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第十九章 哄孩子是個技術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哄孩子是個技術活

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 作者:朽堯幽人| 類別:其他小說

唐清婉站在路口,方才那個男人,似乎除了她以外周邊的每一位都認識。

江宇澤將車開到她的面前,搖下車窗,「婉兒,愣在那幹什麼?」

她坐上車,許久在後座問道,「阿澤,剛剛那人是……?」

見他沉默,唐清婉咬了咬有些發乾的唇,「就是你們都叫他『傅公子』的那個……」

「……婉兒……」

江宇澤回過頭,「你一定要知道,他是誰嗎?」

「啊?」唐清婉撓了撓頭,「也不是,只是覺得很熟悉。」

忽然想起母親因他失常,「是不是我跟他在過去,有什麼過節?所以我媽才……」

「剛剛那個人,是你的前夫。」

此句經他口一出,唐清婉不可置信地喃喃道,「我結過婚?」

「嗯。不光結過婚,離了婚後還有了孩子。」

「別開玩笑了。」唐清婉伸手錘了江宇澤一下,「你這玩笑,開得沒水平。」

「婉兒……」

即使她失憶,他也不會趁人之危。

不會像過去,傅斯年為得到她而欺瞞她。

可是他分明講得是實話,她偏偏以為是笑話。

看他欲言又止的樣子,唐清婉笑著說:「說起孩子,你知道我剛從首爾回來的時候,給你說的遇見的一個小正太么?」

「嗯,怎麼了?」

「他不知怎麼就跑到我家裡來了,然後非要認為我做媽媽……」

「那個叫『阿七』的小孩子嗎?」

「嗯。」唐清婉拍了拍江宇澤的肩膀,「所以江先生恭喜你,從現在起,你也是有兒子的人了。」

江宇澤搖搖頭,車內只剩發動引擎聲。

川城的夜晚,才剛剛開始。

大排檔的小哥端出七八斤小龍蝦,看到唐清婉激動地過了頭,「傅太太,你好些日子沒跟傅公子一起來我們店裡了。」

上次一別,還是三年前。

那場盛世婚禮,滿城皆知,儘管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二位情比金堅。

唐清婉疑惑不解,「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不是傅太太。」

小哥仍然十分肯定地說,「怎麼會呢?你跟傅公子……」

江宇澤放好車回來的尬聊的兩人,「怎麼了?」

「這人非說我是傅太太。」她挽著他的胳膊,「若非要喊太太,也應該叫江太太。」

大排檔的小哥看到江宇澤盯梢著他,依他的穿著也不像是很好惹的人,「對不起,我可能認錯人了。」

唐清婉笑了笑,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那讓你們老闆待會多送些小龍蝦吧。」

麻辣小龍蝦果然看賣相就很有食慾。

剛出鍋,正新鮮著。

唐清婉等不及先下手,卻被燙得丟了回去。

「婉兒,你慢一些。」

而後讓唐清婉感動的,是江宇澤每在她吃完一碟,便會剝好一碟續上,她有些不好意思,「阿澤,你自己也吃啊,別光顧我。」

「我光顧你,就吃飽了。」

「被我的食量震驚?」

「被你的模樣滿足。」

瞧他一本正經地說著情話,唐清婉的臉紅紅的。

幾十盤下肚后,唐清婉用桌上的濕巾抹了抹嘴,起身語重心長地拍著他的肩膀,「小江。」

「老唐?」

倒也配合她戲精附體。

「我帶你看咱兒子去。」

——九巷口唐宅——

傅子期睡眠極淺,故而唐清婉出門的時候,他是知情的。

那個叫流光的叔叔,似乎是這個家的管家,平日只過來做個飯,並不同媽媽住在一起。

房子空蕩蕩的。

寂靜地只能聽到窗外的風聲。

院落的鎖剛被轉開,傅子期從床上一個轆跳下來,唐清婉輸入密碼鎖望見的,就是小人兒抱住她的緊張的模樣。

「媽媽,你是不是也不要我了?」

他的問題,多少要她有些內疚。

畢竟走之前,她認為小孩子睡著了,可是看到他光著小腳奔過來,一定是等了她太久,而她呢?卻在外面胡吃海喝。

「阿七。」她一把抱住他,「對不起。」

「婉兒,怎麼站在門外?」停完車子的江宇澤走到她面前,這才看到她懷裡的小人兒。

「我抱著吧。」江宇澤挑著眉,「小傢伙,你媽媽累了一天了。我來抱著你。」

「不要。」傅子期回答的很堅決,聽到這個陌生的男人說媽媽累了一天的話,咬了咬嘴唇,「媽媽,你把我放下來吧。」

「你沒穿鞋子,光著腳亂跑萬一受傷了怎麼辦?」

「那媽媽把我放在沙發上吧。」

待江宇澤進了房門打開燈,才看到小傢伙的模樣,唐清婉把傅子期放下折身去廚房接水,客廳里只剩下一大一小的兩個男人。

江宇澤笑著問:「你就是阿七嗎?」

沒來由得,傅子期就是不喜歡他,自從江宇澤在巷口親媽媽,他就開始討厭他了。

看到傅子期別彆扭扭的,像足了婉兒。

江宇澤開口試探,「你的全名,叫什麼?」

小傢伙還是不說話。

「傅子期?」

小傢伙終於鬆動了表情,剛想問這個親他媽媽的壞叔叔是怎麼知道的,唐清婉端著玻璃杯走到沙發,「阿七,要不要喝水?」

傅子期接過杯子大口大口地喝個精光,然後朝江宇澤扮了個鬼臉。

「婉兒,有了兒子果然偏心埃」

「好了,打祝」唐清婉面露無奈道,「你怎麼跟個孩子似的。」

「就是。」傅子期跟著附和,「真丟人。」

「阿七。」唐清婉收起了微笑,她半蹲著身子拉起他的小手,「不可以這樣子,對爸爸沒有禮貌哦。」

爸爸?

媽媽的意思是她已經和這個壞叔叔結婚了嗎?

那他的爸爸怎麼辦?雖然他因為那個壞阿姨打了自己,可是爸爸媽媽才應該在一起埃

這樣想著想著,眼淚肆意地湧出,「他不是我爸爸。我有爸爸。」

從剛剛小傢伙聽到江宇澤的試探,江宇澤多少對孩子的身份心知肚明,他的好兄弟的兒子耍賴的行為,倒是讓他大開眼界。

不知道隨了誰。

唐清婉以為小孩子一時間沒辦法接受這樣的身份,哄著他,「阿七,我知道你有你的爸爸和媽媽。如果你想要回去找他們的話,我明早就把你送回去,行嗎?」

送回去?

一聽到這個詞,傅子期哭得更凶了。

媽媽果然不愛他。

「江先生。」頭大的唐清婉不知道自己講錯了哪句話,轉身看著沉默不語的江宇澤,向他投了一記求助的目光,「要不,您來哄一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