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第二十九章 關係只能用錢來維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關係只能用錢來維繫

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 作者:朽堯幽人| 類別:其他小說

「傅斯年,我說過——」顧清歌的眼底閃過一絲波動,「欠你的錢,我一定會還上的。」

「那再沒有還清這筆債務之前,顧小姐應該最好一個債務人的本分。」

「傅總。」

顧清歌輕輕一笑,他的性子,她最知道,從哪裡可以攻破瓦解。

「在這川城,人人都知您與唐小姐伉儷情深。您說您養個替身,要正主如何自處?」

傅斯年心裡好似針刺破的疼,他能怎樣說?說你把過去全忘了,說你就是唐清婉。

夜晚涼風習習,這些無法開口的情緒,便由他一個人埋了吧。

「顧小姐的話很多。」傅斯年鬆開對顧清歌的桎梏,「我可以理解為你是在吃醋嗎?」

顧清歌沒想著傅斯年會這麼問,以自己對他以前的理解,他應該被她的話懟到啞口無言后就氣急敗壞忙其他事情,而非現在把難題拋回給她。

三年,他們錯過的這三年,到底還是有什麼變了。

「我跟傅總也不過是萍水相逢。吃醋一詞用得未免太過隨意,充其量我也不過是個好奇者罷了。」

很好,這樣的嘴上不饒人。

倔強起來不肯認輸,果然是他的清清。

「顧小姐。」傅斯年低低地笑了起來,「我們就此重新擬定份合約,省得哪天顧小姐又逃了,傅某人財兩空。五百萬對於我的確不算個大數額,但想必對於大多數平凡的人來說,足夠餘生開銷了。」

「傅某從不做賠本的買賣。」

傅斯年掏出懷裡的手機,「林牧,你帶著傅氏公章來一下川大醫院。」

「嗯,對。324房間。」

電話那頭的林牧怔怔地望著發亮的手機屏幕,久久不能回過神。

他在想,少爺一般什麼時候叫他全名,雖然他喊他「阿牧」時也沒什麼好事。

以前少夫人還在的時候,他的日子過得還舒坦一些。自打少夫人走了后,少爺的脾氣捉摸不定。眼下,少夫人回來了,雖說同江公子在一起。但林牧不懂少爺為何不把少夫人奪回來,而是偏偏對那個長得很像少夫人的顧小姐上心。

唉,這也許就是跟一個人久了,換個人新鮮新鮮么?

他總覺得有哪點不對,可偏偏又說不上來。

少爺現在要公章也不知道做什麼。

不過憑直覺應該和顧小姐有關,如此也不敢耽擱,拿起公章趕去川大醫院了。

——唐宅——

「阿澤,你看起來心情很重。是不是最近沒有休息好?」

唐清婉跳下車,用手指敲了敲駕駛座的車窗問道。

江宇澤這才回過神,緩緩地搖下車窗,沖著她微微一笑,「沒事兒。婉兒,你回家吧。」

「好。」唐清婉沖著他擺擺手,「那江先生回家注意安全。」

江宇澤點點頭,法拉利在柏油馬路上飛速疾馳,最終停在江家大院。

「江公子,好久不見。」

「是你。」江宇澤停好車,看在倚靠在自家院落抽著香煙的女人,「你來這裡做什麼?」

「江公子何必如此見外?」沈晨曦深深吸了一口煙,而後緩緩地噴出,「您現在是佳人入懷,可我孑然一身,不免有些落寞。」

「沈小姐守了傅斯年整整三年未能苦盡甘來,自是魅力不足,怨不得他人。」

「當初我們可不是這樣協議的——」沈晨曦將煙尾狠狠地摔在地上,高跟鞋在上面用力地碾壓,「你得到唐清婉,我得到傅斯年。」

「沈小姐。」

江宇澤這三年,無時無刻不因自己與沈晨曦的那個狗屁協議自責。

若非他一時鬼迷心竅,或者說要不是陸廷軒挺身而出,他的罪過將無處救贖。

「你有三年的時間,我也有三年的時間。婉兒能在我身邊,傅斯年卻不在你身邊——」

「還不是那個狐狸胚子的出現1沈晨曦喪心病狂地吼著,「要不是半路殺出個顧清歌,斯年身邊還是只有我一個人。」

「你不會是要對顧清歌下手吧?」

江宇澤脫口而出道。

「怎麼?」月光映照著沈晨曦的臉,有些陰森。她露出詭異的笑容,「江公子不會也對這替身產生了感情?」

「斯年不過對唐清婉還保留些許殘念。」沈晨曦垂著頭玩弄著鮮紅的指甲,「若這顧清歌做出逾越的事,或者又不該有的念頭,我——」

「停手吧。」江宇澤抓著沈晨曦纖細的胳膊,「沈晨曦,你有沒有想過斯年若是知道了,三年前的醜聞是你一手策劃,以他的性子怎麼可能會放過你?」

「江公子這就怕了?」沈晨曦甩開江宇澤的束縛,「你要明白,咱們可是拴在同一根線上的螞蚱,誰也逃不了。」

「若不是我,唐清婉現在能和你步入婚姻殿堂?」

「江公子最近是在忙著Manufacture比賽吧。」

「你想做什麼?」

「據我所知,顧清歌似乎也在。」沈晨曦笑著笑著,眼神卻銳利起來,「自然是要她止步三十強。」

「以顧清歌的資質進入前五甚至拿冠都有可能。」江宇澤鬆了松脖頸上的領帶,「這樣黑幕,恕我做不來。」

「哈哈哈哈哈。」沈晨曦笑得彎下了腰,她用手拭去笑出的眼淚,「江公子好一個秉公執法。」

「那就只好由我一個人出手,給這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丫頭個教訓了。」

「沈晨曦,你真是瘋了1

「呵呵。瘋了嗎?」沈晨曦輕笑道,「你若是愛一個人十幾年都沒有回應。你還會如此嗎?我他媽—」

「捂塊石頭都該捂熱了吧1

「哦,我忘了。江公子和我一樣,這樣的感覺體會得最為清楚。不過我真的是好羨慕江公子啊,唐小姐這一失憶,萬物清零。江公子趁虛而入,你說,斯年要是知道了,也還會放過你嗎?」

沈晨曦收起微笑,「我只答應你,不會對唐清婉下手,可沒說對其他妨礙者。」

這是這次見面,沈晨曦說得最後一句話。

江宇澤打開院門,在踏入玄關后頹然地倒在門后。

他頗為痛苦地將頭埋在雙膝。

婉兒,這一次,我該怎麼才能守好你?

——川大324病房——

林牧站在門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方才問前台值班護士324怎麼走後,那個女孩還頗為八卦地向他爆料,「跳樓的姑娘真是厲害,本來之前臉就動過刀子,可能是有錢任性吧。也幸好我們醫院的樓層不高,不然又要整容了。」

從他接到信息量看,這顧小姐在遇見少爺之前就整了容。也不知道跟少爺下了什麼蠱,少夫人都要跟江公子跑了,少爺眼皮也不再抬一下的。

他緩緩地把剛吸進肺里的氣呼出,閉著眼敲了敲門。

「進來。」

對於少爺這樣沒有溫度的回答,即便身處盛夏,林牧仍然覺得惡寒。

「少爺,這是公章。」

林牧把刻章遞給傅斯年,餘光輕輕瞄了顧清歌一眼,輕微嘆息著搖了搖頭。

「阿牧。還有事?」

傅斯年有意提高了音調,未等林牧回應,病床上傳來熟悉的小奶音,「傅總。既然是協定合約,林特助就是最好的見證人,不過剛剛你的口氣聽起來,恐怕是在威脅。」

此句一出,要正在寫著合約的傅斯年抬起眸子,幽沉地漾出了溫度。

林牧知曉這是顧小姐在幫他解圍,只是這該死的熟悉感逼著他萌生一個大膽的想法。

莫非—

他將頭轉向傅斯年,少爺是知道了,才這樣做的嗎?

傅斯年寫了約莫大半個鐘頭,才把合約遞給顧清歌,「顧小姐若是看著沒有什麼意見,我這裡蓋上章就生效了。」

顧清歌接過文件《密約情人合約》,上面寫著——

甲方:顧清歌

乙方:傅斯年

顧清歌因前任欠下傅斯年五百萬,傅斯年為保障自身利益不受損害,簽署以下協議:

一、權利轉讓約定

甲方在Manufacture比賽期間,所有的原創詞曲在全球範圍內的版權轉讓乙方。乙方有權使用或授權其他任何第三方以任何形式使用甲方的聲像權,授權或使用的方式會告知甲方。

二、雙方的權利義務

1.合約期間,乙方全權作為甲方的全權代理人、經紀人、出版發行及代理甲方舞台演出、廣告、影視演出,以及由傅氏與FLT工作室發展而帶來的其他演藝活動的一切事務。即乙方全權處理甲方所有有關演藝活動的一切事宜,並就此乙方有權用甲方的名義簽訂與任何第三方有關法律的文件。

2.乙方承諾,安排甲方所參加出席的所有演藝有及宣傳相關的衣食住行的所有費用,由乙方承擔。甲方所得收入,甲方每月有權要乙方出示本合約所產生的全部資金收入狀況。直至甲方收入累計金額達到稅前五百萬,與乙方私人約定作廢。乙方無權繼續束縛甲方發展,但甲方與FLT工作室合約簽訂需十年。

3.甲方承諾,全力配合乙方安排的為演藝事業需要宣傳的活動,並配合乙方提供的專業形象設計,如有異議,甲方可以提出適當的理由,乙方參考後,擁有最終的決定權。

4.合約期間,甲方與乙方維繫情人關係。甲方需每周陪伴乙方四天以上,對於乙方提出的約會形式,甲方將無權否決。

5.乙方承諾,不會以強迫的方式,與甲方發生不正當的關係。甲方約會期間如有關個人演出活動安排與乙方衝突,將加倍奉還。

6.甲方作為乙方簽約藝人,應尊重國家法律,維護自身的公眾形象。並按照乙方安排和設計的形象,接受廣播、電視、期刊、雜誌、報紙等媒體的採訪,維護雙方共同聲譽。

三、其他約定

1.甲乙方在合約期間,不得欺瞞任何秘密。雙方簽署合約之前,均保持單身狀態。

2.雙方應嚴格履行本協議約定,如違約,應承擔相應違約責任。甲乙兩方在此期間,若有一人終止合約,均可向所在地人民法院提出百倍賠償起訴。

3.本協議字簽約日起生效,一式兩份,甲方一份、乙方一份。

……

顧清歌翻到最後,傅斯年的名字已經簽上。

他們真的要走到如今這一步,金錢維持的關係多麼可笑又多麼可憐。

顧清歌從林牧手裡接過筆,到底是大學期間二學位法學的傅大少。

於是搖了搖頭,反正簽的是顧清歌的名字,將來若有變數,她一樣可以從霸王條約里逃脫。

在顧清歌簽好名字以後,傅斯年的章落上。交給顧清歌手裡一份,自己的那份折好放進了褲兜里。

「清清。合約正式生效。」