡沫,可是王子卻不知道。」傅子期咬了咬嘴唇,「就像是——」

「媽媽難過了,爸爸不知道一樣。」

那個混蛋爸爸,打了他也不知道找到他道歉,也不知道來看媽媽。之前還口口聲聲說只愛媽媽一個人,他就是個大騙子,現在肯定和那個狐狸精丑阿姨在一起。

唐清婉被他的話逗樂了,「阿七,我跟你爸爸又不是一家人……」

「我們就是一家人1小孩子的脾氣蹭蹭上升,「媽媽,等我爸爸回來接我,你就跟我們回家裡住好不好?」

見唐清婉好半天不回答,傅子期又補充道,「雖然我知道,爸爸是壞蛋……」

看來是要給他說得明白一些了,雖然唐清婉不確定,傅子期能不能聽懂。

「阿七,你有自己親生的爸爸媽媽,他們和你有血緣關係。而唐阿姨,不過是你認得媽媽,所以阿姨不能隨便和你的爸爸配對知道嗎?這樣對生你的媽媽,很不公平。」

「嗯。」

阿七畢竟才三歲,媽媽好像誤會爸爸和其他女人是一對,明明就是媽媽生了他,為什麼要把他丟給別人。

不管了,什麼認不認,總之跟媽媽在一起,就是比跟爸爸在一起好很多。

很快,傅子期心滿意足地睡著了。

唐清婉的手機震動了許久,她從床沿挪走前悄悄地替傅子期掖好了被角。

「阿澤,怎麼了?」

「婉兒,說好今晚替叔叔阿姨接洗禮,你怎麼還沒來?」

哎?

好像是有這麼一件事,唐清婉抬起手腕,已是晚上八點鐘。

從巷口白撿一個兒子,喂他喝粥替他洗澡彼此玩了幾個鐘頭又給他買來炸雞腿講過睡前故事。

時間過得很快,她倒是忘了爸媽今天從法國回來。

「我馬上過去。」

「需要我去接你嗎?」聽筒那頭傳來江宇澤溫和地建言。

「不用了,您還是好好陪我爸媽,順道求個情。」唐清婉穿好鞋子,「是Sunbin餐廳嗎?」

「嗯,你慢一些,路上注意安全,菜現在還未上全。」

——Sunny停車唱—

「清清,中午沒吃好,我們晚上換家餐廳?」傅斯年停好車位,又細心地為顧清歌解開安全帶。

Sunny是陸廷軒和顧悱煙共同經營,二位一路走來,算是苦盡甘來。

傅斯年怕待會與陸廷軒見面,他說出什麼不合時宜的句子,因此對顧清歌說:「清清先在車裡坐會兒,我先同老朋友打聲招呼。」

說完還不忘在她的額頭上留下一個吻,「等我回來。」

顧清歌小臉募地紅了起來,直到傅斯年走了很遠,耳旁傳來與她相似的小奶音,「好了好了,我這不是來了嗎?」

她抬眼望去,俊男靚女,男人溫柔地替女人拭去額頭上的汗珠,然後牽著她進了餐廳。

「清清,在看什麼這麼出神?」傅斯年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到停車場,將她從車裡撈出來詢問。

顧清歌莞爾一笑,「剛剛看了一對好看的情侶。」

「清清是在拐著彎,指我們么?」

知道她面子薄,沒等她回應,傅斯年牽著她的手進了餐廳。

陸廷軒細心照顧著懷著二胎的顧悱煙,見傅斯年帶顧清歌進來,顧悱煙小聲說:「阿軒,那人不是……」

「嗯,有好戲看了。」

「剛剛傅斯年找你就是想說這事?那清婉……唔…」

沒等顧悱煙把話問完,陸廷軒就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老婆,傅公子不是讓我們當不認識嗎?我們就在一旁安靜地做個吃瓜群眾唄……」

「哼,那不是你清婉女神么?也不知道過去是誰偷偷愛了很多年……」

「老婆,你也說是過去了不是。何況她現在不也不認識我了嗎?再說有那兩位大神,我和她連朋友都沒可能做了……」

「你還想著做朋友……」顧悱煙扭著陸廷軒的耳朵,「疼,老婆。別動胎氣……」

Sunny的員工早已習慣老闆與老闆娘的日常。

今日他們店倒是熱鬧,來了來兩對耀眼的情侶,其中一對,是要求婚。

這不——

江宇澤一路蒙著唐清婉的眼睛,直到到了位置。

她睜開眸子,面前的薔薇成巨大的心狀,似乎在夢裡曾見到過的情形。

而後江宇澤深情款款地掏出懷裡的鑽戒,他單膝下跪,「婉兒,一直以來,欠了你一場求婚。今夜,我想請你爸媽一同見證我的真心。你可願跟我餘生,走到白頭?」

隔壁桌一男聲附和著,「姑娘,嫁給他唄。」

「對,嫁給他。」

而後整間餐廳沸騰起來,都吆喝著,「嫁給他!嫁給他!嫁給他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