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第二十六章 如果顧清歌就是唐清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如果顧清歌就是唐清婉

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 作者:朽堯幽人| 類別:其他小說

整個房間,被唐清婉遺漏的,只剩下室。

她打開房門,活脫脫的春色閃瞎了她的眼。

大床上的女人醒來后,裹著被子,跳下床,與唐清婉四目相對,顯然很緊張。

只是這一眼過去,唐清婉就知道肯定傅大總裁強迫了良家婦女。

「幫幫我。」女人抓住她細長的手腕,「我今天還有個比賽。」

瞅著女人差點跪在唐清婉面前,不知是不是長相相似的緣故,她咬了咬唇問道,「可是,我要怎麼,才能幫到你?」

「可以把你的衣服借我穿一下嗎?」

唐清婉看到地上被扯壞的衣物確實沒有辦法繼續穿,心一橫,便與面前的女人換了過來。

她裹著被子,躺在床沿,女人走之後還點點頭對她表示感謝。

唉。

唐清婉望著還在一旁熟睡的傅斯年,心裡慨嘆,她到底還是太善良了。

——Manufacture化妝室——

魏旭看到還未進來定妝的顧清歌,心裡不免有些得意。

雖然,她與韓茗雅的原計劃是將下了葯的顧清歌與傅氏總裁特助林牧關緊舞蹈房,然後第二日坐實顧清歌關係戶的證據,把兩個人的艷門照發送給媒體,要顧清歌與一輩子進不來娛樂圈。

可中間偏偏殺出一個不知道是誰的傢伙,不過甭管是誰,那樣的藥劑量,顧清歌肯定來不了。

韓茗雅送魏旭上台前,投給她一記微笑,Len這次能不能把練習生送出道,全憑藉魏旭一人了。

當然,魏旭拿出了前所未有的狀態,就連一向苛刻的江宇澤也點了點頭。

接下來,演播室迴響了很多遍,「2號顧清歌。」

台下的觀眾也都細碎地議論,「不會是棄賽了吧。」

「就是,關係戶被當場戳穿,要是我也都羞愧得不來了。」

「顧清歌一看就是張狐狸臉么,還沒出道就被潛了。」

……

Hyun明顯坐不住,她掏出手機,趁著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空白的舞台,發了條簡訊,「阿牧,顧清歌怎麼個情況。」

輸入法剛滿上屏幕點擊發送,後方不知誰呼喊了一句,「顧清歌來了1

Hyun抬起頭,舞台上的女人雖然素顏,卻也面若桃花,稍作雕琢,不出五年,便在這圈內炙手可熱。

「對不起。我遲到了。」

昨日種種,讓江宇澤心裡明白個七八分。這姑娘是傅斯年找的替身,對於A貨,他其實是沒什麼好感的。

「好了。顧小姐。開始你的表演吧。」他冷冷地說。

當舞台響起第一個旋律的時候,江宇澤本垂下的頭,又重新抬起。

她怎麼會知道這首歌?

《Again》。

是他在倫敦的時候寫給婉兒的歌。

這首歌他只在錄音室給她聽過。

並未在任何地方發表。

她的聲線,與婉兒一樣。

動聽得如初戀般甜蜜。

配著絕美的舞姿,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顧清歌的演出所折服。

當其他兩位女老師一致同意進五十強時,而江宇澤還沉溺於顧清歌的表演中。

Taeyeon用胳膊肘戳了戳江宇澤,「江PD,您覺得顧清歌的演出怎麼樣?」

「埃」江宇澤適才恍然大悟,「可以晉級。」

就這樣,魏旭和顧清歌的加賽,同時進入五十強。

在聽到顧清歌晉級時,何茗雅一陣錯愕,那葯是絕對沒有問題的。顧清歌也換了衣服,就不知道和她度過一夜的那個男人是誰。

可惡,要不是林牧最後撬開門鎖,她和阿旭一定可以捉姦成功。

與魏旭與何茗雅的心情不同,顧清歌聽到自己可以晉級之後,體力終於不知,在即將倒下舞台剎那,江宇澤一個箭步衝過去接住了她。

婉兒。

若她是婉兒。

那現在的唐清婉是誰。

魏旭看著倒在江宇澤懷裡的顧清歌,小聲嘀咕著,「賤人就是賤人。裝暈倒引起江PD的注意。」

「阿旭。你小聲點。現在還只直播著呢。」

何茗雅好心地提醒到,她知道好友之所以會來參加比賽也是因為江宇澤在這個節目里當藝術總監。

魏旭喜歡江宇澤很多年,從他在國外當練習生就一直跟著支持,現在看到自己的男神對那個關係戶曖昧不清,自然心有不甘。

——傅氏十九層——

傅斯年醒來時,已經瀕臨後半夜。

他下意識地摸了摸床的右邊,這三年裡,他頭一次睡得那麼沉。

可是,他的身邊,空落落的,要他的心不由得一緊,「清清——」

唐清婉不知道什麼時間,從床上掉了下去,被吵醒的她從地上爬起,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個哈欠,「傅總真是好……」

夜裡空氣流動的冷風,瞬間讓她睡意全無。

要命地是,唐清婉毫無保留地站在傅斯年面前。

好在,是黑夜,還可以遮擋一些。

傅斯年閉上眼,從床上扔過去一層薄被,「先蓋著。」

「那個——」唐清婉一時窘迫,「我和你,不是—」

任憑誰看,這兩個人也像是發生過關係。

此時床頭的手機鈴聲陡然驟起。

傅斯年按下綠色通話,「少爺,剛剛Hyun發來信息說顧小姐晉級了。」

「好,我知道了。」

所以才會倉皇離去么?

清清。我們來日方長。

「少爺,還有……」

「阿牧,你去找件Dior長裙來。」

傅斯年打斷他的話,「送到十九層。」

WTF?

雖然拿人錢手短,可是自己的BOSS有沒有考慮過他的感受,這傅氏員工都下班了,要他上哪裡去找長裙?

確定不是在戲耍他嗎?

可偏偏還要在傅氏繼續工作,林牧只好硬著頭皮,跟負責服裝區的楊柳撥了奪命連環Call,「林特助!你大半夜不睡覺,給老子打什麼電話?」

「你以為我想嗎?」林牧長話短說,「是少爺剛通知我說,要Dior新款長裙。」

「傅總深夜……」楊柳一個激靈,彷彿醍醐灌頂,「等會兒,總裁是要長裙?」

「是埃」林牧心不在焉地應著,真是什麼得罪人的活,都讓他做了。

「哎喲。真是喜大普奔。」聽筒那頭楊柳戲虐道,「咱們傅總,這是開葷了的節奏。」

林牧十臉懵圈,楊柳繼續說:「算了,要不說你萬年單身呢。這樣,你現在來我家,我給你鑰匙。你去服裝部。」

「哦對了,公司今晚誰值班?」

「Jane。」林牧四眼正在打架,他只想好好睡上一覺,「以及少爺還留在19層沒走。」

「得,還是我這親自給送過去吧。」

……

交代完林牧以後,傅斯年從後面環著「唐清婉」,「我們清清害羞了?」

「你別亂說1

敢情他以為昨晚和他度過春宵的是她嗎?

「唐清婉」氣急敗壞道,「我們倆根本沒做1

「哦?沒做的話,清清為什麼在這裡?」

Nancy不是說,傅斯年對他的前妻寵愛有加。如今看來,不過都是小道消息罷了。

「和你睡的另有其人。」

「唐清婉」腦海里閃出那張和她很像的臉。

傅斯年剛要回答,房間外傳來規則的。

即便面前的這個女人不是清清,他也不願頂著這張臉的不雅圖被旁人看到。

他從床上跳下,將裹著被子的「唐清婉」攔腰抱起,扔在大床。

而後,傅斯年轉身開門。

楊柳站在外聽到,一陣尖叫的女聲,「傅斯年,你個變態——」

他不由得笑道,「傅總,那唐小姐是沒被你滿足嗎?」

「滾。」

傅斯年壓低聲音,從楊柳手裡接過裙子,即刻下了逐客令。

楊柳挑了挑眉,他聳了聳肩,也不繼續在十九層當燈泡,反而相當好心地在公司內部群聊里說:「明日任何事宜都交給林特助,十九層不對外開放。」

此句一出,再加上前台小姐姐附和,親證昨日傅大少爺抱著F社的蘇小姐進了二十五層,群里一時間,好不熱鬧。

「清清,餓不餓?等你收拾好了,咱們就出去吃飯?」

「傅斯年——」

「唐清婉」惱羞成怒地抓著裝著裙子的禮盒砸了過去,「我說了,跟你睡的不是我——」

男人的額頭呈一塊烏紫,他拾起盒子里的裙子,抖了抖裙子上因她的怒火沾染的灰塵,而後笑了笑,「清清,衣服若是弄壞了,你恐怕又要光著了……」

「你為什麼要這樣?」

忽然,「唐清婉」的眼淚不可抑制地從她的眼眶裡流出,「傅斯年,你知不知道我要跟江宇澤結婚了。」

「為什麼要這樣嗎?」

傅斯年依舊不疼不癢地笑著,「清清。你究竟是誰呢?或者,我們換種說法,是誰讓你偽裝成唐清婉的模樣呢?」

———川大醫院——

江宇澤拿著繳費單,值班的門診醫生笑得很曖昧,「小夥子。你女朋友的身子太虛弱,你也要剋制下埃」

他不是傻子,或者說他就是太聰明,才會在心裡產生難過。

江宇澤輕輕走近病房,床上的女人像足了童話里的睡美人。

他有很多話想要問她,比如為什麼她會唱那首歌,比如她究竟是誰。

X生活要節制。

既然是傅斯年送進來比賽。

這金主,居然清晰地這樣苦澀。

自己終究,還是晚了一步嗎?

若顧清歌就是真正的唐清婉,已經與「唐清婉」走到談婚論嫁地步的他該如何自處。

江宇澤握著顧清歌的小手,恍恍惚惚想起了多年以前的錄音棚。

「婉兒以後想做什麼?暢銷書作家嗎?」

「不埃我想成為一名歌手。像你一樣。」

………

越感知越覺得躁動。

江宇澤就這樣,硬生生地坐到了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